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邪教領袖速成班──教你如何讓人情不自禁送你一輛勞斯萊斯(上)」

  • 字級

[前言]

小編近來一直想寫有關邪教心理學的文章,好讓身邊的人小心。雖然上年都寫過人民聖殿,但發現單一個案例可以演繹到的邪教技巧有限,但如果每個個案寫一篇內容又會重覆,所以索性一口氣「邀請」了四位邪教教主為我們講解邪教洗腦技巧。

今次文章用了「偽課堂」的角度描寫。至所以會有這想法,是因為大約兩年前學校邀請了一名前銀行搶劫犯上來做嘉賓。據說他在數十年前成功打劫銀行數次,還殺過一名警察。

還記得到發問環節,大多數同學都問比較「正常」的問題,例如「你在監獄是否很掛住家人?」、「你是否覺得內疚?」但小編心裡吐槽這與我何干?於是乎小編問他︰「可否教授一下打劫銀行的技巧?」

小編很印象深刻那名前劫犯聽到問題立即雙眼發光,然後手舞足蹈、滔滔不絕地講述當年如何打劫銀行、如何飄車擺脫警車。小編就知道有時候青春的激情是很難忘記。

所以今次小編都想模擬當時的情境,但是邪教版本。文章主要可分為四節,上下兩部。上部份講述邪教領袖的特質、什麼人容易成為邪教徙,而下部份(還在努力中)則是邪教洗腦技術,邪教和正當宗教的分別。

希望大家好好享受今次的邪教領袖速成班,寧成為教主,不成為愚徒。

(希望文章和小編不要被幹掉)



由左至右:人民聖殿教的吉姆‧瓊斯、奧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錫南濃的查理斯‧戴德里奇、曼森家族的查理斯‧曼森

【第零節:四位邪教領袖粉墨登場】

叮~嚀~嚀

課堂的鐘聲響起,恐懼鳥看著吵鬧的學生從木門魚貫而入,據各自的小圈子分佈在講廳不同位置。

待學生們逐漸平靜後,恐懼鳥緊張地輕扯頸上的波呔,然後清嗓子說︰「很歡迎大家來到邪教領袖速成班,我是你們今日的主持講師,恐懼鳥。」

 一陣客套的掌聲。

「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今日講座的題目︰教你如何成為一個邪教領袖。我們邀請了殿堂級的邪教領袖上來,教大家邪教秘傳的洗腦技巧,包括如何選擇信徒、剝削他們的意志、和穩固自己在組織的地位。希望大家上過這課後,可以找到一大票送勞斯萊斯給你,還視你如神明的白痴。」

學生們傳來零落的笑聲。

呃,至少他們願意配合。恐懼鳥心想。

「所以事不宣遲,我們有請今日的重量級嘉賓進場。他們分別是人民聖殿教的吉姆‧瓊斯、錫南濃的查理斯‧戴德里奇、曼森家族的查理斯‧曼森,和奧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四位邪教領袖專程由地獄過來,大家給熱烈的掌聲。」

 講廳隨即爆出雷嗚般的掌聲。

「我有看你寫我的文章,恐懼鳥。」吉姆·瓊斯在掌聲轟炸中說︰「我不會說很準確,但仍然精彩。」
「算啦,客套了。」恐懼鳥說。
「地獄熱嗎?」一名學生由座位叫喊道。
「還好吧,幸好熱的只有下身*。」瓊斯露出虛偽的笑容道,學生的掌聲再次到達高峰。
「好啦,大家要冷靜下來,我們只向地獄那邊申請一小時,所以時間很倉促。」恐懼鳥說︰「或者正式開始前,四位教主不如自我介紹一下,例如所屬的邪教,做過什麼風光大事。因為學生可能聽過你們的大名,但詳細內容未必清楚。」

