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禁忌、獵奇,卻讓人欲罷不能!──專訪異色漫畫大師丸尾末廣

  • 字級

 

丸尾末廣的創作風格演化

在此粗略將丸尾末廣的創作分為三個時期,自出道後到1990年,極盡離經叛道之能事,毫不保留地揮灑情色之滴、殘虐之美,《少女椿》即是這時期的作品。而九零年代他放慢創作速度,在秋田書店《Young Champion》上連載,相較於初期發表的平台,可說是開始前進大眾市場。這時期除了名作《犬神博士》(犬神博士)外,《風之魔轉郎》(風の魔転郎)與《咔嘰咔嘰君》(ギチギチくん)此兩作跳脫了以往獵奇黑暗風格,轉向王道少年漫畫路線,可說是丸尾末廣最平易近人的作品。丸尾末廣在今年出版的新裝版《風之魔轉郎》的後記便自言:「雖然是在三流色情劇畫誌上展開漫畫家生涯,不知道是不是被少年漫畫誌的亡靈附身,我有時會畫一些似乎在向少年誌使眼色的作品。」他自己也曾表示非常喜歡《咔嘰咔嘰君》,想看看丸尾末廣卻又很怕被嚇到的朋友,先從老師的童心入門也是不錯的考量。

在《發笑的吸血鬼》完成後,丸尾末廣轉向《COMIC BEAM》,開始連載改編自江戶川亂步的作品《帕諾拉馬島綺譚》(パノラマ島綺譚),並以此作拿下手塚治虫文化賞新生獎。此時他的風格已來到近期,曾經染滿畫稿的黑血滲入精神深處,已不易看見狂暴的一面,畫面經營乾淨俐落,並飽含創作生涯數十載所累積的醇熟,精緻已臻藝術殿堂。關於這樣的轉變,竊以為青林堂時期的畫風若可以龐克來譬喻,後期的路線就像是迷幻音樂般,攻擊性內斂穩重,沉潛於細節中。談及此,他認為是自然演變而成。「我並不太會刻意去進行調整,暴力性漸漸就下降了。而且跟發表的雜誌也有關係。」其實大家耳熟能詳的森薰入江亞季福島聰志村貴子吉田戰車等,都曾在《COMIC BEAM》上發表作品,可以想像這是本在主流路線中努力尋求變化與實驗性,優雅並散發著知性感的漫畫刊物。丸尾末廣在此刊上發表的作品,也都獲得很好的評價,除了剛剛提到的《帕諾拉馬島綺譚》外,《瓶中地獄》(瓶詰の地獄)也是42屆安古蘭國際漫畫藝術節的官方推薦作品之一。而《芋蟲》(芋虫),便是丸尾末廣首次在台灣出版的作品了。

《犬神博士》《犬神博士》

《風之魔轉郎》《風之魔轉郎》

《咔嘰咔嘰君》《咔嘰咔嘰君》

《帕諾拉馬島綺譚》《帕諾拉馬島綺譚》

《瓶中地獄》《瓶中地獄》

芋蟲

改編自江戶川亂步作品的《芋蟲》

談到《芋蟲》的改編,丸尾末廣曾在《富野的地獄》(トミノの地獄)第二集書末的訪談中,提及自己對改編亂步作品的要求是「忠於原作」,我們詢問他改編此作時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他認為是在主角外表的刻畫上。「根據原作敘述,時子並非美人,胖胖的,也有一點年紀。但是不是賦予她一定程度的媚態比較好呢?該如何拿捏呢?我為此煩惱了一陣子。」而漫畫版相較於原作,兩人的羈絆似乎更加緊密,仍能感受女主角時子對肉塊丈夫懷有愛情的一面。丸尾末廣認為自己並沒有特別將之調整,因為漫畫中的台詞少,時子的形象便變得相當神秘,令人難以捉摸。「若是增加台詞,或許她的形象又會改變吧。」老師對自己創作的《芋蟲》依然沒有太多解釋,而我自此書上市以來,已聽過不只一個朋友告訴我,讀完此書後泫然欲泣的反應。丸尾末廣如何將原作濃烈的氣息詮釋得哀愁且動人,自是不言可喻。

(攝影/陳佩芸)


次文化的最佳演譯者

日本各領域的次文化藝術,例如樂團、劇場、電影、漫畫、插畫……,彼此具有互相關注並合作的特質。丸尾末廣的獨特,自然而然得到相同氣質的其他創作者的激賞,出道不久後,就開始有許多創作者邀請他繪製CD封面、設計劇場美術、畫海報等等,而他也在這些插畫作品中留下了非常多的佳作。丸尾末廣比起談自己的漫畫,似乎更有興趣聊這部分的話題,我們提到十一月曾前往東京觀賞遠藤道郎(遠藤ミチロウ)的演出,他眼睛一亮。遠藤道郎是他相交多年的好友,八零年代他們就已惺惺相惜,遠藤請丸尾幫他們畫專輯封面,事隔多年,這仍是丸尾末廣印象最深刻的合作經驗之一。

