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深讀10分鐘10-Minute Reading

【2019年博客來報告│論壇側記】遍路文化李亞南、鏡文學董成瑜、親子天下何琦瑜談有聲書、影視和策展,內容版權如何最大化?

  • 字級

 
【綜合座談】內容力再現


主持人:三采文化總編輯 曾雅青女士
與談人:漫遊者文化暨遍路文化傳媒創辦人 李亞南女士
    鏡文學總編輯兼總經理 董成瑜女士
    親子天下創辦人暨執行長 何琦瑜女士

曾雅青:想先請問成瑜,在事前開會時你有提到鏡文學成立兩年多來,感覺自己似乎跟出版界之間還是有重重鐵門,我們也看到目前台灣有很多文學獎不只是純文學,也有影視小說的獎項,出版社也有很多的小說與內容,但這些似乎都還不夠,鏡文學還是積極開發許多新的內容,題材和作者,並非常著重田野調查開發,甚至是先設定題目後才開始做編劇撰寫,就你這兩年來的觀察,內容影劇化跟出版社的距離為什麼還是如此之大?

董成瑜:我們最大的部門是文學開發部門,成員幾乎都是傳統出版社來的編輯,一開始來會有比較多的不適應,跟後端的像業務、編劇等有影視背景的同仁也是需要磨合。

至於什麼樣的內容可以被影視化,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很大的問題,我們也花了很多時間摸索,我們的編輯也需要大量看戲劇跟電影,當我們跟影視界推廣版權,你要告訴對方的不是這本小說很好看、寫得很好,或是作者有名,這些資訊是不夠的,他們首先會問的問題是「誰來改編?」,或是你對要改編成什麼樣的東西必須要有想法跟想像,比如我形容《一九五九武漢大旅社》要改編成《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奇幻版,或要透過很多參考資料讓他們對影視後的樣貌有想像。

作為內容與影視之間的媒介,在賣版權時就必須用影視的語言去撰寫企畫案,而非一般出版的文案語言,好比起初編輯企劃案會寫得像封底文案,但這不是影視界的人要看的,後來改讓編劇或業務來寫,我們一直在做的就是把每一個階段的漏洞補起來,才慢慢完成現在這樣一條龍的經營形式。

曾雅青:有那到底什麼樣的文本內容題材,才是最有開發影視化潛力的?暢銷是必備條件嗎?

董成瑜:我們目前賣得最多的作品是素人寫的,所以重點不一定在於原著的知名度或暢銷與否,這邊不免要談到文學獎,許多會寫的作者參加文學獎,但通常作品的字數很少,份量不足以改編,或是有些作品看了會發現沒有劇情推動、人物不清楚、或可能是作者內心獨白,由於要能夠改編成影視的作品有幾個條件,一是人物設定要非常鮮明有個性,有清楚的性格命運,二是劇情要有推動,不能寫到一萬字劇情還是只有心情變化或不變的描述,三是劇情要有衝突,這也是戲劇最基本的要素,最後是故事裡有沒有觀點,好比同樣一件兇殺案你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觀點,那就是你的作品價值。剛剛舉的幾個作家是同時具有文學性又兼具以上特性,像這類的作品可以打動導演,當然就能拍成影視,我們也有開相關課程讓作者學習如何讓小說具備戲劇元素。

 

編輯對作品要改編成什麼樣的東西必須要有想法跟想像,
作品角色鮮明有個性、劇情有推動、有衝突,故事有觀點,
這些元素加起來才能打動影視界。——鏡文學總編輯兼總經理 董成瑜

 


曾雅青:
方才三位都有提到在數位浪潮之下,內容遇到不同載體,閱聽大眾有很大的改變,就行銷層面來說會有更多成本和人才的考量,想請問三位從內容產出到IP發展所面臨到的不同部門整合或人才調整,我們要外求不同產業的刺激還是從內部調整?比例上如何搭配?實體活動可以賺錢嗎?這麼多的IP、串流後面都需要非常多的投入,要怎麼去平衡?

何琦瑜:親子天下在轉型的過程中,這五年來的心得是有很多東西需要時間來培養,你必須快步往前也要看得長遠,比如大家可能羨慕我們有佐羅力這樣一個IP,但其實這個角色我們已經引入八年,而且前三年都是賠錢的狀態,第四年一度考慮要斷版,但是我們觀察到每一年的國際書展佐羅力的作品對小孩的吸引力很大,只是結帳的仍是家長,他們會覺得不要花錢買漫畫,我們要如何穿越大人的銅牆鐵壁就是一大挑戰。但後來也慢慢看到一些改變,像是圖書館小學主任採購唯一指定購買佐羅力,很多新一代的家長也開始帶著孩子來買,到學校辦活動也是上千人報名。

其實做任何嘗試一開始都是未知的,你也不知道會不會賺錢,但你要謹慎、勇敢地跨出一兩步試試看。即使我們從做了那麼多的事,但非紙本的營收加起來的占比不到50%,成長很慢,或是單一品項有賺錢但我們沒有計算人力等支出,如果單看淨利你不會覺得他是一個很賺錢的品項,所以我剛剛講到IP+1的概念,我們做這些活動或平台不是要去進入其他的新事業,而是圍繞著經營IP的核心再加上一些東西,這些是目前我們在控制成本投入跟效力產出之間的嘗試。

 

 

我們做這些活動或平台不是要去進入其他的新事業,
而是圍繞著經營IP的核心再加上一些東西,
這些是目前我們在控制成本投入跟效力產出之間的嘗試。——親子天下創辦人暨執行長 何琦瑜

 


曾雅青:
遍路的有聲書有很多是紙本作品的延伸,產品定位上是如何定位?在人力配置怎麼規畫?