拿著麥克風的吉姆·瓊斯首先說︰「我曾經像摩西般帶領一千多名人民聖殿的信徙由美國遷徙到南美小國的『應許之地』。唯一不同摩西的是,我們最後用了比較直接的方法見上帝──喝氰化物集體自殺,之前再殺了幾名記者和官員。直到現在,邪教害死人的數目都是我吉姆·瓊斯遙遙領先。」

 「你忘記了00年下來的約瑟夫同志嗎?」瓊斯旁邊蓄著長髮、滿臉鬍鬚的男人說︰「他領導的『恢復上帝十誡運動』在烏干達都死了一千多人。他們把自己困在教堂中,然後邊唱聖詩邊把自己燒死。」

「是的,但你忘了當中有數百名是被信徒毒殺和用刀桶死。」瓊斯不甘示弱地說︰「要信徒自殺比殺人高級得多。」

正當那名長髮男人打算反駁,恐懼鳥先打斷他們的對話:「不如你又自我介紹一下。」

長髮男人接過麥克風來說︰「大家好,我是麻原彰晃。我領導的奧姆真理教很少幹瓊斯先生口中那種『高級自殺』,我們只會殺人罷了。除了虐殺那個反對我的律師一家三口外,還多次在日本施放沙林毒氣,最壯觀的一次應是1995年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總共造成13人死亡,6300人受傷。」

「另外,我雖被判死刑,但還未被處決。」麻原彰晃再說︰「這次是魔鬼拉了我的生靈過來,奧姆真理教直到2017年仍然在歐洲暗處活躍。」

下一個是戴眼鏡的中年白種男人,他說︰「我是查理斯‧戴德里奇。我的錫南濃(Synanon)沒有剛才兩位的那麼殘暴不仁。錫南濃只是一個戒酒戒毒協會,之所以冠上邪教封號,只因為碰巧遇上瓊斯先生的集體自殺事件,政府借機掃蕩新興宗教,再加上我有幾名不自律的成員惹上恐嚇傷人罪……」

「你指屢次將離教者打到變植物人,又或在對方律師的郵箱放毒蛇?」吉姆·瓊斯訕笑道︰「別裝高尚吧!你做過的東西,我們另外三人也做過,大家心中有數。」

麻原彰晃還助攻說︰「還有你句名言:『不要招惹我們,你可能會被殺死,物理上那種殺死。』」

戴德里奇扭動嘴唇想反駁,但被恐懼鳥攔住下來。

最後一名嘉賓是個蓄著長長鬍子的老人︰「我是曼森家族的查理斯.曼森。我領導了一夥年輕人是在洛杉機的豪宅區連環殺了幾個導演、影星、名流夫婦。哈哈,還要是殺錯人呢!錯殺了一名孕婦。呃……我們最初以為殺掉他們可以引發一場末日戰爭,但可惜事與願違。」

「順帶一提,我和麻原彰晃兄一樣還未死。」 曼森微笑補充道︰「你們看到法律制度是多麼可笑。」

眾人啞口無言,一時想不到如何應對。

但至少你倆在地獄會有一席。恐懼鳥心裡咕嚕道。然後他說︰「好啦,既然四位都自我介紹過,那麼我們去第一個環節︰當一個邪教領導需要的性格特質?」

【第一節:自欺者方能欺人】

「所以在坐四位都是傑出的邪教教主,除了識操控人心外,你們覺得有什麼特質讓自己能穩坐教主的寶座?」恐懼鳥嘗試把氣氛再次炒熱。

吉姆·瓊斯說︰「不如我們先讓學生猜一下?」

「好!」

學生們紛紛舉高手,麻原彰晃指著前排一名戴厚片眼鏡的女孩︰「我提議由那位女同學先問。」

那名女孩接過麥克風後興奮地說︰「是否要熟讀聖經和其他宗教典籍?因為我見很多邪教領袖都喜歡說自己是耶穌降臨,又或釋迦牟尼轉世,同時又要引用末世經文去恐嚇信徒。那可需要很多宗教知識!」

