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畫布上有一條獸徑,帶她通往人群──《你的臉》唐氏症畫家鄭恩惠

  • 字級

畫畫是純然的喜悅,自我評價的咒術在鄭恩惠身上不起作用。畫畫是純然的喜悅,自我評價的咒術在鄭恩惠身上不起作用。




※由於鄭恩惠口語表達上較為吃力,為減輕負擔,故部分問題由母親張賢實協助或代為回答。

我們抵達時,桌上散放鳳梨酥與新東陽肉乾,經典台灣迎賓組合。33歲的韓國畫家鄭恩惠精神熠熠,洋裝上別著粉絲送的花朵,圓呼呼臉蛋不掩天然好奇與微微戒慎。近日出版的《你的臉》是她的首本圖文書,收錄近150幅風格獨具、以肖像為主的畫作,穿插詩句、日記以及信件,文字質樸如歌、未經打磨,勾勒出鄭恩惠眼中映照的人間百相。

在作為畫家被識別之前,更漫長別在她身上的名牌是唐氏症以及發展遲緩。

你的臉【首刷限量精裝版】

你的臉【首刷限量精裝版】

你的臉 (電子書)

你的臉 (電子書)


現場匯聚了鄭恩惠的畫家母親張賢實、導演父親徐東一、韓文翻譯及經紀公司代表等人,顯得熱鬧非凡,這麼大陣仗其來有自——故事要從十年前說起,從身心障礙者的教育機構接回女兒之後,夫婦倆忙於工作,獨留不喜外出的恩惠繭居家中。有天張賢實拆開手機帳單,覺得有些不對勁,「只有基本費,其他空空如也,但恩惠明明每天都盯著手機螢幕看呀,後來我就打去電信公司問。」那通電話確認了這是一組無人問津的號碼,彷彿一間悄無人跡的空屋。當滿街花漾女孩恣意嬉遊、揮霍青春的同時,自己的孩子連個能說話的朋友也沒有……她心痛極了,握著帳單哭得浠哩嘩啦。

眼見女兒鬱鬱寡歡,日漸活成一座與世隔絕的孤島,雙親商量後以打工為由邀她到畫室幫忙。鄭恩惠乖巧地穿上圍裙,在明亮教室裡走動打掃,眼巴巴看著興高采烈地畫畫的孩童,說不出的滿心羨慕。某天她找了張紙,看著雜誌廣告,讓筆在紙上試探滑動——畫家鄭恩惠從那天起,由同一具身體中分裂誕生。23歲時拿起的畫筆,從此再也沒放下。

鄭恩惠望向母親,母親張賢實也是一名畫家。鄭恩惠望向母親,母親張賢實也是一名畫家,原本讓女兒在畫室幫忙,意外發現她的天賦。


張賢實目睹畫作十分驚訝,長年浸淫藝術領域,她深知一雙尚未被格式化過的眼睛有多難能可貴。她想法設法,隔出專屬工作室、減收學員降低吵鬧聲,讓鄭恩惠專心作畫。世界如海,但在小小的寧靜畫室中,孤獨的孩子找到了棲身舟筏。

2016年,鄭恩惠在首爾的汶湖里河邊市集掛起似顏繪招牌。夏日水畔山河如畫,在黑暗中沉寂許久的蟬終於破土羽化。這名孩子氣的畫家對作品毫無戀棧,遞出作品就像分享糖果般喜悅洋溢,她的獨特線條與誇飾畫風格亦深受客人喜愛。從家族成員到寵物,沒有哪兩張臉孔是一模一樣的,鄭恩惠愈畫愈著迷,對線條掌握也愈來愈嫻熟,她多次表示,「我喜歡畫臉,因為每個人的臉都不一樣,都是漂亮、帥氣且值得驕傲的。」問及作畫過程,鄭恩惠表示會攫取第一眼印象,突顯輪廓特徵,但完全靠直覺動筆,美醜標準什麼的於她如浮雲。

