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2017年博客來報告│電子書主題論壇側記】電子書元年真的來了嗎?由版權、製作與行銷三面向看台灣電子書市場現況

  • 字級

 
【綜合座談】數位出版的新布局與展望


主持人:聯經出版公司總經理 陳芝宇 女士

與談人:光磊國際版權負責人 譚光磊 先生
    城邦文化數位出版部協理 祝本堯 先生
    圓神出版事業機構先覺出版主編 簡瑜 先生

陳芝宇(以下簡稱陳):大家都在期待電子書成長的爆發點,這麼多年來我們經歷過那麼多曙光年、起飛年、發展年,終於在今年看到這樣的態勢,2018年也許真的是電子書元年。但電子書這個商品對出版社來說,在乎的是發展機會與趨勢,更重要的是想看到具體的成長,所以在此想談談一些更實務的問題。先請教祝本堯,你已經累積很多實務上的心得,你覺得為什麼這個階段一定要做電子書?對還在猶豫、不想做電子書的出版社想說什麼?而對城邦而言發展數位出版最大的收穫是什麼?遇到的困難點在哪裡?

祝本堯(以下簡稱首先關於為什麼現在是做電子書的機會,其實只有一句話可以回答,就是「博客來都做電子書了,你還不做電子書嗎?」
所謂電子書、或任何東西在改革時都有推拉兩股力量,博客來電子書平台雖然剛推出沒多久,但成效大家可以看到,這是一股拉力,再來是作者會督促我們快出電子書,形成推力,兩股力量都很強大,讓我們不僅要正視電子書,還要找出解決方案去投入。
城邦應該是花了最多時間去面對數位出版衝突,數位環境一直在改變,電子書只是變局中的一部分。我們對個人出版UCC(Users Created Content)等都有非常大的著墨,若單以電子書來說,對城邦最大的改變是作者跟編輯開始了解數位行銷,以及結構化內容,和內容被儲存再散播等方面開始有經驗,而不是把所有事交給印刷、製版廠,再用逆向工程的方式去找出這些內容。所以我現在看到新一代編輯有用非常結構化的方式去處理內容,也用程式化的方式盡量在初期就開始跟讀者互動,如果沒有電子書的話,這種經驗是沒有辦法累積的。

城邦文化數位出版部協理 祝本堯 先生


陳:
我跟本堯就在談我們曾經經歷過的電子書時期,今年博客來電子書平台上線,更加能了解電子書平台的辛苦,10年前我們還經過Flash的時代,電子書要demo給出版社看時還要有電子翻頁特效。

祝:我非常自豪的說,即使是那個時代,城邦的翻頁特效還是比UDN好。

陳:UDN這方面也做得還不錯,但說真的現在還有誰在看這個特效(笑)。

同樣的問題要請教簡瑜,圓神是後發先至,以做電子書來說是出版社中算晚點的,但一旦推出從版權取得到行銷策略都相當靈活,是紙電混搭的去做行銷曝光,從你的角度來看,為什麼這階段出版社要做電子書?對圓神的收穫是什麼?最大困難在哪?

簡瑜(以下簡稱):數據也顯示出電子書已經是蠻穩定的行銷管道,更是一個跟讀者溝通很重要的方式。我們希望讀者多進書店,但大家生活習慣已經改變,沒辦法逃避數位或電子書的議題,加上博客來提供了電子書平台,現在可說是跟讀者溝通最好的時機。
我們出書量比大家少一方面是因為內部大家工作量已經很大,再來就是我們的電子書版權沒有這麼多,只能一步步累積,最大的收穫在於,讀者不太會分辨是紙本或電子書,他要看的就是好的內容,而我們提供了多一個選擇,紙電其實不是互相侵蝕的關係,我發現我不再那麼擔憂紙本書會不會被取代,電子書只是一個媒介而已,閱讀是一直都會在的。

陳:是這樣沒錯,其實電子書並非想像中那麼可怕,甚至會對營運帶來幫助。接著想請教光磊,在你經手版權案例中,曾看到哪個出版社的書在電子版權取得策略是較靈活的?有哪些印象深刻的銷售案例?

