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最強戀愛告解室》你的戀愛出了什麼錯?《傾城之戀》白流蘇vs.范柳原

  • 字級

這一天深夜裡,床頭的電話鈴突然響了,她一聽,是柳原的聲音,道:「我愛你。」就掛斷了。流蘇心跳得撲通撲通,發了一會楞,把聽筒輕輕放回原處,又是鈴聲大作。她再度拿起聽筒,柳原在那邊問道:「我忘了問你一聲,你愛我麼?」她低聲道:「你早該知道了,我為什麼上香港來?」柳原嘆道:「我早知道了,可是明擺著的是事實,我就是不肯相信。流蘇,你不愛我。」流蘇道:「怎見得我不?」柳原不語,良久方說:「{詩經}上有一首詩,我念你聽『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看那是最悲哀的一首詩,生與死與離別,都是大事,不由我們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們人是多麼小,多麼小,可是我們偏要說:『我永遠和你在一起;我們一生一世都別離開。』好像我們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熬到十一月底,范柳原從香港來了電報:「乞來港。船票已由通濟隆辦妥。」白老太太長嘆了一聲道:「既然是叫你去,你就去罷!」范柳原在細雨迷濛的碼頭上迎接她。他說她的綠色玻璃雨衣像一隻藥瓶。她以為他在諷嘲她的孱弱,然而他又附耳加了一句:「你就是醫我的藥。」


(圖/周慕姿提供)(圖/周慕姿提供)

《傾城之戀》:屬於大人的愛情童話—浪子與灰姑娘情結

 張愛玲筆下的白流蘇與范柳原,女的貌美如花,男的風度翩翩,似乎是會在浪漫小說出現的郎才女貌,但故事裡卻有難以直視的算計與現實考量。讀這段故事裡的兩位男女主角,我忍不住想到兩個情結(complex):浪子情結與灰姑娘情結。

帶著浪子情結的范柳原

「浪子情結」,又稱Casanova Complex,取名自義大利情聖Casanova,指出有這樣性格的男性,很難專注於一段關係當中。他們可能會有一段穩定的關係、而又劈腿建立新的關係,也可能會周旋在不同對象間,無法與之建立穩定關係。他們需要情感來填補自己內心的空虛,但又難以只滿足於一段關係;他們的內心有一個黑洞,對愛、對情感的需求難以饜足;會很快地進入一段關係,享受短時間的甜蜜與激情,但卻又很容易厭倦不滿,而過了熱戀期後,卻很難與他人建立長期而親密的關係。

傾城之戀【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短篇小說集一 1943年

傾城之戀【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短篇小說集一 1943年

就如男主角范柳原,擁有豐富的情史,與還不錯的條件,「很會玩」也懂得多,對愛情不會過於執著,擅長甜言蜜語卻又若即若離。會在半夜打電話給你、告訴你我愛你,問你看月光,不按牌理出牌地短時間拉近與你的距離,卻又突然在兩人有不愉快時冷一冷你,轉身就去找其他對象,好似他永遠提得起、放得下、分得了、吃得開。

這樣的男人是充滿魅力的,但就如白流蘇的感覺一樣:他似乎是重視精神戀愛,但卻不給你任何承諾。他內心有個對女性的理想典範:對外冰清玉潔,對他則充滿挑逗性。

白流蘇隱隱感覺,范柳原對愛有渴望,但對於他的渴望、對愛情的想像,以及他內心最真正的感受,你摸不清、拿不準,難以確認。

如果思考范柳原成長背景,或許對於他的性格能有一點理解。范柳原是父親與外遇對象生下的孩子,在不被原配家庭接納的狀態下,孤身異邦一段時間,後來才獲得父親遺產的繼承權。想像父親不在身邊、或有很長一段時間,柳原是孤零零、沒人在意也沒人照顧的狀態;後來得到父親的繼承權、自己也經過一番努力,才有辦法得到經濟上的自立,以及變成許多女性眼中的「長期飯票」。

這樣的經歷,對於范柳原或許不是沒有影響:「這些人,愛我不是因為我的人,是因為我的錢吧?既然如此,你因為我的條件選擇我,我自然也能拿妳滿足我的需求,彼此銀貨兩訖。」或許,帶著這樣的心情,可以讓他不容易受傷,卻很難不覺得孤單。幸好,他的錢與他的外貌,讓他有機會得到很多愛,就算是表面上的也好。

