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 「次等」的成長經驗你也有嗎?專訪美女作家李屏瑤:「女生只是不認輸,希望被公平對待而已。」

    作者:諶淑婷 攝影:陳佩芸 /2019-09-09

    四、五歲讀幼兒園的孩子在做什麼呢?大概是午睡後等著讓老師綁頭髮,學習上廁所時「男生一邊、女生一邊」,開始意識到男生、女生有很多不同。李屏瑤也是,身為大家族裡第一個孫,爺爺奶奶自然疼愛,但那份寵愛不到無法分開的程度,因為是女孩,所以父母離異時,父親的家族「放手」了。年紀尚小的她,無法分辨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但她第一次察覺,人的命運會因為性別出現分歧點。 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30年後的某日,她在網路寫了一篇「雞腿文」,講述餐桌上的性別議題,朋友的回應讓她發現,同輩女性雖然學歷高、職場位置好、收入亮...

    More
  • 【像我這樣一個高中生該讀些什麼✈】現在,我決定要卸妝了──《我不漂亮:外表決定一切,但我決定我自己》

    作者:大田編輯 /2019-08-06

    「為了生存,我積極化妝,為了找到自我,我開始卸妝……」 一年前,一支名為〈我不漂亮〉的影片在YouTube上發燒,累積將近八百萬次人觀看。影片的主角裴銀貞,曾經無數次陷入自我懷疑:為什麼我不漂亮?為什麼我不苗條?為什麼我皮膚不能像別人一樣好?原以為化了妝就可以得到幸福,但她卻發現自己越化越痛苦……

    More
  • 過於渴望被愛,是否可以視為一項缺陷?──吳曉樂讀《貓派》

    作者:吳曉樂 /2019-08-13

    要說什麼才會讓讀者甘願進入這本書?像是,其中一篇〈貓派〉發表後得到三百萬人次的轉發,作者一舉成名天下知,還得到了超過三千萬台幣的預付版稅?還是說得驚悚一點,若《一代宗師》的台詞是「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那作者克莉絲汀.魯潘妮安要說服你的可能是,「每段愛情,都是劫後餘生。」 沒錯,打從那句「以分手不分屍為前提來交往」的台詞浮上檯面,結束一段感情,不是每個人都能「全身而退」的。世人紛紛發出純真的疑問,為什麼會這樣呢?在克莉絲汀.魯潘妮安的筆觸下,愛情本來就很危險,而且愛情越來越危險,我們...

    More
  • 從「女性主義」延伸7個短篇,韓國女作家如何寫出女性的故事?──讀《致賢南哥》

    作者:許菁芳 /2019-06-26

    在著名美劇《冰與火之歌》當中,飾演艾莉亞.史塔克 的年輕演員梅西.威廉斯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句話:「我覺得我們不該再稱呼女性主義者為『女性主義者』了,我們應該開始稱呼那些不是女性主義者的人是『性別歧視者』——然後其他所有人就只是人類。」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並不希望未來女性主義文學成為一個獨立的門派——我希望將來的文學,就只是「文學」以及「處理性別議題的文學」。性別是一個角度,幫助我們看見差異,而性別經驗是每個人都必然有的經驗,取決於你是否願意看見。文學創作的長處在於重製經驗,讓讀者在一個安全的距離之外...

    More
  • 女兒的敏感與高度自省,可能來自未曾被同理的媽媽──盧郁佳讀《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作者:盧郁佳 /2019-08-07

    吳曉樂以紀實寫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揭發當代殘酷扭曲的親子關係,下筆冷靜收斂,開闔氣象宏大。初出茅廬,已艷驚天下,掀起廣泛熱議。改編公視劇集,眾聲交譽為媲美《黑鏡》的劃時代深度之作,揚名海外。接下來的小說《上流兒童》批判階級壓力的傷害,逼得母親鋌而走險,歷險旅程再度證明作者由細處統整全局的超強實力。最新散文集《可是我偏偏不喜歡》更進一步,涉入混濁的深水、危險地帶,讓讀者陷入了上述沉思。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