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10月號─在櫻花飄落的絕美宮殿心機交手,誰會坐上最後的王妃寶座?─阿部智里《八咫烏》

  • 字級

 

P.3


馬醉木之前只去過懸空式結構的夏殿本殿,今天因為濱木綿在這裡睡覺,所以那些女官就帶她來到這裡,讓她自己把濱木綿叫醒。

馬醉木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所以,妳怎麼會在這裡?宴會不是還沒結束嗎?」

濱木綿似乎對她如何反應完全沒有興趣。

馬醉木打起精神,鼓起勇氣開了口。

「我就是為了這件事而來,濱木綿公主,妳要不要一起來參加?」

「我拒絕。」

濱木綿冷淡無情的回答。

馬醉木忍不住垂頭喪氣,濱木綿露出促狹的眼神看著她。

「哈哈,看來是真赭薄那個賤人叫妳來的吧?如果不找我去有失體面,但如果親自邀請,到時候被我拒絕,她的自尊心會受傷,於是妳就淪為犧牲品,真是太可憐了。」

濱木綿一派灑脫地說道。

「沒、沒這回事。」

馬醉木慌忙回答。

雖然有一半說對了。馬醉木在心裡補充說,但似乎也被濱木綿看穿了。

今天是端午節,皇太子要下午才出現。在皇太子現身之前,藤花殿內設了宴席。秋殿和冬殿一行人都已前往,但濱木綿一如往常,遲遲沒有露臉,似乎不想參加。

馬醉木忍不住嘀咕說,當作她不存在似乎也不太好,於是這件苦差事就落到了她的頭上。

「哼。」濱木綿冷笑一聲,輕輕聳了聳肩。

「姑且相信妳所說的,那妳就連同我的份,挫挫她們的銳氣吧!」

「啊?」馬醉木一臉錯愕,聽不懂她的意思。

「南家商人,西家職人,北家武人,東家樂人,真是說得太貼切了,妳的琴聲會不時隨風飄來這裡,就讓那兩個以為妳不諳世故而不把妳放在眼裡,得意忘形的賤人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斤兩。」

濱木綿挑起單側眉毛說。

馬醉木驚叫起來。「沒這回事!」

「是喔!」

濱木綿不以為然地說,不知道覺得有什麼好笑,拼命忍著笑。

「好了,妳快走、快走吧!就對真赭薄說,我可不像她那麼閒。」

濱木綿甩著手,示意馬醉木離開,再度躺了下來。

馬醉木難以釋懷地離開了夏殿。

「呃,濱木綿公主說她另有要事,很遺憾無法來參加。」

馬醉木當然不可能實話實說,回到宴席後,她用相當委婉的措詞轉達了濱木綿的話,總算完成了身為使者的任務。

真赭薄冷笑一聲,似乎早就猜到了。

「她應該會說,『有這種閒工夫,還不如和青蛙玩』吧?」

啊!雖不中,亦不遠。馬醉木忍不住在內心為真赭薄鼓掌,但她內心的想法似乎又被看穿了。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