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溺水很安靜,望周知:楊双子的《我家住在張日興隔壁》

    作者:陳又津 /2020-12-22

    那些尋常人閃躲的故事細節,楊双子總是大大方方說出來,作為她這一生的註解。彷彿不知道這些事,就無法理解今日的她,關於妹妹的逝去、住在成功嶺下的少女時代、有如迷宮的烏日老家、父親失蹤、與母親在醫院意外重逢……後來我發現,世上大多數的人只是依循慣性,不明白自己為何做出了這決定,反倒是被別人挖掘到內心深處,偶然地照亮角落,本人反而會被自己的模樣嚇到。但楊双子的心,是一座純真博物館。從《撈月之人》、《花開時節》、《花開少女華麗島》到《臺灣漫遊錄》,楊双子構築了美好的少女宇宙,在那裡,富家千...

    More
  • 學校沒教的「圖像識讀」哪裡學?漫畫教父威爾.艾斯納教你懂看、懂畫、懂說

    作者:馬尼尼為 /2020-12-16

    多年前,我就想過:「做繪本」有沒有可能被教?因為涉及的面向太多元,又考量以「直覺」創作已足矣,是否有必要知道更多?又想,身為繪本作者,也做了幾本繪本,可曾以「理論」角度來審視自己作品?但創作是一場分分秒秒都在做抉擇的過程,視點、構圖、要不要這個、那個的、哪個好、哪個不好,其中每一個細瑣都得反覆推敲,這些決定仰賴的是「直覺」與經驗,而說到底,「直覺」也是來自作者至今對藝術和文學的素養積累。 像這種圖像識讀教戰書,到底看了有沒有用,也是我心裡的一大存疑,畢竟所謂的理論,也是創作的框架或枷鎖。不過...

    More
  • 賀景濱小說的技術認知:《我們幹過的蠢事》及其他

    作者:林新惠 /2020-12-21

    技術認知在賀景濱的小說中,一路從前景退到後景。從《速度的故事》中那仿若有生命的車子和虛數,到《去年在阿魯吧》那些喋喋不休的啤酒酵母、GG和BB;到了《我們幹過的蠢事》時,技術認知甚至就是敘事的一部分。從似人的、擬人的物件,退為無所不在的敘事,這個退,是以退為進:當技術認知從再現退到後設,賀景濱的小說則推進到小說的、虛構技藝的、甚至是時代和知識的,幾乎邊境的前沿。

    More
  • 李奕樵:齊佛的騷魅與其變奏──讀短篇小說集《游泳者》

    作者:李奕樵 /2021-01-07

    閱讀齊佛的小說有一種矛盾的感觸,一是「短篇寫這麼好的小說家怎麼臺灣這麼晚才引進他」,一是「明明是半世紀前的小說卻這麼適合現在的臺灣」。 齊佛的小說建構騷魅的方式,跟臺灣短篇小說的形式特徵驚人地相近。有時使用後設技法來浪漫化地討論創作這件事,有些時候快速勾勒出具衝突性的場景,有時又利用時代氛圍召喚共感。齊佛小說敘事者的腔調,總在試圖博取讀者的信任,明明就是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再建構小說素材的布局,卻又刻意安置不會直接發揮作用的雜訊設定,維持一種有機的寫實感。陳榮彬的書評強調齊佛「為讀者而寫」的特質...

    More
  • 無法預知的漂泊紀事:讀馬奎斯短篇小說集《異鄉客》

    作者:郭強生 /2020-12-28

    讀到《異鄉客》這本馬奎斯出版於1992年的短篇小說集中譯本,他的序言成了全書第一個驚喜。馬奎斯清楚交代了這12篇小說創作過程的來龍去脈,起源得遠溯至1970年代,他人在巴塞隆納住滿五年後某晚所做的一個夢。但是真正讓我心底發出一聲「啊哈!」的原因,是之前從沒關注過馬奎斯生平的我,一直以為《百年孤寂》是他回到哥倫比亞故鄉完成的,這次突然發現了新大陸:從完成《百年孤寂》到獲得諾貝爾獎的那十幾年間他究竟在忙什麼?第一次我彷彿有了另一種切入的角度。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