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讀者告訴我們的事

【2019年博客來報告│論壇側記】遍路文化李亞南、鏡文學董成瑜、親子天下何琦瑜談有聲書、影視和策展,內容版權如何最大化?

  • 字級

 
漫遊者文化於2019年七月成立了一間新公司:遍路文化傳媒,獨立於出版社、出版品之外,提供線上知識課程,博客來報告很榮幸邀請創辦人李亞南自述創辦新事業的初衷,以及對未來內容與閱讀形式的想像。


【主題短講】當數位成為一種生存方式,閱讀如何可能?
主講人:漫遊者文化/遍路文化傳媒創辦人 李亞南女士



當讀者都成了拇指姑娘,
他們不再用概念、框架思考,而是用演算法

「遍路」之名取自四國遍路,遍路文化是專門為了做數位內容而成立的公司,是在有限的條件下上了戰場,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真心沒有想過失敗這件事,就像詹宏志先生前幾天公開講演中提到了一句話:「開拓者要能活著回來。」我們也抱持著要「活著回來」的想法。我今天的講題其實是一個哲學的問法,但它並不真的遙遠抽象,如果要投身新的產業、新的創作過程,尤其是進入數位時代,就必須自問這個問題。

20年前我的心中浮現一個問題:「當數位成為一種生存方式,思考如何可能?」也是到現在我一直關心的核心問題,我們是否真的瞭解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生存方式?如果不了解,我們怎麼可能理解閱讀產生了什麼變化、或已經變成什麼樣態?又該用何種形式做出版來傳遞知識內容?

拇指姑娘(二版)

拇指姑娘(二版)

我想從《拇指姑娘》開始談這個題目,本書作者是法國知名哲學家米榭.塞荷(Michel Serres),書裡談的雖然是大學知識教育傳遞的新形式問題,但只要關心出版、知識傳遞方式的人都應該看這本書。

以前的閱讀是捧著書,但現在熟悉的閱讀形式可能是滑手機,拇指姑娘們從數位中誕生,他們的時間、空間感、身體、腦袋都跟我我這一代的人不一樣,他們所面臨的世界、看待世界的方式、世界如何呈現在他們腦袋中,都和我們認知的有所不同,數位對我們來說是外在工具,無論多麼熱愛數位、多頻繁使用3C、每天掛網多久,但以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我們是「使用」數位,但對拇指姑娘來說,數位是內在思考。

數位已經完成人類知識傳遞的第三次革命,但我們是否真的了解這個革命帶來什麼?

在第三次數位革命有一個根本的變化,就是拇指姑娘們不再用概念思考,而是用演算法,他們把可以成為知識、資訊外放到載體中,也就是把腦袋從身體上拿下來,這些原本需要用腦袋記得的事情,他們放在手機、網路載體上,這些東西隨手可得、不需要記憶,手機對他們來說不是手機而是腦袋,而且是放在手上的腦袋。

所以,我們應該如何跟拇指姑娘溝通?

數位其實已經完成人類知識傳遞的第三次革命,但我們是否真的了解這個革命帶來什麼?(圖/李亞南提供)

 

當數位時代來臨,需要跳脫書頁框架限制,
重新創造、想像編輯工作

史上三次知識革命,間隔時間一次比一次短,從印刷術發展,書的形式開始影響我們的思考,書的概念與構成結構沒辦法無窮無盡載入一切,它有限制、必須被切割、被概念侷限,我們看到的世界其實某種意義上都是書頁,所有的知識都來自書裡,即便發展出手機、電腦、電視、遊戲,其實也都是用書頁(frame)的概念所構成,也有邊界,也許演變出更多種的形式,好比線上課程、影片、音檔、有聲書,傳遞知識的方式不斷演變,但其實都跟出版有密切關係。

而數位世界是一個我很難想像的世界,我們常說數位世界是條碼化的,所有商品都有獨立條碼,亦即所有東西都能變成虛擬的存在個體,數位世界裡,概念對於拇指姑娘們來說其實是不那麼需要的,他可以在網路找到無窮無盡的實例去印證概念,並且改變自己的感官,有無窮的對象去體驗,這種體驗的過程與變化就是超出書籍、出版的開始。

現在出版景氣很糟,但現在的糟是因為有一個新的狀態要出現,出版從來都是不斷改變的,在數位出現之前出版就已經改變過很多次,改變並不新奇,我們有能力面對。我認為其實沒有所謂「老編輯」,只有不迭代的編輯,迭代是指不淘汰舊東西、只是堆疊進而呈現新的樣貌,以前的編輯面對的是文字與圖像,但其實編輯也可以面對聲音、影像,更可以面對活動、策展,也面對作者(人),編輯有能力面對這麼多內容,有創造力的編輯,甚至本身或出版社也可以成為一個IP,靠的都是創造跟想像。

漫遊者為何建構、如何建構遍路?