曾經怨嘆「不該生下我、不該來到這世上」,繪畫讓鄭恩惠再度誕生曾經怨嘆「不該生下我、不該來到這世上」,繪畫讓鄭恩惠再度誕生。


翻開《你的臉》,宛如瀏覽家庭相簿,鄭恩惠以筆觸一一點名家人朋友、市集夥伴、認識的咖啡師與醫師、牧師、畫家前輩、展覽藝術總監,也包括共同演出《我們的藍調時光》的演員韓志旼、金宇彬,多位編劇、導演等工作人員等……儘管不擅社交,辭令表達甚至有點吃力,鄭恩惠卻自然直率地對面前的人表達「眼睛好大」「兩頰紅紅很漂亮」等話而毫不羞澀。從前不愛外出,路人對唐氏症樣貌拋來的訝異目光令她退縮恐懼,然而畫畫時不得不直視對方臉孔,會不會很困難呢?翻譯問題後,恩惠轉瞬露出燦爛笑容,鏗鏘有力地回答:「不會!」,以往生人迴避的視線,如今眼神閃耀光芒。

創作者往往是不安的,但自我評價的咒術在鄭恩惠身上不起作用。畫畫是純然的喜悅,一朵花不會去懷疑綻放動機,一隻鳥也不會檢討飛翔姿態。徐東一揶揄女兒,「恩惠自信高到直達天際啦,她畫畫時永遠很投入,不會去擔心畫得不好或失誤什麼的。」

訪談中母女倆人併肩打毛線,鄭恩惠指著媽媽調皮地說,我們個性像,壞脾氣也像。訪談中母女兩人併肩打毛線,鄭恩惠指著媽媽調皮地說,我們個性像,壞脾氣也像。


大眾看到了畫作喚起幸福感,然而沒有哪項美好的事物是不費心力代價的。訪談中處處可見母親對孩子的勞心看顧。染色體異常的緣故,唐氏症患者背負更高健康風險,光好好活著都是件艱難任務,即使成年了,也多半一直待在庇護性工作場域。唐氏症以至眾多身心障礙者父母,最憂心的往往是當自己年老、走了,孩子該怎麼辦?至各地巡迴演講時,永遠不乏家長探問,怎樣才能培養出這麼好的孩子,或希望能複製鄭恩惠的成長模式。張賢實每每聽聞這問題,總是感觸萬分。「我們都會希望兒女人生順遂,最好功成名就,恩惠現在成了榜樣,但每一天紮實生活也可以是學習榜樣。如果希望做到這些,持續的穩定性就非常重要。」活得快樂遠比成功更重要嘴上說得容易,但單單要過上平凡生活超乎想像的費力。作為曾一度承受不住的過來人,張賢實感慨韓國不少身心障礙者的父母因身心俱疲,帶著孩子走上絕路。「我總是不厭其煩地對家長強調:不要獨自一肩扛起所有事,眾人一起討論學習、一起解決問題,單單靠一個家庭支撐,真的只有跳河一途了啊。」

2019年鄭恩惠獲得首爾文化財團(Seoul Foundation for Arts and Culture,SFAC)資助,針對身心障礙藝術家的創作提供補助與協助。鄭恩惠因此接觸到風格迥異的創作夥伴與表現方式,原本單色線條轉向壓克力顏料的斑斕飽滿風格,作品也開始增加大幅尺寸。徐東一表示,後來在韓國楊平地區,漸漸發展出互助團體,找到能共同創作的場地空間,有政府補助志工人力、材料費,包含鄭恩惠在內約三十位身心障礙者,每天一起畫畫,固定時間報到與離場,就像打卡上班,也會收到酬勞。韓國身心障礙者現況與許多地方相似,在勞動市場往往被排除在外。畫畫薪資微薄,然而更珍貴的是賦予這些「畫畫的勞動者」賺取收入的自我價值感,而非只仰賴補助過活,經由辦畫展或在市集販售、跟企業合作等方式,透過藝術進而產生自信與希望感。

