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芭蕾群陰:我很幸運,用筆就能造出一個芭蕾舞團

  • 字級


芭蕾群陰-1
(攝影/蘇國輝)

要說圖文作家「芭蕾群陰」幸運,他也真算是個幸運的傢伙。

全民跳芭蕾

芭蕾群陰最新作品《全民跳芭蕾》

芭蕾女孩的祕密日記
芭蕾女孩的祕密日記
本尊從事舞蹈相關行業十幾年,有天夜裡心血來潮,將自己繪製的單張芭蕾漫畫上傳至臉書,花五秒鐘為這個漫畫粉絲頁取了「芭蕾群陰Ballet Monsters」的名字,然後,砰!短短幾個月內,他成為舞蹈圈爆紅的漫畫名人,不僅紐約市立芭蕾舞團(New York City Ballet)雅各枕舞蹈節(Jacob Pillow Dance Festival)在臉書分享他的畫作,美國重要芭蕾雜誌《Pointe》以專文採訪報導,出版社也主動探門送上合約⋯⋯「芭蕾群陰」誕生剛滿一年,處女作《芭蕾女孩的祕密日記》便登上書市,開賣第二天旋即二刷,教人對這位新銳創作者好奇:到底他和他的作品有何魔力,讓國內外芭蕾愛好者紛紛拜倒筆下?

翻開《芭蕾女孩的祕密日記》,這本沒有名人背書寫序,也沒有太多文字簡介的圖文作品,開門見山就以簡潔的圖像,引讀者進入一個與一般印象大為不同的芭蕾世界。一如「芭蕾群陰」這個搞怪名字,《芭蕾女孩的祕密日記》雖從小女孩初踏入芭蕾教室的那天說起,裡頭呈現的舞者群象卻與舞台上優雅、唯美的形象大異其趣——舞者的自戀、占地盤、耍心機,為擠入芭蕾窄門的嚴苛測試、近乎自虐的節食、排練場上沒完沒了的相互比較和鬥爭⋯⋯堪稱芭蕾舞界的暗黑大全。不過,比起電影《黑天鵝》的驚悚呈現,「芭蕾群陰」以幽默作為糖衣,讓原本有幾分怵目驚心的舞者人生,讀來戲謔輕巧而不失真實。

「我就愛芭蕾舞者的虛假,」芭蕾群陰說著,露出幾分陰惻惻的笑。

為何能將芭蕾舞者眾生相刻畫得如此精準到位?這得從他很不尋常的習舞過程說起。原本念美術班的他,熱愛畫畫,連家中日曆也成為畫本,還被爸爸喝令「把課本畫滿的圖通通擦掉」,直到小學六年級得到繪畫比賽冠軍,總算成為「可以跟家中予取予求、買到64色彩色筆」的才藝少年。才藝少年的妹妹學過幾年芭蕾,動輒在家中折腰劈腿,讓他看了好生羨慕,「為什麼可以把腿撕這麼開?」

國中時,他在學校書展買到一套盜版的美國芭蕾舞團影片,當時雖不知影中人就是威震天下的舞星米夏.巴瑞辛尼可夫(Mikhail Baryshnikov),他卻自此愛上「王子公主都好美,故事好簡單有趣」的芭蕾舞劇。高中念美術科,卻被舞蹈科老師相中,拉去公演跑龍套跳群舞,這一跳,對沒有舞蹈底子的他自然是挫了銳氣,但也點燃他學舞的引信,「就跟我媽騙錢,下課後跑去舞蹈社學舞。」學了一年,他瞞著家人到台北考試,那年是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首度獨立招生,全台精銳舞者盡出,正式學舞不過一年的他竟也從中脫穎而出,成為舞蹈科班生。

進了學校,考驗才開始。憑一顆熱愛芭蕾的心進到舞蹈系,沒想過成為專業舞者的他,面對一整班從小學舞的同學,「跟不上」自是家常便飯,「上現代舞課,老師給指令要學生跳,第一套我還跟得上,第二套我就聽不懂了⋯⋯」不過,既然志不在當舞星,他倒也很能調適心情,而從小握慣了的畫筆,更在這時重回他的生活,成了寄託、發抒心情的娛樂。

「我開始畫芭蕾漫畫來酸人,或是把同學的特質畫成賀卡送給他們,也畫了很多高傲的芭蕾伶娜,還用畫筆自創芭蕾舞團!」以及,「畫我自己做不到的厲害舞技。」畫畫為當時求學路陷入迷惘的他帶來不少安慰,可以盡情沉浸於「舒適的黑暗思想」中。他也坦白招認自己沒有舞者夢,「最後一名我也無所謂,但我非常不了解人生為何要一直關在舞蹈教室?」

芭蕾群陰-5 芭蕾群陰-6 (圖/天下文化提供)

他開始蹺課。對同學24小時都活在舞蹈中,連聊天也盡是舞蹈,他非常不耐。他一心想離開學校,不少老師苦勸,「我很喜歡舞蹈,也喜歡觀察別人跳舞,只是我不想自己跳。」終究,他沒畢業就離開了學校,帶著本有的畫藝和幾年習舞的舞藝,在退伍後從事與舞蹈相關幕後工作。

工作的緣故,他的生活仍被舞蹈環繞,朋友也多為舞者,持續與他們相處,觀察他們在舞台上下的生活樣貌,無形中不斷累積他的創作素材,「最後全部傾瀉而出,成了這本書。」雖然書中不少調侃舞者的內容,但細心的讀者當會發現,其中藏了不少芭蕾知識,例如「跟著舞者一輩子」的蹲姿和阿拉伯姿之重要,舞者的身體方位是建構整個舞蹈空間的重要元素,而群舞舞者的節奏感和整齊度必須有如「複製貼上」般毫無區別才行⋯⋯

芭蕾群陰-3 芭蕾群陰-4 (圖/天下文化提供)

「傳達正確的芭蕾知識,是這本書很重要的訊息。」芭蕾群陰曾在工作中發現舞蹈系學生對《天鵝湖》的理解,竟只有自己跳的段落,連整個故事的脈絡甚至是黑天鵝著名的「揮鞭轉」都不曉得,對於狂愛芭蕾到對經典舞劇倒背如流、光《吉賽兒》就蒐藏16種版本影片的他來說,格外感到心驚,「台灣的芭蕾教育到底出了什麼事?」

其實台灣不乏芭蕾舞迷和觀眾人口,礙於缺乏專業芭蕾舞團,讓舞者難有好的工作機會和表現空間。芭蕾群陰隨口列舉幾位傑出的台灣芭蕾舞者,都得往國外舞團自尋生路,「相較之下我很幸運,我可以用畫畫讓腦中建構的芭蕾舞團美夢成真。」

對台灣芭蕾舞前景頗感無奈的他,話鋒一轉,說起臉書上有讀者不滿他直接畫出舞者的不良生活習慣,甚至自行對號入座,邊說他邊翻起大白眼。不過,終歸還是那句,「我就愛他們虛假。」在譏誚的笑容底下,其實是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願牠們都有一個家,讓我們陪牠終老

與動物建立互相信賴的關係何其美妙,無論是家裡的寵物或是浪浪,都有一群人付出無盡的愛心與耐心,打造過著「有對方真好」的生活。

62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