麻原彰晃猶豫了一會兒,轉頭向其他三人說︰「我覺得是,你們呢?」

瓊斯和曼森也點頭同意,唯獨戴德里奇搖頭否認,並拿起麥克風說︰「好女孩,你的想法是部份正確的。確實有很多邪教都是用宗教典籍做根基,然而這絕非定律。例如我的錫南濃本是一個A.A (嗜酒者戒除協會),宗教色彩不太濃厚。」

「有時候惡魔會拉我到地獄暫住,那時候我結識了很多『同行』。」戴德里奇繼續說︰「我認識一個叫唐納德‧德佛里茲的男人,他領導的『共生解放軍』是個政治邪教組織,也和宗教關鍵不大。另外約翰‧阿非利加的黑人團體『無畏』,都是以一本充滿偏激歪理的哲學授道書《指南》做核心思想。」

恐懼鳥說︰「換句話說,邪教不一定是宗教的專利。只要一種想法可以吸引到瘋狂信徒,再加上有心人利用,就有機會成為邪教,例如哈利波特和星戰同好會。」

此時學生中有人大喊「原力與你同在」,全場哄堂大笑。

戴德里奇微笑點頭︰「所言有理,或者我們去下一個同學,不如那位坐在角落的男同學?」

那位其貌不揚的男同學問︰「做邪教領袖是否一定要型男索女?」

吉姆·瓊斯搶過麥克風,幽默地回應︰「我想你有目共睹。」

麻原彰晃也忍不住插嘴說︰「如果型男索女就可以做邪教教主,那麼什麼K-pop ,J-pop一定是最大的邪教吧?」他假裝猶豫,然後又笑說︰「事實又好似如此。」

數名女同學笑了出來。

「外在美貌對於邪教教主是其次。」吉姆·瓊斯說︰「最重要是魅力。魅力不一定靠樣,而是由你的言談舉止、神情反應散發出來。只要人們覺得你是絕對可靠、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是唯一的救贖途徑,那麼他們就會成為你的信徒。但至於魅力是從何獲得……」

「自戀。」恐懼鳥淡淡說。

「主持人好像很有看法。」吉姆·瓊斯似笑非笑說。

「幾乎所有邪教領袖都被診斷有自戀型人格障礙(NPD)。」恐懼鳥說︰「NPD症狀包括自大、缺乏同情心或悔意、病態性說謊、自以為與眾不同、沉溺於權力和名聲、需要不斷的讚美、善用社交壓力和心理攻擊去操控他人。」

「你以為當他們宣稱自己是『救世主』和『上帝派來的先知』時,是像街頭騙子般理智地騙人?不!他們真心認為自己掌握全真理,是高等人種來!你們生來便應該崇拜他的。」

「不幸的是,我們人類有奇怪的心理機制︰偏向相信有自信的人,特別在軟弱的時候,那怕那人說的是胡說八道。這使得自戀的邪教教主在人們眼中很有魅力、很有說服力,方便了我們去愚弄和操控他們。」

「好……」吉姆·瓊斯面色複雜地說︰「但想山達基不會同意你的話*。」

然後一陣尷尬的沉默。 

「或者讓我補充一下,」麻原彰晃突然打破僵局︰「剛才說邪教領袖要很強的魅力,然而這並不是當一個成功邪教領袖的全部。邪教教主的確不一定熟讀聖經,但你仍然下很多苦力去精通一套『思想』,這樣才能迷惑人心。」

 「除此之外,我還建議你們多學一門手藝,因為邪教教主可不是單靠嘴炮便能服眾。」他指著吉姆·瓊斯說︰「例如瓊斯先生便懂用魔術『徒手摘癌腫瘤』。而我奧姆真理教雖以沙林毒氣和迷幻劑LSD聞名,但至於如何『適合地』運用它們,這也可需要大量的科學知識。我甚至曾經組織一支科研隊去非洲薩伊採摘伊波拉病毒。」

