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為何要帶著驢子,從賓州到科羅拉多賽跑?──讀《一起奔跑吧,小毛驢雪曼!》

    作者:黃宗潔 /2021-04-01

    老實說,在閱讀《一起奔跑吧,小毛驢雪曼》之前,我不曾認真思考過自己對驢子這種生物的認識有多貧乏。生活在台灣,驢子基本上並不算是我們「日常」的一部分,一般民眾除非去動物園,否則看到驢子本尊的機率應該不高;更間接也更哀傷一點的接觸,則可能來自於因連續劇《後宮甄嬛傳》而廣為人知的補品「阿膠」。遺憾的是,許多人或許根本不知道「阿膠」就是驢皮,遑論其製作過程的血腥殘酷。我們與真實驢子的「互動」,大致就這樣了。

    More
  • 中文是第一人稱「我」,日文版用字卻略有不同:讀村上春樹《第一人稱單數》

    作者:張維中 /2021-04-15

    《第一人稱單數》收錄共八篇短篇小說,其中一個特徵就是書名的關鍵字,全以「第一人稱」做為敘述觀點。很顯然的,這是村上此次新書想要強調的一個重點。雖然在村上過去的小說中也大量使用第一人稱觀點,但是從前的那個「我」是他以小說語言去形塑出來的人物,跟現實中的他自己有明顯的區隔。對比村上散文作品裡的那個「我」,讀者則很清楚的能辨認村上寫的是他自己。作家身分的他,基本上不會混淆到小說中的他,即便他筆下用的字彙都是「我」。 在中文譯本所讀到的故事主述者都是「我」,因為在現代的中文語境裡凡是第一人稱,只有「...

    More
  • 只要有一個人愛著你,童年就不會結束:女孩男孩的成長記事(上篇)

    作者:吳文君 /2021-04-14

    桑達克認為「真正的圖畫書是一首視覺詩。」細讀《在那遙遠的地方》,跟隨畫面體會 Ida 歷經千辛萬苦,從哥布林手中救回妹妹的姊妹情深;翻開《夏天的規則》任何畫面,直觀地品味「大孩子」如何以「哥哥的方式」照顧弟弟的兄弟情誼。陳志勇說:「我喜歡繪本與藝術的原因是,有時候,你能重新感受那些崩解的時間,感受過去、現在和未來重新匯聚在一起。我深思過後,《夏天的規則》不僅是關於童年甚至兄弟姐妹關係的『故事』,當我們試圖理解自己與他人連結的成與敗,更像是一場白日夢。」 感受這些與你我生命節奏合拍的繪本,我想,無論...

    More
  • 告訴加害者,被傷害有多痛──讀《黃檸檬》

    作者:盧郁佳 /2021-04-06

    何謂霸凌?如何測量傷害有多深,有多痛?那不是能輕易進入、訴說的領域。但你總得把這教給加害者。怎麼做? 《黃檸檬》描述純淨耀眼的19歲大學美少女,上了富家子的車去兜風。他的漂亮女友狂怒,騙了外送炸雞的窮小子騎機車載她去追車、攔車。當晚美少女被棄屍公園,窮小子被當成凶手。富家子逃到美國,學成歸國繼承父業發達,娶了當年女友,生下漂亮的女兒,過得光鮮亮麗。 美少女的媽媽不能接受大女兒之死,歸咎登記戶口改名,相信改回原名就能起死回生,日夜塗改所有紀錄。她常望著醜胖小女兒睡臉,小女兒知道媽媽想著「為什麼死...

    More
  • 為何一旦被診斷為精神病,被放棄的人更被放棄?──讀《大偽裝者》與《卡塔莉娜》

    作者:阿潑 /2021-04-09

    「如果有真的所謂的精神正常與精神失常,我們如何區分?」1973年,羅森漢恩在《科學》月刊發表一篇名為〈失常之地的正常人〉的文章,以9頁的篇幅呈現他與學生實驗得來的分析,並直指精神醫學基本上根本沒有區分理智與瘋狂的方法,「事實上,我們早就知道診斷結果通常無用,或是不值得信賴,但我們仍繼續使用這些診斷。現在我們都曉得自己根本沒有區分瘋狂與理智的能力。」 這報告公布後,徹底重塑精神醫學界,激起各方討論,也讓「精神疾病」的定義、運用,乃至治療產生改變。《大偽裝者》作者蘇珊娜.卡哈蘭出於對精神醫學診斷與「假...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