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不被「概念」束縛的繪本冒險家:專訪日本繪本作家高畠那生

  • 字級


ssssss《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作者高畠那生。(圖/ 親子天下提供)

 

香蕉事件香蕉事件

2014年筆者在日本神保町的BookHouse童書店第一次接觸到高畠那生的繪本,封面上拿著一根香蕉的猴子已經很吸睛了,書名居然還叫做《香蕉事件》!當下心想這會是一本什麼樣的童書呢?

美術大學繪畫學科畢業,高中也念美術班,繪圖功力自然不在話下。大學畢業後為了確保有實際收入,決定成為插畫家、繪本作家。所以沒有就職,先繼續在童書出版社打工做繪本的後製作業,一方面參加繪本塾、名師講座,學習如何做繪本創作。據他說也曾受過荒井良二先生指導,啟發了許多想法。

高畠那生作品構圖大膽,用色鮮明,筆觸不拘小節。故事內容多為看似完全不相干的物件「組裝」起蒙太奇式的節奏。2019年曾在東京的咖啡廳專訪作者高畠那生,提及創作方式,才知道他都是先有圖才有文字。以32頁的書來說,會先找個地方隨意畫上當時發想的草圖,並在畫面與畫面間保留空白格子,空白格子就是整個故事的關鍵,要填上什麼才能讓人接受呢?想出這些圖素之間的連結,是他創作裡最重要的工作。他對於把不同的、莫名其妙的情節,分別放在格子裡再串連起來樂此不疲,如果一直修改也沒辦法讓自己接受時,就會打消規劃重新來來過。

閱讀作者天馬行空的創作,曾以為他喜歡多方涉獵,想不到私下卻是一個沒有任何興趣,生活極為單調的人(據說自小就是比較內向的孩子)。而且每次畫完一部作品就將草圖等丟棄,還因此被編輯提醒、請他留下來做為紀錄。做什麼事都不想有框架、全部切掉再重啟的高畠那生,問他真的沒有要求的東西嗎?他說,唯一只有注意過工作台的高度……那是為了要配合放置畫紙、水彩的主要工作桌,於是特別訂做放筆具、洗水桶的副桌工作台,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堅持 。

繪本專門店或書店童書區經常將高畠那生的作品歸類在幽默、無厘頭繪本區,許多書評形容他的故事詼諧中帶嘲諷、隱喻、富有哲理。但對於作品被標示特殊意義的介紹,他僅謙稱創作當時並沒有符合這些讚譽的期待,只希望自己的出版品能成為讀者想一讀再讀,並能呼應、啟動讀者某部分的思考,就是他身為作者的價值。

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小小思考家1)

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小小思考家1)

高畠那生式的故事讓人不解其概念卻又深深被吸引,大概是因為看似沒有邏輯,讀者就拚命的想找出邏輯吧。這次中文版新書《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更是一絕!以一個排什麼都不奇怪的隊伍,短劇式進行的呈現故事。只見那些「我就要排」的各種生物,隨著舞台場景更換也都有變化,觀眾就在席位上跟著等啊等,等啊等……好奇心快爆棚也想衝去一探「到底還要排什麼?!」。最後還留有讓讀者自己可以加長版的空間,真的非常有意思。

這次藉由《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這本書的中文版上市,越洋筆訪了高畠那生,由踏入繪本創作契機開始,來認識他的創作世界吧!




Q:請問您如何決定要成為一位繪本作家?(雖然您的父親高畠純先生也是知名繪本作家,但據聞您一開始並非立志要成為繪本作家)

A:確實有受到繪本作家父親的影響。大學畢業後就決定要從事繪圖方面的工作。看著父親的樣子,覺得做為繪本作家似乎可以很開心的工作,於是就開始學習如何繪製繪本。而且對於以繪本這種出版形式可以大量生產也感到有興趣。

 高畠純作品 

這是誰的腳踏車

這是誰的腳踏車

好長好長的蛇

好長好長的蛇

咦!是誰呢?

咦!是誰呢?

Q:平時繪本創作的取材跟靈感來源是怎麼產生的?

