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週一│歌物件】馬世芳:搖滾史上第一張演唱實況「靴子腿」

    作者:馬世芳 / 2010-11-16

    《LiveR Than You'll Ever Be》紅版 眾所週知,搖滾樂歷史上第一張「靴子腿」是1969年Bob Dylan的《Great White Wonder》。當年那張塞滿Dylan珍稀錄音的地下版雙專輯實在太轟動,連《Rolling Stone》雜誌都特地寫了篇報導。 然而,「靴腿界」真正的最大宗內容,證諸後世發展,仍是現場演出實況,而且往往還是「觀眾席偷錄版」。史上第一張正式發行的「搖滾實況靴子腿」,便是在一場Rolling Stones演唱會觀眾席偷錄下來的實況...

    More
  • 【萬金油專欄|人生萬金油】我們從來沒有意識那些曾經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如何發生

    作者:萬金油 / 2013-04-16

    主角A,85歲,外省老兵。 A今年已經八十五歲了,很濃的外省口音,人人叫他老陳,他是河南人,國共內戰當了幾年國民黨的兵,打了幾場敗戰,命撿回來了,跟著人群流散逃亡,為了躲避共產黨,他連姓也換了,一路編造自己各種身世,所以老陳並不姓陳。他說,在一個村子落腳久了,一旦發現在陌生人來了,他便懷疑是來追他的共產黨,一路上,他幫人種過田,殺過豬,還開過食堂,他幾乎就忘記自己是誰了。 A細細跟我說,他如何從徐蚌...

    More
  • 【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1招|珍奧斯汀:愛我,就給我錢吧

    作者:李桐豪 / 2012-07-16

    我的室友林雅婷走出公司大門,四下張望,確定視線裡沒有相熟的同事了,便疾疾走過三條街。街角停著一輛黑色法拉利,林雅婷開前座車門鑽進去,一個男人低頭玩手機,見了她,傾過身在她臉上啄了一下。「我就不明白了,我長得也還過得去,好歹在我家附近也有『三重彭于晏』稱號,但為什麼每次來載妳都要躲躲藏藏的?」男人略帶撒嬌的口氣抱怨著。「哎啊,就不想被公司那些八婆看到咩,上回大家揪團團購面膜的時候,我跑去登記,你...

    More
  • 【週一|心理治療詩/師】鯨向海:沉默

    作者:鯨向海 / 2011-10-03

    我總是希望雷聲小但雨點很大。我習慣於沉默。 我是一個沉默的人。沒必要的時候,盡量保持安靜,連開車都幾乎不按喇叭。從小就這樣,低調隱身在人群中。我讀金庸小說,最欣賞的不是張無忌在光明頂上一戰成名,而是神功初成斷腿躺在雪地中無人知曉他身賦絕藝。我也喜歡Cosplay叫花子時的黃蓉,或裝成傻蛋的楊過。我偏愛隱瞞自己,卻同樣希望擁有實力。 能不能請你安靜點? 我不知道沉默有什麼好處。感冒嚴重時,沉默的我似乎...

    More
  • 【週四|那些作家教我的事】大小姐李昂:別告訴大家,我怕他們會擔心

    作者:王聰威 / 2011-09-15

    我第一次親眼見到李昂是在某次的聯合文學巡迴文藝營。我那時剛跟朋友組成文學團體「小說家讀者6P」,連第一本小說集都還沒出版,誰也不認識我,只是去文藝營擔任晚會活動的主持人。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天色已經昏暗,空氣中飄蕩著塵煙,我們6P正要走入會場,忽然間從右前方的階梯上出現一個矮小人影下樓來,人影後面跟著數人,傳出一陣嘩啦啦的對談人聲。當那人影一下子從煙塵與夜色當中現身時,走在最前頭的我幾乎就要直接撞上...

    More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Ocean at the End of the Lane(上)

    The Ocean at the End of the Lane 《小路盡頭的海洋》,其實這個海洋真實只是個養鴨池,並不是真的海洋,你可以說它是孩童的異想,也可以說它是一片掉落在人間的陰陽魔界,因為這本書屬於...

  •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某些時刻,好像少了誰

    側耳傾聽遠方的聲音 這是我閱讀宮下奈都的第二本小說,上次讀的是《側耳傾聽遠方的聲音》,雖然是12個短篇集結,卻前前後後留下許多關連的伏筆與線索,讀來總是疑神疑鬼,上一篇的主角會變...

  • 何曼莊|給動物園一首歌【何曼莊專欄|給動物園一首歌】第九站,滿州的春天

    一名曾在長春念書四年的女孩跟我說:「你去長春應該很失望,長春根本沒有動物園。」我十分驚訝:「有啊!而且長春動植物公園,還曾經是亞洲第一的動物園呢!」 每次想起長春,我就想起偽滿...

  •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Boy in the Suitcase《行李箱男孩》

    行李箱男孩 「行李箱裡的男孩」,這書名直接道出這個故事的驚恐開端,更嚇人的是,行李箱裡裝的並非一具屍體,這小男孩還活著!Lene Kaaberbøl是個傑出的丹麥女作家,她的第一本書在...

  •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如此憂傷地,讀著神風特攻隊的故事

    永遠的0(新版) 讀著百田尚樹的小說《永遠的0》,彷彿看到過去幾年的自己,為了探索家族長輩在戰爭時期的際遇,如抽絲剝繭那樣,往時間的洞孔鑽掘,他們在家族之間流傳的身世面容,逐漸跟歷...

  • 何曼莊|給動物園一首歌【何曼莊專欄|給動物園一首歌】第八站,上海晨與昏

    為了忘記某個人類,一位女士動身前往動物園。 上海獨有的優雅虛偽和美麗遊戲,無時不在鼓勵著華麗的偷情。但是現在,她只想一個人安靜地忘記。 走進地鐵站之前她側耳傾聽了一會,只要心情...

  •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張妙如|英文妙筆記】A Treacherous Paradise(下)

    〔接上集〕 黑人天性有比較溫順,體格比較弱小,運動神經較不發達嗎?沒有沒有沒有。那為什麼白人可以奴役到黑人?最精簡版的答案是:武器。一對一的肉搏,白人應該不會是黑人的對手,但如果...

  •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咦……「杜鵑鳥的蛋是誰的」

    カッコウの卵は誰のもの 2013年3月到東京旅行時,在池袋車站北口通路的書店,看到店門口一整落東野圭吾新上市的文庫本《カッコウの卵は誰のもの》,堆成小山丘一樣。我看著淡色書封的那橫排...

  • 何曼莊|給動物園一首歌【何曼莊專欄|給動物園一首歌】第七站,去新加坡睡午覺

    新加坡適合睡午覺。你不用那麼驚訝,這個以效率、秩序以及「沒有口香糖可買」著稱的國家,同時也是一個位於熱帶的「花園城市」,在那極度先進和整潔的外表下,生活意外地簡樸而寧靜。精密計...

  •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張妙如|英文妙筆記】A Treacherous Paradise(上)

    我常常會忘記,我有多愛Henning Mankell,可是每次只要讀到他的書,他說故事的方式,他的文句風格,總是很快就讓我再次想起「啊!我真的愛他啊」。我得說,我本以為《A Treacherous Parad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