「1983年吧,我畫了一張類似忍者的畫給遠藤的龐克樂團『史達林』(ザ・スターリン)放在專輯封面。其實美國人對那張專輯的反應還比日本人好呢,有不少電視媒體報導。當時是做成彩膠,黑膠封套正面挖了一個圓洞。當時他們真的還沒什麼知名度,我就去看他們演出了。現在他自己一個人是拿木吉他演出,但早期完全不是那樣(笑)。真的是龐克,還會全裸演出!」聊起當年的回憶,丸尾末廣也露出了罕見的笑容,除了史達林外,丸尾末廣也提供插圖給美國前衛爵士樂手John Zorn、融合搞笑元素與重金屬樂風的樂團筋肉少女帶、暗黑系偶像團體NECRONOMIDOL、視覺系樂團MERRY 等音樂人用於專輯封面,甚至頗具知名度的J-POP女歌手AIKO,也因為傾心於丸尾末廣的作品,而請他繪製演唱會主視覺!光是音樂相關的合作,十指都數不清了,有心的朋友不妨全部都找來聽聽看。

史達林專輯封面史達林專輯封面

John ZornJohn Zorn專輯封面

筋肉少女帶筋肉少女帶專輯封面

NECRONOMIDOLNECRONOMIDOL專輯封面

MERRYMERRY專輯封面

AIKOAIKO演唱會商品(圖片來源:AIKO官網)

大然出版社在1994年出版的《漫畫超級技術講座》,當時便收錄了丸尾末廣訪問大然出版社1994年《漫畫超級技術講座》即收錄了丸尾末廣訪問

在訪談的尾聲,用閒聊的節奏,我們得知丸尾末廣也相當欣賞谷口治郎的作品,他們曾經一起到西班牙參與當地的漫畫活動。而最後我們拿出了店裡的收藏——大然出版社在1994年出版的《漫畫超級技術講座》,裡頭很神奇地收錄了一堆名家的訪談,丸尾末廣居然也名列其中。他看了看,告訴我們這是他29歲的時候所做的訪問。此書是20幾年前出版,當時台灣也曾有一系列盜版的丸尾末廣作品在市面上流通,書名都安上了「殘酷大全」這類標題。看著眼前的丸尾末廣,我們心裡升起了相當奇妙的感覺,社會演變的進程中留有了無數的罅隙,回顧起來那看似藏汙納垢的灰色地帶裡,總是有些什麼珍貴的東西正在閃閃發亮著。

我們相信自己被丸尾末廣觸動的經驗,一定也發生在20年前那些看過他盜版作品的人們身上,而多年之後,我們居然能一起迎接他正式繁體中文版《芋蟲》的問世,丸尾末廣的魔蹤不再是劣質的盜版印刷,也不再是螢幕後的光束投影,讀者竟能實際將之捧在手心,放入書架,我們為這場不可思議的美夢成真體驗深深感動著。

(攝影/陳佩芸)


訪談結束後,攝影師為丸尾老師拍照,老師一反平常寡言冷漠的模樣,拿起手上的布偶竟擺出誇張的姿勢,大家都笑了。我們想起那些與他相識多年的劇團演員或音樂人,個個都是該領域的怪傑,只要一登場就能散發異樣的神采,奪走眾人目光,而丸尾末廣的作品也不斷流露出這樣的魔力。看他的漫畫,真感覺他就像他筆下的吹笛少年,悲苦、寂寞、衝動的少年少女一聽見他的笛聲,便失了神,心蕩神馳地尾隨其後,前往解放的新天地。我們當然期待《芋蟲》獲得好成績後,能有丸尾末廣更多作品代理發行,他自己也表示滿希望《少女椿》能夠在台灣出版。《芋蟲》的出版已打破了四周無聊的窠臼,那包裹在情色怪誕下,對情感真實的追求與描繪,亦使許多讀者經驗了更美妙的漫畫之可能。因此,雖不求丸尾末廣的作品能夠讓所謂的大眾理解並接受,但我們確信,當下一場殘酷劇布幕揭起時,舞台下將是座無虛席,掌聲熱烈。

(攝影/陳佩芸)

*本文日文版作品書封圖出自 Amazon.jp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黃廷玉(老B)
屏東林邊出身,喜歡古書、貓、食物、雨天與搖滾樂,在Livehouse如魚得水。熱愛漫畫,因此成為奇行異趣漫畫店Mangasick店主,以介紹有意思的漫畫作品與次文化視覺藝術為職志,雖時時取暖討拍,但仍可算是一名捍衛小情小愛、惡趣味與非主流價值的戰士。

黃鴻硯
公館漫畫私倉兼藝廊「Mangasick」副店長,文字工作者。著有評論小誌《給好孩子的駕籠真太郎漫畫論》、《刺戟--青林堂與青林工藝舍簡史》,譯作有《觸發警告》、《德古拉元年》《喜劇站前虐殺》、《Another episode S》、《娃娃骨》、《飄》(合譯)等書。
  1. 1
  2. 2
  3. 最後一頁
  4. 最新文章一覽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那些年讓我心動的少女漫畫──【少女出租店24H】帶你看見少女心事與心機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14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