李亞南:成立遍路起初曾是基於為編輯找到新出路,但在討論開發過程中,我們看到的是新的領域發展可能性,並不完全是把轉型作為目標,而是做一些新的、有趣的、有想像的事,也因為不知道未來發展會如何,成本其實不是唯一考量。

而讓遍路作為一間獨立公司,除了是預防損失影響到漫遊者,也是為了讓遍路有獨立空間,不受到原有組織架構的牽制,讓漫遊者原有的人力不會因為新單位出現產生不安,或是有節奏協調上的問題。當然一開始也曾經想要讓原有的同事加入遍路,但中間有過一些無法配合節奏的狀況,他們又回歸到出版,但對於遍路在做的事情還是很有興趣。


投入有聲書的製作過程中,
我們看到新的領域發展可能性,並不完全是把轉型作為目標,
而是做一些新的、有趣的、有想像的事。——遍路文化傳媒創辦人 李亞南女士

 


曾雅青:
鏡文學需要的編輯行銷人才又是什麼樣的?目前鏡文學的編輯跟行銷特質跟傳統出版社有什麼不一樣?

董成瑜:我們的編輯在起初的磨合後,現在已經上軌道漸漸轉型,但行銷我們還在努力,對我們而言用傳統的行銷方式現在已經行不通,好比一般傳統電影通常是上映前兩個禮拜才開始做行銷宣傳、放出消息,針對最近投資的《陽光普照》,我們有額外動員自己的媒體宣傳,請網紅、名人看電影等引起社群聲量,多少有拉抬一點效果。我認為IP操作的行銷宣傳一定要提早,像是動畫片如果上映前毫無聲量一定會賠錢,就可以先用繪本這種相對較低的成本開始操作。

曾雅青:詹宏志先生有提到過去是一個編輯配六個行銷,未來應該是相反的配置,想想請三位簡短分享目前你們的行銷跟編輯的配置比例大概是如何?

何琦瑜:好的編輯一定是好的行銷,好行銷也一定有編輯特質,我們現在替一本書做行銷的不一定只有出版企畫,我們行銷、通路、IP都有不同企劃,比較像是一個IP有很多服務這個IP的產品企劃者的形式。

李亞南:漫遊者和遍路目前的配置比較像傳統的那樣,行銷配置還是偏少的,我們的做法是編輯要有很強的行銷能力,也要大程度地參與行銷,而行銷可以在這裡面藉著編輯傳遞的訊息去做最好的選擇跟操作。

董成瑜:我們的編輯跟行銷也都是一起開會,行銷接受編輯給的概念去發想後續的宣傳方式,但我們目前還在摸索階段,也許比較沒有特別能讓大家參考的。


曾雅青:
座談的最後,我想用三位講者簡報中的話做個總結:我們知道要為讀者找到更好看的故事,為創作者找到更大舞台,但這樣還不夠;對經驗滿滿的出版人來說,希望我們能偶爾回到熱情而無懼的18歲,因為,為了邁向未知,經歷無知之路更是必然。面對未來變局,無需焦慮,因為,與其被恐懼驅動,不如帶著嚮往前行。希望今日的分享,能讓我們勇敢的”Into the Unknown”,在內容IP迷宮中探索,前進時,點亮一盞光明燈:更謙卑的態度、更開放的思維、更務實堅定地踏出改變的步伐。

 



  延伸閱讀  

►【2019年博客來報告】閱讀載體轉換、類別挪移,社群媒體眾聲喧嘩的一年,出版是源頭、還是結果?
【2018年博客來報告】銷售數字告訴我們的事:行動閱讀與社群加乘下,年輕世代的焦慮與大人們的煩惱
►【2018年博客來報告│論壇側記】年輕人還讀紙本書嗎?出版如何面對挑戰、找尋新讀者?
►【2017年博客來報告】公布社群閱讀線索、男女讀者心靈地圖,分析文學書銷售及電子書對出版市場的有感影響
►【2017年博客來報告│論壇側記】電子書元年真的來了嗎?由版權、製作與行銷三面向看台灣電子書市場現況
►【2016年博客來論壇】三采文化、親子天下、圓神出版,三位暢銷書幕後推手談出版產業未來 

 
  1. 1
  2. 2
  3. 3
  4. 4
  5. 5
  6. 最後一頁
  7. 最新文章一覽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追問「我們是誰?」我們就成為臺灣自身歷史的主體

每年到了二二八,都提醒著我們回望台灣歷史與民主的演進,透過這些文章,我們從歷史學者、文學、當事者後代等角度,接近當年事件的原貌。

1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