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人不是一種死了就結束的消耗品。」──專訪木皿泉《漣漪的夜晚》

  • 字級


應該有不少讀者是經由日劇而知道「木皿泉」的名字。這對編劇夫妻檔,曾寫下《改造野豬妹》等風靡一時的劇本,而已邁入耳順之年的兩人,目前為止僅僅寫過兩部小說。2014年出道作《昨夜的咖哩,明日的麵包》奪下當年本屋大賞第二名,2019年推出的新作《漣漪的夜晚》則獲選本屋大賞第六名,同時也是日本書店員票選「讀了必哭的小說」第一名的作品。

《漣漪的夜晚》從女主角小國奈須美的死亡展開,描述在她周遭的親人、好友、甚至未曾謀面的陌生人,都因為她的存在,而產生各式各樣的改變。在人生這條長路上,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留下來的人」,也終將成為離開的那一位。木皿泉透過這本小說,告訴我們死亡並不是結束,不論是生是死,都一樣可以無所畏懼地向前邁進。

以下筆訪為「木皿泉」妻子的回覆。

昨夜的咖哩,明日的麵包

昨夜的咖哩,明日的麵包

漣漪的夜晚:日本書店員票選「讀了必哭的書」TOP 1

漣漪的夜晚:日本書店員票選「讀了必哭的書」TOP 1

 【關於《漣漪的夜晚》】

Q:《漣漪的夜晚》在小說出版前,先推出了新春SP日劇。當時就有撰寫小說的構想了嗎?這部小說誕生的契機是?

A:其實當初寫連續劇時,完全沒想到要以小說形式出版。接到出版社的小說邀約,眼看截稿日迫近,卻完全想不出來要寫什麼。基於寫連續劇就能迅速完成的心態,著手創作,結果完全不想以連續劇的方式來寫,也沒節省到時間。

改造野豬妹

Q:從《昨夜的咖哩、明日的麵包》到《漣漪的夜晚》,身邊摯愛的人的離世是木皿泉小說的共同主題,想請教為什麼會特別常描寫這個主題,您們怎麼看待「死亡」這件事?

A:其實不是外子,而是我從出道作開始便意識到「死亡」這課題而創作。
日本人很忌諱「死亡」一事,總是將這件事從日常生活排除,但我認為「死亡」也是日常生活的一環。
正因為終將結束才顯得閃耀生輝,也才會珍惜得度過每一天,所以我覺得平常便意識到「死亡」這件事並沒什麼不好。



Q:透過《漣漪的夜晚》這本書,想傳達給讀者什麼訊息呢?

A:死去,並不代表就此結束。
我覺得人死去後,周遭人因此產生什麼樣的變化,又是如何活下去,並非只是個人的問題。
想像自己死後而活下去,就不會那麼恐懼「死亡」,也會覺得世界變得親切多了。




Q:書中的14話,每一話都是由不同的主角登場擔任主述者,這樣的進行方式讓人聯想到日劇的「單元」節奏感。為什麼會選擇用這個方式推進故事呢?

A:想像一個人的死,就像落在水面的一滴水滴吧。
那瞬間形成的波紋起初很小、間隔很窄,但隨著時間流逝,波紋越來越大,間隔也越來越寬。人面對至親、摯愛亡故一事也是如此,不是嗎?所以我們思索著將每一圈波紋彙整成一個故事,然後從中心向外依序書寫。

Q:書中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登場,請問這當中兩位最喜歡的角色是哪一位?

A:外子喜歡笑子女士這角色。可能是因為他從小由奶奶養育長大,所以特別喜歡老人家吧。
我喜歡那須美這角色,因為她為了朋友而弄斷牙齒,就算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也很在意朋友的事,真是個好人。




Q:《漣漪的夜晚》即將在台灣出版,兩位有沒有想對台灣讀者說的話呢?

A:好高興,真的好開心。多謝!

Q:《漣漪的夜晚》出現許多個性相當鮮明的角色,同時也很具有真實感,彷彿實際生活在你我身邊的人物。角色創作的靈感從何而來?

A:全都是我們的分身,我們寫的連續劇和其他小說裡的角色也是。因為我們都已經活了超過60個年頭,經歷過許多讓人懊悔、開心的事,所以都是照著我們的親身經歷、實際感受來書寫。




Q:《漣漪的夜晚》在日本也引起廣大迴響。兩位是否有印象特別深刻的讀者回應?

A:得知有人對於這部作品的感想是:「不再恐懼死亡。」讓我們覺得創作出這個作品,真是太好了。
看來我們想告訴大家「人不是一種死了就結束的消耗品」這個想法,確實傳遞到讀者、觀眾心中,真是太好了。




 【關於編劇家「木皿泉」】
Q:請問「木皿泉」這個共同筆名的由來。

A:原本是身為腳本家的外子的筆名。
外子的本名是「和泉(IZUMI)」,當初好像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在別人眼中是個很敏感難搞的傢伙,這樣實在不太好,所以將「KIZANA(日文是「氣障」,惹人厭的意思)IZUMI」,改成「KIZARAI IZUMI」(木皿 泉)。



Q:創作劇本或小說時,兩位如何分工呢?對劇情發展意見不合的時候,會怎麼解決?

A:由我負責執筆,因為我會像推土機一樣,大膽無畏地一直寫下去。外子則是決定主題、蒐集資料,因為他從小就喜歡蒐集資料。

不過,外子時常跳脫已經定好的框架,所以由我將不管再怎麼龐大拉雜的東西彙整好。
因為我們尊重彼此,所以就算意見相左,也不會爭吵。誰的想法比較有趣,就採用誰的,這是我們的一貫原則,而且我們的看法往往一致,不會有什麼難以解決的問題。



Q:從「劇本」到「小說」是相當不同的形式。對兩位而言,小說與劇本在創作上最大的差異是什麼呢?

A:最大的不同點,就是有沒有演員。
就連續劇來說,因為主要角色的演員都大致決定好了。所以有個想像的藍本來寫,好比想想要是這個人會說出什麼有趣的臺詞呢?小說的話,就是完全自由發揮,只是要多花一點時間才能完成。



Q:兩位是否有特別喜歡的小說作品,或喜愛的作家?

A:我們都很喜歡山本周五郎的小說。
雖然他的作品描寫的是一般人,卻能讓不同時代,不同國家的人產生共鳴,不是嗎?



Q:台灣也有很多喜愛兩位作品的讀者或日劇粉絲。想請教未來還有什麼創作計畫,是否能與我們分享?

A:可能是因為《改造野豬妹》重播的關係吧。收到很多讀者來信,詢問我們還會寫以年輕人為主角的連續劇嗎?我們覺得以現今年輕人為對象來創作也不錯。
我們想試著創作那種講述出乎意料之事的小說。
總之,想創作讓觀眾、讀者看了之後,會不由得關懷地球、整個世界的作品。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你準備好為自己的生死做選擇了嗎?

當現代科技發展到能夠竭盡所能維持你的生命,繼續活下去與否便有了選擇。病人自主權利法是台灣第一部以病人為主體的醫療法規,透過生前預定醫療決定書,讓病人自己決定是否繼續接受治療。透過閱讀,帶你關注更多相關議題書籍。

1369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