曾經是不被社會容納的「餘數」,在這裡餘數與其他餘數相遇,「看著恩惠,我理解到,發展遲緩人士或許可以透過藝術來獲得新生。」張賢實在後記中感性地寫下,那句話既是感謝,也是期許。

鄭恩惠幾乎天天作畫不停歇,有時一天甚至產出五六張,即使忙碌,睡前也會撥出時間,旅行或出外也必備作畫裝備。對鄭恩惠來說,藝術和吃飯,認識人一樣的稀鬆平常,反過來,吃飯和呼吸也像藝術那樣是好好生活的一環。鄭恩惠幾乎天天作畫不停歇,有時一天甚至產出五六張,旅行或出外也必備作畫裝備。對鄭恩惠來說,畫畫是好好生活的一環。


2013年迄今十年,鄭恩惠幾乎天天作畫不停歇,有時一天甚至產出五六張,即使忙碌,睡前也會撥出時間,旅行或出外也必備作畫裝備。對鄭恩惠來說,藝術和吃飯,認識人一樣的稀鬆平常,反過來,吃飯和呼吸也像藝術那樣是好好生活的一環。在《我們的藍調時光》中扮演唐氏症繪畫天才「英希」,其實就是鄭恩惠本人的日常寫照。她也是一般少女,喜歡畫畫,也喜歡音樂與色澤漂亮的脣膏,享受跳舞、編織等嗜好。訪談半途,媽媽由袋中取出編織半成品偎在女兒身旁,兩人併肩打毛線的模樣,無論動作或五官神韻都格外肖似。鄭恩惠指著媽媽調皮地說,我們個性像,壞脾氣也像。鄭恩惠目前累積的畫作已逾千幅,在日本、美國、巴西、澳洲等世界各地展出。有人以「原生藝術」(Art Brut)來描述這樣未經正規訓練,情感直率、純真且充滿生命力的藝術創作。這位新崛起的素人畫家全然不諳那些學術名辭,僅是本能地用自己的視線,捕捉每個人的獨特性。

或許熱愛繪畫,但更愛的始終是人。曾經怨嘆「不該生下我、不該來到這世上」,繪畫讓鄭恩惠再度誕生,擁有新的語言與身份。拍攝鄭恩惠紀錄片《你的臉》的導演,也是她的父親徐東一,形容那些線條是「love line」,連繫人與人。《你的臉》書封是鄭恩惠在2019年的自畫像,身上紅黑相間的衣衫與背景填滿連綿條紋,沒有人真的知曉她心中在想些什麼。採訪許多時刻,鄭恩惠安靜聽其他人談論關於自己的事。喜歡甜食的她打開鳳梨酥,新奇地吃了幾口。問她喜歡嗎?少女點點頭,拿起一旁的手搖飲吸了幾口。

從抗拒與人接觸,到登場演戲、接受採訪甚至拍攝紀錄片、經營Youtube頻道……回首當初,本以為只是為單調的生活添些色彩,而今,一間專屬工作室、個人品牌、知名度、社會認可……收穫遠超過想像——然而在這所有夢想中,對鄭恩惠最重要的或許僅僅是:重新回到人群並被接納。影片中鄭恩惠在工作室裡有各種表情,輕鬆、活力、調皮……對著空白畫布下筆毫不猶豫。畫布像幻術般打開獸徑,帶她通往人群,容納她的渴望與失落,她的格格不入與偏斜、畫布允許她成為她自己。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韓國反映社會現實的小說風潮漸漸吹起,這些作品你讀過了嗎?

光州事件、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南北韓的對峙......多本南韓文學題材緊貼時代脈絡,探討社會的真實面,這些優秀的作品/作家你認識了嗎?

554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