A:大多數都是在那個時期剛好有興趣的事就會拿來當做主題。像是前一天看了電影,就會受到那部電影很多影響。感到難過的、開心的事,會直接反映在創作想法裡。以目前為止創作過作品來說,沒有一部是照什麼邏輯概念做出來的。因為我不是那麼頑固執著的人。

Q:作品中有不少幽默有趣的靈感穿插其中,您會如何增進自己的幽默感?

A:總之,不要被什麼「概念」束縛。將從來沒有合併過的東西組合在一起,產生的衝擊會比看到的還令人驚訝。

Q:故事中排隊的角色類型多樣化,有人、有動物、也有其他像惡鬼及鬼魂的角色,會以這樣不規則的穿插是想帶給讀者什麼視覺上的變化嗎?

A:我想讓各種不同種類、型態的東西排成一列造成違和的感覺。大家去看看有很多人在裡面的圖片,可以發現一種有趣的現象,明明大家都是隨自己的喜好挑衣服穿上,但實際上大多是相似的顏色。《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是連續併排成列的圖畫,我很注意著整體色彩的安排和變化來做描繪。

因為是連續併排成列的圖畫,高畠那生特別注意整體色彩安排和變化。
(圖/《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內頁,親子天下提供)


Q:如果故事最後他們還在排隊,可能是在排什麼?

A:會是什麼呢。排隊在等待什麼的東西非常多。但是如果說要接著最後那頁再畫一張圖的話,我想可能會是去健身房的排隊行列吧。

故事最後還在排隊的話,是要排什麼呢?
(圖/《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內頁,親子天下提供)


Q:封面設計把人物排隊的圖像一分為二,形成腳上身體下的畫面,這個畫面有特殊涵義嗎?

A:因為這本書是橫向長版型的繪本。我非常想將書名放在封面中間。所以在考慮能做出的版面時,最後想到把上下分開這樣的做法。

封面將人物一分為二,形成腳上身體下的畫面。
(圖/《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封面,親子天下提供)


Q:親子天下於今年10月份出版了《小小思考家》系列,《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為此系列的首發繪本,期望透過多元的故事與孩子一同啟動思考。繪本結局隱藏著一個伏筆,故事角色持續進行排隊的行為,他們在上完廁所後似乎只有開心一秒鐘就忘記上一秒的痛苦,這樣的呈現是否代表著人類對於教訓是比較健忘的呢?

A:事實上,收到這樣的問題也許是讓我最感到開心的吧。以答案來說並沒有y e s或是n o。說起來實際上我在做這本書的時候,並沒有那麼深入的想法。不如說,這反而就是留給讀者們去思考各種事物的空間。之前也有聽到關於《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的各種意見回饋,例如是否針對現代大量消費社會的對照嗎?無論是什麼樣的感想,閱讀過這本書後,如果能夠打動讀者的心意想法和影響周圍發生的事,我會感到非常開心。繪本並不是要去傳達什麼,而是由繪本產生讓讀者開始思考的動機,這才是最重要的。

Q:故事創作過程中,您對於什麼樣的外在環境變化會特別留意呢?

A:創作時,與其準備了完美的系統來思索,還不如什麼都不去想的時候腦中忽然浮現的一句話,開始逐漸地撬開想法。通常都是這種感覺,所以我不在乎外在環境的變化。
真的要說起來,就像是我覺得穿著睡衣就寢很不自在一樣。

Q:《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故事中有許多重複語句,是否有針對幼兒的特性多加設計?

A:當然也是為了要讓書看起來更簡單易懂。我希望讀者會愈看愈想一讀再讀,所以很注重繪本整體的閱讀節奏。


 高畠那生作品 

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小小思考家1)

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小小思考家1)

印度豹大拍賣

印度豹大拍賣

你認為不好的,別人不一定覺得不好!

你認為不好的,別人不一定覺得不好!

棉被山洞大冒險

棉被山洞大冒險

青蛙出門去

青蛙出門去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孩子啊,媽媽想跟你說_____

從懷在肚子裡到看著你長大成人,不同的階段我有不同的話想對你說......

8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