「總括來說,邪教教主不是一個有魅力的瘋子就可以做到,還需要博學多才呢。」

「很多謝大師的總結。」恐懼鳥對於麻原彰晃暗諷自己很不自在。「我們先小休一下,回來繼續有邪教大師的心得分享。」

【第二節:煩躁者會是好信徒】

「歡迎各位同學返到第二節邪教領袖速成班。」恐懼鳥說︰「這一節我們將討論成立邪教初期,有什麼地方要注意?四位邪教教主,不如你們各自說一下立教的經驗。」

「我起初在衛理公會教堂擔任聖職,大約三、四年後才自立門戶,成立人民聖殿。」吉姆·瓊斯說︰「如果給意見的話,我建議立教初期千萬不要露出狐狸尾巴,用各種社區項目來包裝自己,坡上宗教、政治、修行的外衣。例如在搬遷到南美前,人民聖殿是美國西岸最大的社福機構,我們開辦了多所窮人飯堂、民間電台、治療佈道。聲譽非常之好。」

「奧姆真理教前身也是瑜伽和冥想興趣會。」麻原彰晃說。

「嗜酒者戒除協會可是更正當的社福機構。」戴德里奇也說。

「或者索性像我一樣,專向嬉皮士和玩音樂的人招手。」查理斯‧曼森說︰「那些政府正眼也不會理一下的人。」「我們四人雖然臨尾表演得有點瘋狂,但在此之前可是高明的政治玩家來。」吉姆·瓊斯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不少州眾議員是我的朋友,市長邀請我加入委員會,甚至連州長也在我教堂參加禮拜。」

「達賴喇嘛都是我的朋友來。」麻原彰晃也邪笑道︰「在他流亡時我捐給他百多萬美元,他很難去拒絕我這個『朋友』。如果沒有他的推薦信,奧姆真理教都很難在東京正式註冊成宗教,獲得宗教福利。」

「講到底,一切都是互惠互利。」吉姆·瓊斯接過來說︰「你們看到那麼政治人物聲稱自己是虔誠的信徒,為何他們的行為又會如此下流邪惡?這是因為他們拜敬的不是上帝,而是選票。當時我教會高峰期有二萬名信徒,即是二萬張選票,試問有哪個政治人物能不跪拜在我腳下?」

「所以你要你的邪教在社會中壯大,首先要學的是投其所好,看穿每個人內心的慾望。畢竟那些願意犧牲自己利益去抵抗邪惡的人不多。」

恐懼鳥說︰「瓊斯先生說得非常有理,這一次我都沒有補充。有沒有各位同學想發問?」

一個眼袋很深的男孩舉手。

恐懼鳥點頭示意那名男孩。那名男孩問︰「我想知道你們在招攬信徒時是來者不拒,還是刻意挑選某類人士來洗腦?」

吉姆·瓊斯眼睛瞇起來說︰「理論上每個人都可以被洗腦,只是成本效率的問題……我當時的信徒主要來自低收入家庭的黑人,窮人容易入邪教是業界真理來吧?」

「我的錫南濃比較局限在酗酒者、癮君子和更新人士,少許富商,大都算是社會邊緣人。」戴德里奇說。

「也不一定是社會邊緣人。」麻原彰晃反駁道︰「我的奧姆真理教可是有『精英邪教』之稱,因為我們有不少信徒是日本精英大學的畢業生和中產階級。」

「教育程度不代表一切。」恐懼鳥點頭同意。「有不少邪教徒都是專業人士來,例如律師、醫生、教師。我印象最深刻是澳洲墨爾本一個UFO邪教『白色兄弟會』,亦即是和亞桑傑有關那一個,連心理學家也被她騙到。」

