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廖瞇讀廖人,我們都是「廖人」?讀廖人詩集《13》

  • 字級



我回想自己是怎麼讀詩。我讀詩幾乎是讀「這個人」的詩而不是「單一首詩」,雖然也有那種單一首詩令我感動的時候,但多半真正會走進我心裡的,是在剛開始遇到了某個人的一首詩後,接著我又去讀了他的第二首或第三首,接著我找這個人的詩集來讀。讀的時候有的詩會打動我有的不一定,但整體來說被這個人的這本詩集吸引了,被他「想說的東西」吸引了。廖人《13》就是這樣的詩。

但老實說,廖人《13》我一開始讀不太懂。不太懂的原因是,詩裡面的「廖人」到底是誰?它每一首詩裡面都有廖人,但那些廖人好像都不太一樣──

13:廖人詩集

13:廖人詩集

廖人睡不著
喉嚨一直在噴血
左腳被扣住,高高吊起
進入熱水游泳池

廖人太多毛
拔都拔不完
在水裡直接燙掉

太熱了
廖人玩鐵溜滑梯

廖人給廖人兩三記冰鐵棍
──〈廖人睡不著〉

這個廖人睡不著,好像在說什麼動物?是什麼動物?從文字線索覺得可能是雞。讀的時候會覺得這個喉嚨在噴血的廖人很慘,但現實生活中的雞我卻覺得不慘?我們吃雞,吃得好開心,你看這個雞腿!但如果把「雞腿」換成「廖人腿」?「你看這隻廖人腿!」我會不會就吃不下去?

小廖一出生
馬上閹割

直接進去
鑽子
從皮膚,挖出睪丸
扔掉
順便切掉沒用的尾巴

小廖習慣受傷和生病
小廖有時候會吃自己
摔出來的腸子

小廖必須長大
很快長大
長不快的,會跌在地上
廖人把小廖踩住,扭斷
在地上摔一摔
小廖飛進塑膠桶
小廖堆疊小廖堆疊小廖
下一關是一氧化碳

今天是小廖生日
對,今天也是小廖生日
好多小廖過生日
──〈小廖出生〉

這首詩裡的小廖,顧名思義是小的廖人。小的廖人是誰?跟上面那首喉嚨噴血的廖人,應該不是同一個廖人。不是同一個廖人,但感覺都很慘,都不被當人看。嗯,廖人在詩裡面雖然被叫廖人,卻是某一種動物,因為是動物所以不被當人看。當廖人是動物的時候,好像它怎麼被對待我們都沒有感覺,可是當那個動物被叫做廖人,被寫在詩裡的時候,我突然覺得自己很殘忍。

廖人詩裡面的廖人,很多是雞鴨豬牛蛇,但有時廖人真的是人。

比如前面那一首「廖人給廖人兩三記冰鐵棍」的第一個廖人,以及第二首「廖把小廖踩住,扭斷」的廖,這兩個廖人就是人。是會傷害其他物種廖人的廖人,有時候也會傷害自己的同類。

廖人對Liêu人相當信賴
將Liêu人
當成廖人看待
結果慘遭
恩將仇報
廖人憤憤不平說
簡直養虎為患

讓Liêu人
坐同桌
一起吃飯還不夠嗎
何況Liêu人總是吃香喝辣
有少一雙筷子一張碗嗎
讓它每天可以休息還不夠嗎
何況Liêu人可以和廖人
一起吹冷氣看新聞娃娃哇
外面熱得要死媽的
不是嗎你出去看看

多麼差勁的示範
只有Liêu人幹得出來
一說起來龜懶葩火
廖人去溫泉Liêu人就去溫泉
廖人加倍佳Liêu人就加倍佳
也沒有要Liêu人素廖人的懶葩
還不夠嗎
──〈讓Liêu人一起吃飯還不夠嗎?〉

這首廖人裡的「Liêu人」,發音也是廖人,從文中可以看出是個人,但是個不被當作跟廖人是同一種人的人。我覺得廖人很厲害(這裡的廖人指的是作者),他將人與人、人與物種之間的不平等,用一種黑色幽默的方式寫出來。這其實不難懂,而剛開始覺得不好懂的原因是,詩裡面有「僇、尥、㡻、Liêu」看都沒看過讀都沒讀過的字,覺得不曉得是什麼意思,難以接近。但後來發現那些我看不懂的字多半都讀作「廖」,就是一個音,廖人是僇人是尥人是㡻人是Liêu人,全部都是廖人。

早上要寫廖人的時候,我跟Y說,廖人很難寫。Y說,廖人寫的就是眾生。Y總是可以輕易的點出精髓。廖人確實是眾生,是雞是豬是羊是雞是狗,是外籍移工是代理孕母是舉牌人,也是一個一個像我一樣坐在電腦螢幕前的人。

什麼廖人早上四條腿走路
中午兩條腿走路
夜晚三條腿走路

什麼廖人早晨兩個眼睛GOOGLE
中午四個眼睛GOOGLE
夜晚,渾身長滿了眼睛,全身睜開菇狗
──〈廖人面廖人身的廖人〉

廖人詩好像猜謎。黑色幽默藏在裡面,卻笑不出來。讀著讀著會覺得有些廖人很可憐,有些廖人很恐怖,而那些恐怖的廖人、傷害別的廖人的廖人,其實也是可憐。

廖人詩集很厲害,他幾乎把人做為人傷害了全世界物種的現象都說完了。他也不罵廖人,也不評論,就只是描述。廖人《13》有十三篇廖人,每篇廖人都不一樣,卻都是眾生。如果你耐著性子讀,從頭一篇一篇讀,你會發現,我們都是廖人。

 


作者簡介

大學讀了七年,分別是工業產品設計系與新聞系。
認識「玩詩合作社」後,創作底片詩;認識《衛生紙+》後,持續寫詩。
2015年出版詩集《沒用的東西》。
2019年以《滌這個不正常的人》獲選為台北文學獎年金得主。
認為生命中所有經歷都影響著創作。
現寄居東部,一邊寫作一邊教學。
【OKAPI專訪】「真實的去認識一個人吧,然後,再多知道一些。」──專訪廖瞇《滌這個不正常的人》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5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