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罪詭會客室07】重磅獨家!越洋專訪—醫學懸疑天后泰絲‧格里森(上)

  • 字級


聖誕佳節前夕,博客來X春天出版社X提子墨攜手合作
將這份領先全台的泰絲‧格里森重磅獨家專訪獻給讀者
希望在這不平安的一年之末,以文字突破封鎖的邊境
為讀者帶來親近作家的單純快樂。



我們所熟悉或不熟悉的
泰絲.格里森

提到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許多人都知道她是美國知名暢銷作家,筆下犯罪小說《Rizzoli & Isles》系列,被改編成TNT長壽電視影集〈妙女神探〉,更曾參與過1993年版〈Adrift〉電影劇本編寫。

其實,本業為內科醫師退休的泰絲,也是擅長鋼琴演奏的愛樂者,曾在2016年在德國發表演奏她為自己的二戰題材小說《Playing with Fire》所創作小提琴與鋼琴雙重奏樂曲〈Incendio〉。如此多才多藝的泰絲,在台灣讀者的心中還有個厲害的頭銜──「醫學懸疑天后」

 

\\泰絲‧格里森親自演奏為小說所創作的樂曲//


泰絲從小就對寫作與閱讀極為癡迷,年少即已立志要以小說作家為業,然而現實問題卻讓她延遲踏上作家之路。來自華裔美籍家庭的她,雙親都是第一代美國移民,父親曾是海鮮餐廳大廚,她不諱言自己對美食與廚藝也非常有天分。她的閱讀習慣則深受母親影響,還曾在不同的訪談節目中提過,母親也是重度閱讀者,從小家中書架上除了擺滿一整排《讀者文摘》,還有母親非常喜愛的驚悚懸疑小說─小小的泰絲在耳濡目染之下,也愛上了那些充滿懸念的小說與電影。

她六、七歲就寫下人生中第一篇小說,故事是關於父親養過的一隻貓,後來更迷上《神探俏佳人》(Nancy Drew),甚至夢想哪一天也能寫出自己的少女探案系列。父母雖然並不反對她懷抱作家夢,但在她高中畢業之前,父親曾經語重心長地提醒──「雖然當作家也不錯,但還是需要一份『正當職業』,先養活了自己才能去追求那個夢想呀。」

從值夜醫師室起飛的作家

因此,泰絲進入史丹佛大學攻讀人類學,也啟蒙了她研究人類行為的興趣,其後還於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完成醫學博士學位,並在夏威夷展開內科醫師的職業生涯。當然,她從未忘懷心中的作家夢,也斷續寫過一些中短篇投稿小說獎。直到婚後休產假,她才終於有時間完成首部長篇,那也是她出版的第一本浪漫懸疑小說。泰絲曾向媒體透露,除了產假期間寫完第一本書,早期幾部作品也是利用在醫院值夜的空檔時間寫成的

本名泰瑞(Terry)的她,為自己取了「泰絲」這個較女性化的筆名,更貼近當時浪漫懸疑小說作家的斜槓身分。 當她的時任經紀人得知這位女作家的正職竟然是一名專業內科醫生,驚訝之餘大膽建議她:何不嘗試書寫與醫學相關的懸疑或驚悚小說?這想法就此在她心中逐漸萌芽。

泰絲所撰寫的第一部醫學懸疑《貝納德的墮落》,描述人體器官移植的黑市買賣內幕,出版後旋即引起衛道人士強烈反彈,卻使得這本充滿爭議的小說獲得加倍關注,並躍上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其後《喀邁拉空間》《骸骨花園》也引發媒體與網友熱烈討論,令泰絲的醫學懸疑作品一再成為眾人矚目焦點。

貝納德的墮落(新版)

貝納德的墮落

喀邁拉空間

喀邁拉空間

骸骨花園

骸骨花園

直到2010年,TNT獨家首播泰絲《Rizzoli & Isles》系列所改編的電視劇,在長達七季的熱播期間,這位原著作者知名度更迅速躍上巔峰──現在,就由泰絲親口告訴我們創作警探珍.瑞卓利和法醫莫拉.艾爾思背後的故事,與新作《我知道的秘密》靈感來源。

訪問的最後,泰絲更將送給博客來「罪詭會客室」讀者們
一枚獨家神祕彩蛋!


 

泰絲、珍與莫拉的
三人行緣起

這些年聆聽歐美犯罪懸疑類型Podcast,或觀賞YouTube新書推介頻道,接觸過十多場泰絲.格里森訪談節目;平易近人的她無論在小眾或大眾媒體,都能夠侃侃而談自己的創作、婚姻生活或高堂父母,絲毫沒有暢銷作家可能會有的距離感。在她氣質典雅的外在形象下,兼具浪漫、知性、理性與藝術多種不同面向,每次訪談總讓人有如沐春風之感。

我們也非常榮幸,泰絲將台灣首度獨家專訪,留給了博客來「罪詭會客室」。她依然是那般謙和有禮,感謝我們的越洋專訪邀約,也很高興能夠與我在這個專欄上聊天。

從出版年表看來,許多忠實讀者可能年少時期就開始讀《Rizzoli & Isles》系列,十九年來跟著小說中兩位女主角一起成長。當然,也有許多新書迷是因為觀賞了TNT改編影集,而開始追讀原著小說,逐漸認識兩位女主角的感情世界或童年生活。我好奇地問道,這一系列雙旦掛帥的醫學懸疑小說,最初靈感到底從何而來?

