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性平閱讀LGBT

實踐性別平權,就從不要成為「悲劇目擊者」做起──讀《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最近臉書最熱的除了「clubhouse邀請碼+開房間」,應該就是各種女性「那些年她們說不出口的被性騷擾」大公開,如果你沒看到,可能你已經因為某些言行被女性朋友設為「點頭之交、排除貼文」了,例如,你可能有搭著話題說:「我以為妳就是愛跟男生講這些」、「穿著要改變一下」、「少喝酒、早回家」。這個社會已經告訴我們,與其花力氣討論性騷擾加害者為什麼那麼做,不如檢討性騷擾受害者,這容易多了。

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

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

如果你想挽回你的女性朋友,可以閱讀《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作者崔乘範是一名高中老師,他受到學姊啟發、反思母親的人生處境,漸漸成為一名透過教育讓學生認識、學習女性主義的男性。

女性主義是從「女性視角」思考、看見女性在社會文化結構中受壓迫的處境,進而改變父權社會文化。「男性真的能做到和女性並肩作戰去改變社會嗎?」崔乘範在書裡提出這樣的質疑,他從自己的日常生活、教學經驗指出:「不將性別處境視為理所當然」,就是女性主義思考的開端。

做為一位男校的男老師,推動性平過程自然承受不少壓力,他也曾選擇閉口不語,直到2016年首爾江南地鐵發生女性在公廁遭殺害的事件。他認為,「正因男人普遍無法深入體會女性的生命處境,所以更要學習女性主義,整個社會制度的設計與氛圍,有太多對女性的不公平,光憑良心是不夠的,必須有知識來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不懂所以要學,是合情合理的事,但當不懂的事是女性主義時,為什麼我們就不期待男性應該要學?女性主義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一直生活於男性主義的環境!比如,家庭裡的重男輕女、家務分配不均;教室裡(即便是國小)那些被認為是「玩過頭的霸凌遊戲」、難以阻止的「髒話較勁」,都在在讓我們體悟到:2021年的小學生展現男性特質的方式,竟然跟30、40、50、60歲以上的男人一樣!不管時代如何進步,男性還在用粗魯行為和低俗言語,對待其他男性或物化女性。

崔乘範從自己母親身上看到,家對某些女性來說,永遠不會是休息放鬆的空間,反而是比職場可怕的勞動空間。就連已有性別意識的他,也曾在夜裡遇到還在工作的女性朋友時,脫口便問:「誰在顧小孩?」然後才發現,他沒有想過要問男性這個問題。

原來當超過三十年的韓國男人,如呼吸空氣般吸入的仇女情節,已根深蒂固。

成為人父後,他發現要當壞爸爸很不容易,就算夜裡無視小孩哭、摀著耳朵繼續睡,不幫小孩洗澡也不消毒奶瓶,只要推著嬰兒車在家附近繞一圈,就會被誇獎是好爸爸,「一百件事只要做錯一件事,就會變成壞媽媽;但只要做對一件事,就能變成好爸爸,這樣的社會是不正常的。

他反思自己讀大學時,校內發生數起利用權勢和階級的性侵案件,事件結果,台灣讀者應該會很熟悉:受害人的品性與人格遭到攻擊;當事人說自己沒有這個意思,如果讓女性有這樣的感受很抱歉……,然後受到不痛不癢的處分。這個社會不會問殺人、放火、詐欺、恐嚇的被害人為什麼不小心一點,卻對性犯罪受害人的穿著、幾點回家、喝多少酒、為什麼不反抗指指點點。

原來,一名女性必須一生堅守端莊良善的形象,穿著保守、不與男性有親密往來,最好住在貞節牌坊下,才能在被性騷擾或性侵害時,不被指責是消費女權、消費 #metoo。但我很懷疑是否真的有人做得到「完美受害者形象」。

曾有女性告訴他:「晚上從後面跟上來的男生,會讓女生害怕,如果你前面有女生走過,停一下再走。」崔乘範心裡很不舒服,認為自己被當成潛在加害者。但他也意識到兩件事:一是,男性對於女性的害怕真的很難產生共鳴,儘管他們平常也叮嚀自己的妹妹、女兒要小心;再來是,女生必須害怕所有從後面跟上來的男性,因為社會要女性永遠抱持警戒。

想在搖晃的船上獨自維持中立是不可能的。」崔乘範說。

那些在網路新聞、社群平台留下各種離譜厭女、仇女言論的男性,我曾一一點進他們的臉書,發現其中不少人也會轉貼關於社會正義、公益的新聞。原來這些人看似堅守進步價值,也願意展現自己有批判性思考的一面,但是如果與女權相關,他們就無法捨棄父權社會讓自己享有的利益,選擇性的袒護是自然不過的事。

如果你對這一切還是無感,那麼過年期間你試試看去洗個碗,你會聽到這些話:「真是好老公」、「年輕人就是不一樣」、「很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是女性可能會聽到:「這是結婚前的練習嗎」、「可以嫁人了」。洗個碗對某些人來說是加分,對某些人來說卻是基本。


「一百件事只要做錯一件事,就會變成壞媽媽;但只要做對一件事,就能變成好爸爸,這樣的社會是不正常的。」


你也可以和同齡男性親友聊職場的女同事,比如:

  1. 先討論請育嬰假的女性,再問男性負擔了多少育兒責任;
  2. 先討論準時下班的女同事,再問男性親友家的打掃家務由誰負責。

你可能會聽到各種對女性勞動者在職場與家務間難以平衡的嘲弄,然後這些男性無法意識到,男性背負的經濟壓力是來自父權制度,不應該對著女性劍拔弩張。

當崔乘範意識到這點後,他就開始四處宣傳結婚只對男生有好處,女生只有吃虧的份。

如果,你願意讀這本書,也願意成為一名女性主義者,卻不知從何下手,我建議,就從不當個「悲劇目擊者」開始,許多時候,你可以利用自己的男性優勢挺身而出:

  •  看到電視上不好笑的黃色橋段時,轉台或關掉,告訴身旁的家人很難笑。
  •  聽到主管或同事揶揄女性外貌時,告訴他這是性騷擾。
  •  在伴侶或女兒被性騷擾時,第一時間支持她,而非責備她讓自己被騷擾。
  •  看到自己的朋友在社群平台留言質疑被性騷擾者的人設是否正確、人醜性騷擾時,提醒對方長出腦子。

當一個不怕得罪男人的人,雖然不輕鬆,但造成性別對立與暴力的,不是女性主義者,而是眾人習以為常的不公義社會結構,其實男性也受其壓迫。男性愛哭、話多、力氣小都是可以的,只要打破狹隘的男性特徵框架,不把對世界的憤怒發洩在女性身上,解放女性,就是解放自己。


作者簡介

曾任報社記者,
現為「半媽半X」自由文字工作者,育有一狗二孩三貓,
關心兒童與動物的權益與未來生活環境。
著有《迎向溫柔生產之路》繪本《一百萬個親親》
合著《餐桌上的真食:用腦決定飲食風景,吃出環境永續 《遜媽咪交換日記》

OKAPI專欄【繪本告訴你怎麼教小孩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文學是人生跟人生彼此的映照。」──第八屆聯合報文學大獎得主:郭強生

小說家郭強生以中篇小說《尋琴者》榮獲第八屆聯合報文學大獎(2021),關於郭強生的作品你知道哪些?

34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