雪人(奈斯博作品集4) (電子書)

雪人(奈斯博作品集4) (電子書)

用一天說歷史:從石器時代到數位時代,你的一天是人類累積的百萬年 (電子書)

用一天說歷史:從石器時代到數位時代,你的一天是人類累積的百萬年 (電子書)

譚光磊(以下簡稱):我覺得以目前來說在版權取得好像還是在於「要拿」跟「不拿」,要拿我就給,不太會有要拿我不給、還欲拒還迎的狀況(笑),所以可以談的是,取得版權以後出版社有沒有針對臺灣版本做有趣的事情。近期印象深刻是馬可孛羅出版的《用一天說歷史》,去年出版之後賣得蠻好,今年被囧星人拿出來講之後銷量暴增一倍,博客來電子書平台開站之後,就有來提限量500本低價販售的行銷案,我們就去跟國外出版社溝通,國外出版社也願意做這樣的嘗試,結果這書最後變成博客來電子書年度冠軍。
另一個例子是尤.奈斯博《雪人》,今年因為這部小說要被拍成電影,漫遊者經營這個系列也已經出了十來本,準備新書時搭配《雪人》電影做一個低價促銷,沒想到萬眾矚目的電影評價慘不忍睹,台灣片商決定撤片,大家都崩潰了。但是案子不能不推,雖然還是有效,但效果不如預期。

陳:那出版社來取得紙電一起授權的比例有明顯增加嗎?

譚:我們主動給的機率還是比較高,前兩年還會有出版社說「不要給我,我們很困擾」。(笑)

聯經出版公司總經理 陳芝宇 女士


陳:
這邊想提問的是,電子書到底是誰在做的?做電子書的人到底在哪一個單位?我到聯經之後發現這一點真的很重要,因為做紙書大家已經忙到焦頭爛額,以聯經來說是有數位出版中心在做這件事,那以城邦跟圓神來說,做電子書的單位編制是什麼樣的?跟業務行銷之間又是什麼樣的關係?

簡:圓神有數位出版team,比較接近PM的概念,其實公司上下幾乎都有參與電子書的工作,比如我們鼓勵編輯在一開始標記稿件時就以電子書製作為前提(由「大標」「中標」「小標」變為H1、H2、H3等),所以包含編輯、美編、行銷、排版、發行等其實都參與了電子書製作,而最終會由PM做統籌管理。

陳:所以你們編輯、業務、發行單位都會經手電子書運作?

簡:只要是在行銷一環都會參與到,但依照書籍屬性會牽涉到參與程度多寡。目前參與最多一定是美編跟數位出版同仁。

陳:那編輯同仁呢?例行工作中跟電子書相關部分有哪些?

簡:以我自己來說,我會思考同一本書在做數位出版跟紙本出版的對話的TA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在編輯端會知道哪些地方要在數位出版時有不同呈現,或是有些想法不能在紙本書上做時,會跟電子書同仁討論,編輯參與面可能是在這個地方。

陳:人力編制呢?全職做電子出版的大概是多少人?

簡:含美編同事大約五六個人,但我們其實有點難定義。

祝:以城邦來說,編制跟組織架構有關,要先有任務才有架構,我們一開始是釐清任務,如果編輯要做的事首先是徵集到正確檔案,這部分又牽涉到原本做紙本書相關的單位,檔案OK之後才進入編輯流程。編輯流程又分制式化的工作跟客制化的工作,也就是處理有問題的檔案。所以我們把人力分成三種Level,對應不同問題,如果是技術能力需求低的,就用流程化方式處理,未來希望把這部分跟輸出中心結合;高技術的、需要創意的出版流程則留在我們部門,提供讀者更有趣的內容或給作者更多的想像。編制的部分,現在全職投入數位出版的大概四個人,而這四個人並非單純處理電子書的製作問題,而是解決像是格式升級(像是ePUB3升級成ePUB4)、系統升級等可預期的問題。電子書的生產工作只是很小的一塊,對整體數位出版的想像才是核心業務。

(接下頁繼續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被丟棄的娃娃會在孩子的心裡留下什麼回憶?四篇試圖從孩子的角度看童年的繪本

是什麼樣的情境會讓天真的孩子陷入憂傷?那些無論被迫、或是自己遺忘、丟棄的童年玩伴,在記憶中會是什麼角色?長輩們的「為了孩子好」在孩子心目中是什麼模樣?成人對孩子的管教與照護,有沒有考慮到他們心靈深處最在意的事?

270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