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手揮五弦易,目送歸鴻難——吳明益談松本大洋的《竹光侍》

    作者:吳明益 /2019-08-07

    以一個小說家的眼光來看,我想稍微談談「對故事看法的演進」如何讓松本的作品從畫師,成為大家。松本曾在訪談裡提及二十歲左右創作《STRAIGHT》時,*「想畫一個打不敗的棒球選手」,但編輯提醒他,光是這樣並不夠,還必須另外畫一個人物,徹底相反的人物。這個建議打開了松本的故事開關,松本突然理解了在漫畫世界裡的故事,光與闇的對比往往是造成閱讀張力的重要因素。松本的體會也顯露出他對故事的敏感天賦,因為他說「反英雄」的題材變成他早期作品的基石。 「反英雄」是比「光與闇」的對比更難掌握的故事元素。一般來說,不少日本...

    More
  • 女兒的敏感與高度自省,可能來自未曾被同理的媽媽──盧郁佳讀《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作者:盧郁佳 /2019-08-07

    吳曉樂以紀實寫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揭發當代殘酷扭曲的親子關係,下筆冷靜收斂,開闔氣象宏大。初出茅廬,已艷驚天下,掀起廣泛熱議。改編公視劇集,眾聲交譽為媲美《黑鏡》的劃時代深度之作,揚名海外。接下來的小說《上流兒童》批判階級壓力的傷害,逼得母親鋌而走險,歷險旅程再度證明作者由細處統整全局的超強實力。最新散文集《可是我偏偏不喜歡》更進一步,涉入混濁的深水、危險地帶,讓讀者陷入了上述沉思。

    More
  • 告別前夕的感官之旅──李欣倫讀《最後的夏天》

    作者:李欣倫 /2019-07-26

    當樹葉紅了庭院,我不再能夠踩著落葉鋪成的地毯,讓腳下發出了如搓揉薄棉紙的窸窣聲。我那好鄰居所採的一籃子牛肝菌,我再也不能想入非非;不再張口咬下多汁的梨子,也不再讓酸酸的橘子在嘴裡汁液噴濺。巴黎熱鬧的市中心、金黃色的塞納河岸、薄霧,以及霧凇,我都不再能夠親眼看。───摘自《最後的夏天》 我在連續大雨的時日,讀到了安娜的這段話。 新聞標題寫著:「大雨炸彈」。確實,大雨彷彿以某種強烈的意志,如箭狂擊街道、路樹、房舍、車子和綿延的傘花。於是許多人開車上班,道路壅塞,車禍零星發生。車上的廣播、餐廳裡的電視新...

    More
  • 李桐豪:辦公室如囚牢,每一場旅行都是一趟保外就醫──讀《酒途的告白:喝到世界的盡頭》

    作者:李桐豪 /2019-07-31

    情感有不測風雲,職場有旦夕禍福,現代人失戀失業失怙失婚……買張機票遠走他鄉,花一兩個月在異地小鎮學外國語,並非一件太稀罕的事。我的前同事黃麗如兩年前離開《壹週刊》,拿了退職金,跑到南美洲學西班牙語,書中交代她到玻利維亞一個名為蘇克雷的大學城,文走至此合情合理,完全符合現代人的行事準則,但下來的事情就很詭異了:學外國語不是要做對話練習嗎?「你好嗎?」「你叫什麼名字?」「你從哪裡來?」她行禮如儀,一一作答,但當被老師問到你的興趣和嗜好,她說:「我喜歡喝葡萄酒。」她造的句子都是:「哪裡...

    More
  • 寧可要假新聞,現代人狂歡性的寂寞──馬欣讀圖像小說《薩賓娜之死》

    作者:馬欣 /2019-08-05

    尼克.德納索的漫畫有導演大衛.芬奇影像的冷冽,記錄的是這個世界的幻象術,但本質更接近導演大衛.林區。《薩賓娜之死》如《雙峰》,現實竟也成了夢中夢,他們後來都被虛假的世界給改寫了,無法登出,只有身為讀者的你還有醒來的機會。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