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黃麗如專欄|玩真的】沒有博覽會的基隆也很美 ft. 我的必訪景點

  • 字級



六月,很多朋友都去了基隆城市博覽會。臉書和 IG 上都是美照,普遍的反應是:基隆變美了,和想像的不一樣!那想像的又是怎麼樣?

這一年多在內湖工作,唯一讓人會心一笑的小快樂就是內湖離基隆非常近,開車上交流道然後滑下去就到了。過去我覺得去基隆麻煩,有海有山想起來就像城市的遠方,但疫情期間我比較常開車跑東跑西,赫然發現從內湖去基隆的距離跟去中和板橋差不多。重點是下交流道就可以看到直通國際的港口,二十分鐘內的場景切換猶如魔法。

基隆近到中午休息時間可以殺到西岸碼頭吃個沙茶牛肉、沙茶牛肝,再一大盤咖哩沙茶炒烏龍,暢快的滿足感,讓人覺得忌口澱粉或不吃澱粉是很愚蠢且浪費生命的事。重點是,吃完再奔回辦公桌位子的時間,都比跑去好市多買生魚片或墨西哥雞肉捲的同事快。但基隆很難讓人想立刻殺回來,通常去了,下午就要請休假了。

吃完沙茶牛肉總是想要喝杯咖啡,於是車子開到明德大樓旁,通常我可以好運的停在愛二路「連珍餅店」旁邊的停車格,若運氣普普就開到仁愛市場地下停車場,然後一路逛著騎樓、爬到明德大樓二樓的老字號「上選咖啡」喝一杯。

\\蓋在旭川上的明德大樓//


明德大樓完工後,「上選咖啡」就進駐了,見證大樓蓋在旭川上的風光歲月,過往依賴國際港貿易還有船員生態的熱鬧委託行、卡拉OK早已蕭條,取代而之的是有時光感的咖啡香氣。髮色銀白閃亮的童老闆其實年紀不大,戴著紅色鏡框的眼鏡,更顯時尚。她總是俐落的溫杯、專注的用虹吸式咖啡爐煮咖啡;看著那大大小小滾燙的泡泡衝上咖啡粉然後浸潤出焦香、最後沉積成像是菲律賓薄荷島般的巧克力山,視覺與心情都得到安慰。她數十年如一日的烹煮咖啡、服務的客人八成以上是熟客,走進咖啡館就像造訪一個溫馨的客廳,彷彿大家約好彼此照應一起變老。吧台坐著魚行老闆、角落坐著郵差、另一端則是廟口賣麵的大姊,他們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奮鬥超過三十年,大夥兒在這裡喘一口氣、然後繼續拚經濟。

上選咖啡讓熟客們在此小歇片刻。(攝影 / 黃麗如)


要在這棟四十多年的大樓裡度過咖啡時光真的太容易了。二樓靠海那側的是「鳥巢咖啡」,挑個靠窗的座位就可以看海,甚至欣賞大船入港到深夜(可惜疫情期間少了太多大船),秋冬還可以看到黑鳶在港口盤旋;往仁愛市場那端的至善大樓二樓則是香港風情的「曙.初見咖啡」,要拍《阿飛正傳》風格的網美照就是那裡了。至於一樓靠海邊處的「小義大利」,一直讓我有置身異國的感受,它是那種你一下郵輪、想要喝杯咖啡呼吸異國空氣的咖啡館。坐在走廊的位置、吹著海風,可以幻想這風把自己吹向遠方,而老闆豆單上辛巴威、衣索比亞之類的單品豆名稱,無疑又魔幻的把人航向非洲大陸。此外,大樓一樓中段的「夏朵咖啡」則是古典歐風,由於它營業到半夜(小義大利六點關門、上選五點關門)、又靠街道,有時候想看路人來來去去或是等「崁仔頂」漁市開市就會耗在這。

當然,要等到半夜兩三點開市的崁仔頂有點挑戰,如果打算逛崁仔頂,我通常會回家睡一覺再來。畢竟去崁仔頂都要有堅強的意志力和堅定的目標物,不外是拍東西或是買新鮮的海鮮,這兩件事情都不能以「閒情」處理,也無法雅致的純欣賞。

