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要是給美術系學生看這個,可以拯救多少人啊──漫畫《W the Whore》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我是在網路上看到德國漫畫家方安珂(Anke Feuchtenberger,1963-)的,一見鐘情,但她的書是在歐語系國家發行,並沒有任何一本被引介到中文世界,甚至英文版我也只找到 W the Whore;前陣子到義大利波隆那書展,意外撈得一本她畫的限量絹印繪本 Le memorie della Menta Piperita,義大利文版,就算是出版社官網也沒有英文介紹。入手那本書後,又刺激我去積極找她的東西。

W the Whore

W the Whore合集

Le memorie della Menta Piperita(限量絹印繪本)


W the Whore 是她之前三本德文版作品的合集(如下圖),距離德文版至少二十年,2023年才在 New York Review Comics 首次推出英文版。本書文字的因緣是一位仰慕 Anke 的德國詩人 Katrin de Vries 找上門,在當時還沒有email的時候,二人以郵寄聯絡,完成圖文合作;而此書的英文譯者 Mark David Nevins,也是 Anke 三十年以上的粉絲,他留學德國時在書店遇見 Anke 的書,時隔多年後引薦給美國出版社 New York Review Books(nyrb)並擔當翻譯,可見 Anke 的魅力。


左起:Die Hure H (2001), Die Hure H zieht ihre Bahnen (2003), Die Hure H wirft den Handschuh (2007).


Anke 的畫作魅力到底何在呢?我僅能在網路世界找到有限的資訊,但光看能看到的,已經被那種黑色的(她多以單色作畫)、詭異的動物、女性、暴力、情色……給撼動,複雜交融的感受,絕對不是單一句話馬上能夠脫口而出,而是會看著畫面久久說不出話來。說她打開眼界、刺激創作,一點都不為過。甚至她真的做到一種介於「美」和「醜」、「恐怖」、「不舒服」之間的平衡點——不會太恐怖、太暴戾、太情色,是介於那些的綜合,像是「不舒服的舒服」

我在書後收錄的訪談中找到一個她對「插畫」的看法:
Q:有時候文字和圖像說的是同樣的事,有時說的是完全不同的事,這是什麽原因呢?

A:我對插畫沒有興趣。我對插畫的想法,首先是不要做出無趣的、陳腔濫調的、表達故事的基本圖。我有興趣的是開始動手畫之後發生的事。對作品也沒有太多「創意的意圖」(creative intention)。它要感覺對、也讓我自己驚喜。我有興趣的是去探索文字和圖像可以分歧得多遠,而又保留了敘事性。理想的狀況是,我製造一個供讀者能自己進入想像的空間,讀者也成為創造的一方。
「開始動手畫之後發生的事」是無法言喻、不可預測的,是常說的「直覺」、「感覺」,但是背後又積累多少她對繪畫的研究,她用的寫實手法,是功力很強才能做到的,但技法隱於表現性,我是先感受到「天啊」,才轉頭去想「是美術系的」(她在漢堡應用科技大學教授繪畫),名符其實的。

Anke談創作靈感

本書雖是以「妓女W」為名的短篇故事,可「妓女」我是先打上引號的,因為故事以隱喻、象徵居多,我會忽略掉「妓女」二字,直接看成是泛指一位「女性」的故事,完全不會聯想到妓女;更多時候,我感受到這是一個對身體懵懂的少女在探索身體的故事。

來看一篇叫〈洋裝〉(The Dress)的故事,簡述如下:

妓女W要出嫁。
但是,妓女W要如何出嫁呢?
我想要穿洋裝。
於是妓女W出發。
(她到了一個高塔,全身黑色的老女人說)把白色的洋裝穿上,就會發生了。
發生什麽?
我沒有穿過白洋裝,所以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
白洋裝只能穿一次。
任何部分都不能弄髒。你聽到嗎?
(一開始層層包裹起來的白洋裝讓女孩走路小心翼翼、飄了起來)
你有什麽感受嗎?
什麽都感覺不到啊。
(過沒多久,女孩大叫)我感到冷,我很冷,我感到第一滴雨水打在我身上。
(女孩原本圓膨的洋裝被雨打濕,垮在她身上)
我必需把洋裝脫下。我的身體完完全全的濕了。我必需把洋裝脫下。
我必需溫暖我濕掉的身體。(畫面上她已經把洋裝脫掉了)


W the Whore 收錄的〈洋裝〉(The Dress)。(圖 / Anke Feuchtenberger


至於這位妓女W,每一章節的形象都不一樣,而且每次都是精心打扮、女性特質很強,也許每一章都是一個女性的「典型」。有趣的是,兩位作者的合作過程幾乎不用討論,文字作者完全放飛插畫家去打造妓女W;而在書末的訪談 Anke 提到,不一定要像一般的漫畫一樣,一直重覆畫同樣的主角,主角的形象是流動的。但我想,是因為這故事本來就具有強烈開放性,W本身沒有名字,就是一個代號。

我後來再回看,又想為什麼要把W說成是「妓女」,不管在何種語言版本皆有「妓女」二字。她實際上並沒有妓女的行為,如果妓女象徵出賣身體,那麽「女性的身體」確實令人非常強烈的體會到無論是天生的、迷途的、世故的,身體所帶來的感受。但更甚於此的,絕對是插畫助長出來的氛圍、比文字大至少兩倍的力量。我第一次對「素描」能打造出如此的表現力感到震動,要是給美術系的學生看這個,可以拯救多少人啊。

Anke 素描底子深厚,經營畫面的表現力令人震動。(圖 / W the Whore 


這個訪談影片可見到Anke純熟的畫技


作者簡介

面對他者的苦難,不要視而不見,不要旁觀,量力而為。

──
馬來西亞華人,苟生台北逾二十年。美術系所出身卻反感美術系,三十歲後重拾創作。作品包括散文、詩、繪本。著有《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馬惹尼》《我的美術系少年》《馬來鬼圖鑑》等十餘冊。

2020 年獲OPENBOOK 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桃園市立美術館展出和駐館藝術家;2021 年獲選香港浸會大學華語駐校作家、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臺灣書寫專案〉圖文創作類得主、鍾肇政文學獎散文正獎、打狗鳳邑文學獎散文優選、金鼎獎文學圖書獎;2022年獲台北文學獎年金類入圍。
 
曾任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作品三度入選臺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文學與視覺藝術補助數次,現於博客來OKAPI、小典藏撰寫讀書筆記和繪本專欄。同事有貓兩隻:阿美、來福,每天最愛和阿美鬼混;也是動物收容所小小志工。

Fb/ IG / website : maniniwei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沒有人是局外人

    如何理解集權政治下的個人抉擇?「卡繆在《鼠疫》最前面引了《魯賓遜漂流記》作者狄福的話:『以一種禁錮來表現另一種,就如同以不存在的東西來表現真正存在的東西一樣合理。』因此,卡繆要探索的並不是只是鼠疫,還想「表現另一種」,那另一種是什麼呢?…」

    5414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沒有人是局外人

如何理解集權政治下的個人抉擇?「卡繆在《鼠疫》最前面引了《魯賓遜漂流記》作者狄福的話:『以一種禁錮來表現另一種,就如同以不存在的東西來表現真正存在的東西一樣合理。』因此,卡繆要探索的並不是只是鼠疫,還想「表現另一種」,那另一種是什麼呢?…」

54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