「這是因為我們有個錯覺,以為讀書人懂的一定比較多。無錯,一個律師的法律知識當然比我們豐富,一個醫生理所當然比你熟悉人體結構。但如果你稍為把他們從專屬領域拉走,特別來到宗教、神秘學、心理操控這些充滿迷霧的領域,他們就變得和樓下的陳師奶分別不大。」

「吞舟之魚,蕩而失水,則制於螻蟻,離其居也。」麻原彰晃緩緩說道。

「所以究竟什麼類型的人最容易上勾?」那名男生一臉困惑說。

 「煩躁者。」眾人的焦點立即轉到良久未言的查理斯.曼森身上。「雖然我的教派多數是年輕的嬉皮士和邊緣人,還夾雜些許來自中產家庭的婦女。但經我觀察多年,發現我們四人的『棋子們』均有個共通點︰他們都是內心充滿苦悶煩躁的人。」

大家對曼森的話大惑不解,於是乎他繼續說下去︰「所有邪教最後都會要求信徒自我犧牲,包括金錢、生活、家庭、朋友、生活,甚至性命,但什麼人會甘於犧牲一切給邪教?那些有明確目標,每天為最起碼生活操勞的窮人會犧牲嗎?不會。只有那些沒有歸屬,每天醒來時一片迷茫的窮人才會成為最狂熱的教徒。」

「同樣道理,為什麼大學生會容易成為邪教徒?因為他們惶恐不安、煩躁不滿。學歷明明保證他們有伸展拳腳的機會,但畢業後社會卻每天打擊他們的自尊心。」

「為什麼中產婦女和專業人士又會成為邪教徒?因為富饒的生活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生活多麼貧乏,重覆繁悶的工作並不能付予他們生活意義。他們飽受空虛折騰,悶氣無處宣洩。」

 「然而邪教是他們的萬靈藥。」此刻的曼森重現了當年邪教教主的魔性魅力。「邪教給了他們一個新的目標、新的未來、新的身份。邪教對他們說你是獨特,你是神聖的存在意義。外在所有使他們煩躁的存在都是魔鬼害,但我們的教主可以輕鬆解決它們。而且在末日之戰來臨,他們會有神聖的位置去粉碎過去生活的種種不公。」

 「所以重點不是學歷和地位,而是他們的內心是否空虛煩躁。你如果作為一個教主,就是滿足他們的烏托邦的夢想,來實現自己的利益。」

吉姆·瓊斯淡然說︰「他們不願意承認世界是充滿灰色地帶……」

「逃避世界的殘酷和痛苦是必然的事實……」麻原彰晃說。

「渴望一兩條簡單的教義就能解決一切……」戴德里奇說。

「而不明白改善人類社會是緩慢且艱辛的過程,需要幾代人的努力,中途還會遇上很多錯挫和迷茫。」查理斯‧曼森說。

最後回到吉姆·瓊斯︰「所以我們或許是錯,但如果他們堅強得撝住自己傷痛,忍受到空虛和迷茫,時刻保持獨立思考,務實去一步一步改變自己和世界,也不會有我們邪教的存在。」

這一節最後在尷尬中結束。

/////
*根據但丁的「神曲」,異端者將站立在墳墓中,下肢受烈火灼燒的刑罰,直到未日審判為止

*山達基以反對精神科學聞名

此篇文章取得同意轉載自恐懼鳥 Scary Bird @scarybirdhongkong


恐懼鳥
男,25歲,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喜歡看書、喜歡寫作、喜歡Rooftop、喜歡恐懼。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個人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延伸閱讀 

女孩們

女孩們 

破案神探三部曲:大屠殺、無差別殺人與連續殺人犯,FBI探員剖繪犯罪動機

破案神探三部曲

破案神探二部曲:犯罪是天生邪惡還是後天塑造? FBI探員側寫連續殺人魔

破案神探二部曲

破案神探:FBI首位犯罪剖繪專家緝兇檔案(首部曲)

破案神探

 

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Ⅱ

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Ⅱ

他即世界-古魯大解密

他即世界-古魯大解密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