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英語、歐亞草原和西方現代文明:西元前4000年的「船堅砲利」與文化擴散

  • 字級

文字整理:富察(八旗文化總編輯)
訪談:富察(八旗文化總編輯)、涂育誠(八旗文化編輯)

 

馬、車輪和語言:歐亞草原的騎馬者如何形塑古代文明與現代世界【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版】

馬、車輪和語言:歐亞草原的騎馬者如何形塑古代文明與現代世界【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版】

《馬、車輪和語言》是一部跨領域的鉅作,結合考古學與語言學,視野開闊,卻又無比細緻。作者大衛.安東尼從他長年的考古經驗出發,深入烏克蘭、南俄羅斯大草原地帶的史前遺跡,並結合西方與蘇聯、東歐學者的研究,關於馬的馴化、馬車的發明及使用、以及史前時代的草原文明等提出重要的觀點。但這不是一部考古學報告,他並未止步於考古研究和文物發掘,進而挑戰西方學界二百年來關於「原始印歐語」起源的爭議。

大衛.安東尼認為,居住於東歐大草原的史前人群,便是「原始印歐語」的使用者,在他們馴化馬匹而且開始使用馬車後,其語言與文化隨著技術與貿易在歐亞大陸逐漸傳播開來,東歐大草原也因此成為連結歐亞大陸東西方的重要通道。因此,史前時代草原文明,不僅在技術上推動了人類文明的演化,可視為現代世界的開創者;並且在文化上,更是所有使用印歐語系(尤其是英語)的人們的先祖。

本書於2010年獲得美國考古學界的最佳圖書獎,也許是台灣第一本關於草原考古與史前歷史的重要著作。雖然學術界對本書尚有爭議,但也因此反映了本書的重要性與代表性,非常值得推薦。



下面是八旗出版的兩位編輯——富察和育誠——就本書主題和編輯而展開的訪談。

育誠:
你當初為什麼會想要引進這本書?本書涉及的專業知識是否會造成行銷推廣的困難?

富察:
八旗的歷史書籍出版始終尋求一種新的突破,這本書在某種意義上是內亞史在地理空間上向歐亞草原西部的延伸、更是向史前史時間深處的延伸,這必然要牽涉到草原考古學,而本書最獨特之處就是語言學和考古學之間的辯論和對話。我甚至認為,這本書是一位美國人類學家和考古學家,借助語言學的迷人工具來回應考古學內部(西方派和斯拉夫派)的分歧和爭議。然而他選擇的主題卻不容迴避,原始印歐語是西方文化的古老核心源頭,即現代世界語言(英語)的來源。

我並不擔心行銷上的困難,這是因為八旗讀者的水準之高,往往挑戰和超越了八旗的選書標準。而本書不僅僅回答了西方古老文明的語言學源頭,更挑戰了西方社會的主流認知,作者主張,草原游牧世界的擴張「創造」出英語——以及主要受英語支配的現代世界。

育誠:
是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從歐亞大草原和游牧社會談起。作為東亞一部分的台灣,我們一般所熟悉的游牧社會通常是蒙古,以及更早的突厥和匈奴。但本書卻把時間拉到更古老的西元前4200至4000年左右。作者認為,生活在東歐大草原上的人群,可能已經開始學會騎馬,並藉此在草原上快速移動。而出土了馬首形石製杖頭的權杖及其他武器的許多墓葬,也暗示著「王權」的出現。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