泰絲‧格里森與影集《妙女神探》演員及劇組合影,照片來源:作者官方網站泰絲‧格里森與影集《妙女神探》演員合影,照片來源:作者官方網站

泰絲坦言,她從來沒有計畫要寫一套以兩名女性為主角的犯罪小說,只不過就那麼自然而然發生了──《Rizzoli & Isles》系列第一部小說《外科醫生》中,珍.瑞卓利警探原本只是次要角色,並不是什麼女主角。最初的設定裡,珍在結局就會被殺死,因此泰絲並沒有特別著墨過多人格特質。但是,當她撰寫越多橋段,也開始對這個「人」越來越感興趣,尤其是珍在身為女性與警探兩種身分上的掙扎。當寫到必須將珍賜死的關鍵,泰絲卻遲遲無法下筆,最後還是讓珍活了下來—那個時刻開始她喜歡上這個角色,甚至想探究在經歷生死交關之後,珍還會發生什麼事?

於是,泰絲寫了該系列第二部《門徒》,想要探索更多珍.瑞卓利的世界觀。那也是女法醫莫拉.艾爾思的初登場,開頭設定同樣是配角直至寫完《門徒》結局後,她也開始對莫拉的可發展性非常好奇,想挖掘更多莫拉的故事,第三部《罪人》因而誕生。這系列的每一部小說之所以會持續寫下去,是因為泰絲太想瞭解這兩名女子還會發生什麼事─她們將會如何合力辦案?甚至,她們是否會有一個幸福的未來?

 

外科醫生

外科醫生

門徒

門徒

罪人

罪人



透過殺人犯的眼睛
看世界

這一系列小說除了有出色的女警探與女法醫,也創造了許多引人注目的虛構謀殺案與犯罪者。我問泰絲:在撰寫一本犯罪小說時,她如何去解讀犯罪者與殺人犯的思維,進而將他們轉化到自己的小說之中?

「我試著透過殺人犯的眼睛去看世界─」她的語句帶著點懸念卻又話鋒一轉:「但有時候那是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體驗。」泰絲為《外科醫生》進行犯罪研究時,會到購物中心四處閒逛,觀察周遭哪些路人是很容易上鉤的受害者─他們會極力反抗嗎?他們會伺機逃跑嗎?哪類型的人會是比較容易綁架的目標?從哪些蛛絲馬跡可以觀察出來?

其實就像是戲劇演出,你必須試著入戲成為那名犯罪者,進入他們的腦袋與思維之中。泰絲也提到她閱讀大量關於變態心理與犯罪紀實的文章和書籍,因此了解許多殺人犯眼中的世界,與我們所見是截然不同的視野──「他們是掠食者,而我們其餘的人全都是獵物」。

 

從浪漫懸疑
到醫學懸疑小說

除了拜讀泰絲大部分的醫學懸疑小說,我也讀過幾本她早期撰寫的浪漫懸疑作品,想知道是怎麼樣的轉折,激勵了她開始寫醫學懸疑?

「我曾經很愛寫浪漫懸疑小說呀!」泰絲的驚嘆號令人感受到她當年的熱情,直到一次與退休警探聊天的機緣,啟發她想撰寫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對方告訴泰絲,在俄羅斯有許多兒童突然人間蒸發,他們遭殺害後被開膛剖肚取出各種器官,賣給了有錢人家的病患。那場交談之後,被害兒童的身影在她的腦中揮之不去,引導著她寫出《貝納德的墮落》。

那是她第一本醫學懸疑作品,銷售量遠遠高於之前寫過的任何一本浪漫懸疑小說,自成一格的驚悚情節獲得極大成功,《貝納德的墮落》就是引領她邁向全新領域的契機。她也表明自身內科醫師的資歷和專業醫學背景,確實讓她在跨界撰寫知識含量極高的小說時,格外游刃有餘。

(未完待續,點我讀下集)

 


 

作家、英國犯罪作家協會會員、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PA會員、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曾任:ETtoday簽約專欄作家、博客來偵探社選書人、北美《品》雜誌與紐約《世界周刊》專欄作家,目前旅居加拿大。

已出版:微笑藥師探案系列:《熱層之密室》與《水眼》;U. N. D. E. R.系列:《星辰的三分之一》;非系列作品:《火鳥宮行動》、《追著太陽跑》、《幸福到站,叫醒我》、《浮動世界》;合譯作品:《推理寫作祕笈》。

提子墨暴露格:https://www.tymolin.com/blog
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ymo.Lin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