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膚淺的深情。一首情(色)之詩──讀衣〈木炭之愛〉

  • 字級


 

尖叫尖叫坡

是素未謀面的阿廖寄給我湖南詩人衣的詩集《尖叫坡》的。

其實我鮮少主動看詩,但詩一要來,總輕易把我帶回原初對字的愛。我回頭讀我們的臉書訊息(事實上也是多虧了有那些存檔我才記得起詩集哪兒來)(不止詩集還有好幾本神祕的精神食糧),我們說了些話,大多不著邊際,好像一面抽著斗草一面喝著單一純麥威士忌,聽起來整個世界都一起淡淡地老去。

我喜歡簡潔又白話的字,我喜歡它們可以讀很久很多次。過去特有感覺的,在時間裡悄悄淡去,有些原本一閃而逝的字,過了這些年,再唸反而烙印在心底。

〈木炭之愛〉是一首情詩吧,還是一首情色之詩。沒有任何艱澀難懂的詞彙與天馬行空的譬喻,畫面就這樣生動開展:

〈木炭之愛〉

憂傷的花
冬天不開了
我準備了一袋木炭
給自己取暖
對面的牆
我想做一個壁爐
一塊一塊地加炭
感覺你就會過來
這樣火熱的時候
你當然
就會過來
我平躺在這些
閃閃亮亮的火花面前
你當然就會
慢慢地開放

我喜歡他先說了「準備」這樣含蓄的動詞,接下來我們便清楚意識到「當然」的霸道(不止一次,還要重複兩次)。那意圖既大膽又羞怯,讓最開始那靜靜歇息的花儘管受寒沉默,卻在木炭一塊一塊堆疊、心意一層一層炙熱加溫之後,靜靜靠近、而後「慢慢地開放」。這一切情緒與動作的轉折皆非對立,而是溫柔包覆彼此,由事物與動作微妙展演此動人情愫。

究竟什麼樣的情書才算是高明的情書呢?有人「我手寫我口」直白不諱,有人拐彎抹角怎麼也說不出真心話語。〈木炭之愛〉恍若對此毫不在意地把眼神置於兩者之間,讓人讀了身體發熱,同時願意跟著護持一個意在言外的默契。

如此神祕,是為愛情。



作者簡介

1980年生於台灣苗栗。著有小說《失戀傳奇》(時報)、《騎士》(寶瓶文化)、雜文集《情非得體:致那些使我動情的破美人》(逗点文創結社)。作品曾入圍九歌107年小說選。人生難料斷層許多,唯仍持續不自由創作。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5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