若我在傍晚時分還流連於明德大樓這一帶的咖啡館,我的心願常常只是等六點在崁仔頂橋上開市的那攤鹹湯圓(孝一路和忠三路交叉口)。老闆約莫六點就把湯圓攤車定位,然後老練的用篩子煮三角形鮮肉湯圓和豆乾包,融合著筍絲和油蔥香氣的大骨湯頭是有歷史的地方才會有的滋味。在這個湯圓攤,可以慢慢喝著湯,看著基隆華燈初上,斜對角的滷肉飯紅燒鰻魚羹已聚集了人潮,再晚一點,運送魚貨的卡車就會慢慢湧來。在基隆吃東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想要去張羅甜不辣、豬肝腸都有各自的路線與時段。

在崁仔頂橋上的鹹湯圓。(攝影 / 黃麗如)


很多人說基隆路很窄、很難停車、腹地很小,但做為國際港的基隆,它的腹地向來就是遼闊的大海。至於停車的趣味,只有懂基隆的人可以體會。只要不焦急、不抱怨,還是可以瞄到一個讓人覺得懷疑、卻可以停的位置(我不否認,要對基隆有愛,才會有找車位的耐心和信心),儘管停車的位置可能離要去的地點有點距離,但這段散步路線常會有新發現,原來這個三角窗有好吃的乾麵、那個小巷旁有好喝的素湯。店家多半小小的且不張揚,不管有沒有辦城市博覽會,他們都以自己的時區運作著。

我幼時的基隆記憶都是濕漉漉且灰濛濛,還加上爬不完的階梯。兩個舅舅住在中正公園附近,每年過年都要跟著媽媽到基隆拜年,外頭濕冷所以無法出去玩,但團圓飯的酒桌卻很熱。儘管幼年不能喝酒,但可以感覺到大人們到基隆吃飯比去其他地方吃飯快活,端上來的花枝肥、明蝦甜,小時候經驗過的「好料」與「澎湃」都是在基隆的餐桌。

很奇怪,這幾年因為工作很常造訪基隆,卻覺得基隆沒有以前濕也不常下雨,去的時候多半好天氣,常常可以不帶雨具乾爽下莊。離開的時候總是會到「連珍」買幾盒芋頭球、鑽進「全家福」買盒元宵,可以的話,還會到舊稱勝利巷的中正路656巷「文化美容院」跟韓國大姊買包泡菜。這條巷弄以前是韓僑的聚落,現在僅剩黃大姊。

物換星移,儘管基隆有全新的都市規劃、很潮的藝術展覽,但在這個曾經是台灣通往國際的港口處,還是會著迷於由時光陶鑄出來的本來面目,比方明德大樓二樓盒子有點泛黃的模型店、比方模型店對面的美術用品店,或是往後走的「八斗子林太太」裁縫車搭著鄉土劇哭喊的聲響……時光的魔法自然地在這裡策展,每一次造訪都情不自禁的流連。

幾次去基隆都是好天氣。(攝影 / 黃麗如)

明德大樓內的「八斗子林太太」服裝修改店。(攝影 / 黃麗如)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最新作品為《呼吸南極》(與鄭有利合著)。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在基隆:城、海、山與未來

在基隆:城、海、山與未來

正好住基隆:我住在基隆要塞司令官邸的日子,還有心愛的城市散步時光

正好住基隆:我住在基隆要塞司令官邸的日子,還有心愛的城市散步時光

基隆的氣味

基隆的氣味

台灣小吃之美:基隆廟口(進口炫光紙經典懷舊版)

台灣小吃之美:基隆廟口(進口炫光紙經典懷舊版)

成為臺灣人:殖民城市基隆下的民族形成(1880s-1950s)

成為臺灣人:殖民城市基隆下的民族形成(1880s-1950s)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這麼近,卻那麼遠,讓我們重新認識緬甸

    我們都聽過緬甸,但我們卻又不認識緬甸。透過層長居緬甸的喬治・歐威爾筆下《緬甸歲月》、《動物農莊》及《一九八四》,台籍緬甸裔電影導演趙德胤專訪和資深旅遊記者黃麗如的緬甸遊歷,讓我們重新理解緬甸的多種樣貌。

    1159 1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麼近,卻那麼遠,讓我們重新認識緬甸

我們都聽過緬甸,但我們卻又不認識緬甸。透過層長居緬甸的喬治・歐威爾筆下《緬甸歲月》、《動物農莊》及《一九八四》,台籍緬甸裔電影導演趙德胤專訪和資深旅遊記者黃麗如的緬甸遊歷,讓我們重新理解緬甸的多種樣貌。

115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