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百大

入榜作家為你導覽年度暢銷榜【童書篇/王淑芬】|2021博客來閱讀報告

  • 字級

每一年都在公布圖書暢銷榜,每一年都從第一名看到第一百名,每一年都想著啊這本書有進榜啊那本書沒進榜。
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多做點什麼呢?
今年,讓類型暢銷榜的入榜作者,帶你一起看看,他們是怎麼樣解讀這份榜單,
又能從暢銷榜與暢銷書的內容中,看見哪些臺灣讀者們對這一年的困惑與期望呢?



本次嚮導:王淑芬/《君偉上小學》系列作者

童書作家、手工書達人、閱讀推廣人。曾任小學主任、美勞教師、公共電視與大愛電視臺文學節目顧問與主持。著有校園故事「君偉上小學」系列、《我是白痴》(被改編為韓國電影「飛吧,水班長」)、《童年原來是喜劇》《一張紙做一本書》《少年小說怎麼讀》等童書與教學用書六十餘冊。




2021年疫情之故,長段時間停學不停課;居家期間,閱讀成了最佳的親子活動選項。童書因此在百業衝擊中,業績尚能穩住。難得的在家共讀好時光,家長們都買了些什麼?每年的暢銷童書榜單,總能約略嗅出臺灣家長的期待值目前落點在哪裡?看起來今年仍以焦慮感奪標。諸多與社會學習相關的書,穩坐前茅,正如《被討厭的勇氣》書中的小結論:世間所有煩惱,都與人際關係有關。家長們挑書時,也煩惱著孩子的各類心理發展吧。

►童書圖畫書類

好餓的毛毛蟲

好餓的毛毛蟲

幾年前見到亞馬遜書店將《好餓的毛毛蟲》下標為「寶寶的第一本書」,當時便心想臺灣孩子的第一本書會是哪一本?但見此書年年皆列年度暢銷榜,顯然這隻美國小蟲也在臺灣寶寶的懷裡。此類定位精準(全方位概念學習)加上國際評價的品質保證,成了年度暢銷書單的基本成員。定位精確的,還有岩井俊雄的100系列,有著可以讀很久、找很久的價值感。

近年讓我驚訝的是教養名家跨界寫圖畫書,一寫便暢銷,不論是王宏哲或羅寶鴻,與之前的張輝誠、鄧惠文;加上圖畫書年度百大放眼望去,包含賴馬的數本長銷書,情緒控管類根本是主流,家長們的心急如焚全反應在購書上。但也說明如何提早幫孩子適應社會,已成現今出版重要選題,而且是不敗之選。

讓我會心一笑的是《貓咪看家》《好想飛的兔老大》,有著一絲絲nonsense,卻荒謬得那麼逗趣與想像力大開展。它們也在暢銷榜中,很好。

►童書故事類

作家們都知道創作之初,便要打算寫成系列,但成功與否卻也各有命運。故事類前幾名以既有趣又情節生動的系列:「屁屁偵探」「神奇柑仔店」掛帥,顯見獨特「人設」揉入懸疑劇情,才能揪住讀者眼球。後哈利波特時代的奇幻風,吹到臺灣上空,經久不散,陳郁如與鄭宗弦的東方奇幻系列,近幾年長踞暢銷書山頭,不但對小讀者願意讀長文有功,且內容納入經典知識,一舉兩得。

但對多數孩子而言,從圖畫銜接到文字,還是得有可愛好玩的接駁手法。「神奇樹屋」「愛思考的貓巧可」「用點心學校」「小熊兄妹的點子屋」便有這樣的輕鬆質地,容易上手。且我注意到本土作家的橋粱書系列,頗得家長青睞;或許在地書寫,總是比較能切合在地氣味。


►童書知識類

多元閱讀應該已是家長共識,「虛構VS非虛構」近年的童書出版比例相近,甚至有些出版社以知識類居多。其中寫作指導類不意外的,年年沒缺席,前五名中便有兩本作文書。寫作就是表達能力,亦為社交能力之一,新課綱強調閱讀素養,其中「從讀到寫」是重點。我也覺得新世代的網路社交,如何精確表達的確重要。然而浩瀚作文書海裡,哪本會勝出,也成了有趣的書市觀察。薩提爾理論推廣大師李崇建攜手語文教師,推出《看故事,學寫作》,粉絲眾多,果然成績亮眼。李崇建成功打造專業形象,各種出版品皆熱門,是很指標性的參考。

以孩子熟知的角色帶入知識閱讀是安全牌,「哆啦A夢科學任意門」「世界史偵探柯南」成效頗佳,「屁屁偵探」更橫跨童書三大類暢銷榜,全包了。可見經營出成功的IP,有時就是暢銷保證。

今年因疫情之故,不論翻譯或本土相關的出版挺多的,但僅有《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進入百大,書中兼具國際觀與在地關懷,又因臺灣疫情控制比起海外得宜,或許因此讓讀者多了點信賴感吧。本土自製的「達克比辦案」系列連續上榜,採一集一主題,資訊齊全且文圖並茂,已取得家長安心買的信任。


►長銷又暢銷的傳家之書

年度百大當然來來去去的,每幾年書單必有所更迭,除了臺灣向來買單(如:英、美、日)的國外經典,我也發現我們自己也有數十年來「一直都在」的長銷且暢銷童書。包含《媽媽買綠豆》《林良爺爺的700字故事》《我變成一隻噴火龍了》「君偉上小學」等。數十年至少歷經兩代、甚至三代父母,因為代代相傳的口碑,成了世代交替下家長依然的口袋書單,想想讓我浮現「臺灣也有自己的傳家之書」的安心感呢。

 

童書是孩子一生中遇見或擁有的第一件藝術品,一個國家盛行什麼樣的童書,意味著「將來主人翁」讀什麼書、成為哪種思維腦袋的人。觀察暢銷童書書單,有喜有憂。多元書單,象徵著我們的閱讀自由與開闊。但書單中會不會多了實用主義,欠缺文學美感?有沒有太多「偽裝成童書的教科書」,讀課外書其實也仍在上課?出版必定來自讀者需求,反之讀者有時也只是跟著出版風向走。不論如何,書市最上游是作者;下一本要寫什麼?怎麼寫?也許是作者、出版者永遠的命題。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