漫遊者在今年七月成立遍路,遍路的英文On the Road to X-nowledge意思是:在路上朝向未知的知識,遍路主要是做線上數位內容,包含視頻、音頻,延伸到書、商品、線下課程去做垂直整合。成立獨立公司的原因是因為我們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不希望讓遍路開創成本吃掉漫遊者原來利潤,但漫遊者作為後盾,有很多內容資源可以提供。

從漫遊者轉移到遍路的發展規畫。(圖/李亞南提供)

有聲書由漫遊者提供內容讓遍路選品,挑選有銷售支撐、適合發揮聲音特質、有行銷亮點、適合做活動的書籍,初期我們選定了16本,也打算做原生有聲書,也就是先出有聲書再出紙本的形式。

有聲書的製作分成七種配音製作模式:

  1. 專業配音
  2. 名人配音
  3. 聲音小劇場:主要是公版書,可以有更自由的聲音表演方式。
  4. 作者獻聲
  5. 詮釋者:主要是指非專業配音員、不是名人,但有好的詮釋能力或角度的配音者。
  6. 培養人才:用培養人才的角度尋找配音朗讀者。
  7. 更多可能

目前正在製作的作品:

  1. 耶魯小歷史:既是暢銷書,內容本身就很像課程,它有清楚格式,具備製作有聲書的規格。
  2. 小說:選了《雪人》《知更鳥的賭注》這兩本,但看過的人都知道他的字數非常多,所以其實有點後悔選這兩本(笑),這兩本會找有趣的人來朗讀。
  3. 韓國文學:包含《素食者》《82年生的金智英》,後者原本就是暢銷書,但我們無法預期同名電影上線後評價會如何,但仍是義不容辭要做。
  4. 心理學:包含《覺醒父母》《教孩子跟情緒做朋友》《沒被抓到也算作弊嗎?》,這幾本書從銷售跟性質來說都很適合做有聲書,而且無論給孩子或父母聽都很好。
  5. 新品種親子教養:親子教養從銷售性質都很適合做成有聲書。
  6. 作者:《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談彩虹家庭,由作者親自朗讀,
  7. 公版:《小王子》應該被用各種形式配音朗讀,而且可以做很多個版本。其他像是《傲慢與偏見》《人間失格》都是暢銷而且特性適合做有聲書的品項。
【耶魯大學「小歷史」系列套書】哲學的40堂公開課、文學的40堂公開課(二冊)

【耶魯大學「小歷史」系列套書】哲學的40堂公開課、文學的40堂公開課(二冊)

雪人(奈斯博作品集4)

雪人(奈斯博作品集4)

知更鳥的賭注(奈斯博作品集1)

知更鳥的賭注(奈斯博作品集1)

素食者

素食者

82年生的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


覺醒父母:找回你和孩子的內在連結,成為孩子最佳的心靈成長夥伴

覺醒父母:找回你和孩子的內在連結,成為孩子最佳的心靈成長夥伴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突破性別身分與家庭風暴,迎向愛與療癒的自學課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突破性別身分與家庭風暴,迎向愛與療癒的自學課

小王子【70周年精裝紀念版】

小王子【70周年精裝紀念版】

傲慢與偏見(200週年經典重譯紀念版)

傲慢與偏見(200週年經典重譯紀念版)

人間失格【精裝典藏版】

人間失格【精裝典藏版】


本土創作+名人配音=
有聲書製作與提升銷量最佳形式

漫遊者出版的作品多半字數很多、大多是版權書,因此製作有聲書的成本就會包含翻譯作品、版稅、朗讀者與錄音費用、編輯後製等,當然這幾項製作成本有很多搭配調整的空間,以漫遊者來說,因為是大量批次製作,成本會低於十萬,若是單本製作成本會再更高一點。其中提到的編輯是指「聲音編輯」,對傳統出版的編輯來說是新的學習,要選品、選角、校對,也要有好的想法做行銷企劃,另外寫有聲書的簡介也是一種考驗,寫法會跟紙本完全不一樣。有聲書也可以成為行銷企劃的一環,用以帶動實體書。

最佳選品項目,我認為是本地(知名)作者的作品,作者若口條好、聲音辨識度高、願意自己配音,將是成本最低、效果也好的選擇。

我常看著很多出版社的出版品想著:有這些作品,如果是我,我一定卯起來做有聲書。回想漫遊者出版第一本電子書是在2012年,當時還沒有太多平台或資源,銷售量也很低,但近幾年銷售以倍速在成長,而漫遊者的提早下場,換來的是豐富的經驗。當我們現在開始往有聲書的方向前進,我期許大家能夠停止觀望等待,快快投入這個市場,如果每家出版社都做個幾本,有聲書的市場就出來了。


最後跟大家分享有聲書的國際市場,其實全世界的有聲書都很愛找名人配音,而無論是媒體報導版面或是銷售效果都極好,例如南韓偶像、知名演員、蜜雪兒歐巴馬和瑪格莉特愛特伍,都曾為有聲書配音朗讀。尤其NAVER旗下AudioClip很多的有聲書會找名人來唸部分內容,這種作法能明顯反映在銷售狀況上。

遍路成立到現在時間還很短,也不確定能走多久,但這是一條未知且有趣的道路,在開創遍路之前我們調查過非常多平台,發現每個月都有很大的改變,也體認到數位時代沒有未來,因為現在的每一刻都是未來,《拇指姑娘》作者說:「我們要做的就是重新開始與創造,這樣的話,我希望自己18歲,和這些拇指姑娘一起創造。」從漫遊者走向遍路,我們也希望抱著18歲的創造力走出新的道路。也許投入有聲書對出版社來說還需要更多調查與觀察,但請不要觀望太久,希望有更多夥伴走在這條路上。




 繼續閱讀 

►【主題短講】替讀者找到好故事,為創作找到新舞台
►【主題短講】以TA為中心,打造複合式體驗
►【綜合座談】內容力再現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追問「我們是誰?」我們就成為臺灣自身歷史的主體

每年到了二二八,都提醒著我們回望台灣歷史與民主的演進,透過這些文章,我們從歷史學者、文學、當事者後代等角度,接近當年事件的原貌。

65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