在這種情況下,他遇到了白流蘇。

懷抱著灰姑娘情結的白流蘇

在當時傳統對女性的標準下,白流蘇顯然是不及格的:一個因被丈夫家暴、年紀輕輕離婚的女子,回到娘家,手頭沒什麼錢,再嫁大概也沒機會選擇多好條件的對象。即使要出外工作,也礙於當時對於女性拋頭露面的想法而無法去工作。幸好,此時的白流蘇,自認唯一剩下的,就是美麗,這個「自認」與面對社會的眼光壓力,讓曾有點家底、自詡「淑女」的白流蘇,只剩下一個選擇:

找到有點錢的體面對象結婚。

希望由一個男人出現,來解救自己目前的困境,這種具有「灰姑娘情結」的故事,你我或許都不陌生。就連女主角白流蘇與男主角范柳原相識的過程,都有些童話《灰姑娘》的色彩:

介紹人原本要將柳原介紹給白流蘇娘家裡、尚未成親的七妹,七妹好說歹說把白流蘇拉出去在相親宴作陪,卻沒想到,范柳原看上的卻是白流蘇。

像不像童話《灰姑娘》當中,王子沒看上兩個姊姊,卻看上突然出現的灰姑娘的情節?

不過,現實的灰姑娘白流蘇,與童話中的灰姑娘不同,需要考慮的部分很多:自己的名聲、對方的家底、如何才能讓對方願意和自己結婚、怎樣才不會讓自己淪於「當情婦」的悲劇當中。

不過唯一不變的,就是「希望有個好男人能拯救我的生活」的核心概念。

當浪子遇上灰姑娘

這樣的浪子,在經典浪漫故事中,搭配的或許是不離不棄、帶有聖母感的女性:永遠愛他、不離不棄,相信對方有傷所以才變成這樣,總有一天她的愛可以感動對方,讓對方「浪子回頭」。或者,范柳原內心也期待著這樣的一個對象,但他這次他遇到的,是白流蘇:這個有些算計、有些現實的灰姑娘。

原本看起來會是個悲劇的結尾,卻因戰爭發生,讓范柳原願意定下來結婚。事實上,「戰爭」的確會讓兩人出現了真實情感的交流與「我倆沒有明天」的錯覺:例如戰亂時刻的特殊性,情勢緊張與「只有你我」的互相依偎;共患難而不知未來為何而惶惶不安的心情。這些「不確定」與「共患難」,讓兩人很容易出現較深的依附關係,會有:「我們只有彼此」的那種「獨一無二」的感受;以及對未來的惶惶不安,讓人有想要趕快確認關係的「安全感」。

就如同許多戰亂電影或災難片,一起共同遭遇劫難的男女主角,常在最後愛上對方,因為所經歷的那一些、一起面對災難或戰爭的封閉性經驗,還有對危險、未來的不確定感,都會讓人產生「對方是獨一無二」的感覺,並且想要趕快確認關係,更增加感情的深化。

「傾城之戀」這個故事,如果不細看這兩個角色的處境,從字面來看,是多麽美的想像:傾整座城,就為了完成一段愛情故事。就如同故事最終,白流蘇所想的:「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讓這個不夠羅曼蒂克的愛情童話,有個看似幸福的「圓滿」結局。


作者簡介

諮商心理師。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微煦心靈診所兼任心理師、風傳媒專欄作家、書籍作者、多個電視節目專家群……等。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

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

過度努力:每個「過度」,都是傷的證明

過度努力:每個「過度」,都是傷的證明

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15萬冊暢銷版)

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15萬冊暢銷版)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延伸閱讀  
最強戀愛告解室》你的戀愛出了什麼錯?《正常人》康諾vs.梅黎安
最強戀愛告解室》你的戀愛出了什麼錯?《安眠書店》喬伊vs.貝可
最強戀愛告解室》你的戀愛出了什麼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艾里歐vs.奧利佛
最強戀愛告解室》你的戀愛出了什麼錯?《挪威的森林》渡邊徹vs.小林綠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個人意見專欄精選

2019年上半年,個人意見帶我們一起讀小說認識婚姻的真相,從育兒書裡學習為人處事和溝通的道理,看商管書學習情場如戰場的情形下如何打造勝出秘訣,點文章看更多個人意見誠實書評。

113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