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鹹水傳書機

賽博龐克+太空歌劇+政治驚悚的完美結合:2020雨果獎得主《名為帝國的記憶》

  • 字級



2020年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獎由《名為帝國的記憶》奪得。


因應肺炎疫情,科幻大獎雨果獎今年改為線上公布(8/1揭曉),重要獎項最佳長篇小說最終由阿卡蒂.馬婷(Arkady Martine)的首部小說《名為帝國的記憶》A Memory Called Empire脫穎而出。除了雨果獎外,本書也入圍2019年星雲獎,書評形容為「賽博龐克、太空歌劇、政治驚悚三種類型的完美結合」,在Goodreads網站上也以超過一萬則評分獲得近4.2分高分,這本書究竟有什麼獨到之處,才能斬獲大獎,並深受讀者好評呢?

故事敘述位處星際邊陲的拉賽爾太空站(Lsel,在該族語言中表示傾聽之意),受到橫跨星際的泰斯凱蘭帝國(Teixicalaan)邀請,希望向帝國首都派遣新的大使,因為前任大使在失聯多年後發生意外。小說主角瑪希特(Mahit)於是接下調查真相的重責大任,但抵達帝國首都星球「世界之鑽」(The Jewel of the World)後,卻發現前任大使早已死亡,孤立無援的她,不僅捲入神祕莫測的政治陰謀,雪上加霜的是,太空站居民獨特的科技「意識裝置」(imago),竟也成為陰謀的一部分,身處詭譎多變的複雜環境,她該如何完成任務,又會在過程中受到什麼影響?本書為系列作第一集,續集《名為荒蕪的和平》A Desolation Called Peace預計於明年出版。

A Memory Called Empire

2020年雨果獎得主:《名為帝國的記憶》

A Desolation Called Peace

續集《名為荒蕪的和平》將於2021年推出


作者在訪談中表示,不同文化的互動是本書的重點,而她精巧營造的世界觀,也在兩個文化的互動過程中逐漸展開。泰斯凱蘭帝國代表的是「征服者」,除了武力之外,也試圖以其文化優勢收編附近的星球及太空站,蠶食鯨吞的結果,造就了橫跨星際的龐大帝國。而拉賽爾太空站雖然位處邊陲,卻憑藉自身獨特的科技與資源,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宇宙中占得一席之地,始終維持獨立地位。主角瑪希特夾在兩個文化之間,一邊是從小就景仰的精緻文化,另一邊則是原生文化,作者刻劃人物的功力及深度,便在瑪希特不斷受到文化衝突,反思自身價值的過程中展現。

兩個文化各有特色,關注的面向截然不同,帝國文化重視社會階級及繁文縟節,從取名方式便可看出,泰斯凱蘭人的姓名由兩個名詞組成,第一個部分為數字,顯示出身高低,第二個部分則是從植物、工具或無生命的物品而來,像是和主角過從甚密的嚮導名為「三海草」(Three Seagrass)、帝國的皇帝則叫作「六方位」(Six Direction)、還有官員叫「十二杜鵑」(Twelve Azalea)。

拉賽爾太空站則是注重族群存續,其獨特的意識裝置,能將先人的意識與記憶儲存,並透過手術植入後代的體內,使知識與經驗代代相傳,猶如一個軀體裝有兩個不同靈魂(以瑪希特的例子來說,甚至連性別都不同)。然而,她身上植入的前任大使意識,卻已是15年前的舊版,更在(親眼)目睹現在的自己死亡後,竟神祕斷線,使事態更加撲朔迷離。

語言也在故事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泰斯凱蘭帝國重視文學,特別是詩作,文字間總會透露出若有似無的曖昧資訊,因而瑪希特的任務也包括在弦外之音中找尋真相的蛛絲馬跡,同時卻又不能露出馬腳,曝露自己外來者的身分,或遭帝國貴族視為野蠻,角色間的對話往往暗潮洶湧。像是瑪希特初下飛船,踏上世界之鑽時,嚮導三海草問了一句:「妳在這個世界上存在很久了嗎?」乍聽之下似乎是個存在主義式的艱深哲學問題,但其實在泰斯凱蘭語中,只是友善詢問「妳是不是曾經來過我們國家?」而已。除此之外,每個章節的開頭也會摘錄帝國及太空站兩方的書籍、報章雜誌、新聞報導等涉及不同文體的段落,除了讓讀者更了解故事背景,同時也強化兩個文化之間存在的張力。

上述這些引人入勝的設定,其實都是來自作者的背景。本名安娜林登.韋勒(AnnaLinden Weller)的阿卡蒂.馬婷,是從另一名美國科奇幻女作家克里絲.莫里亞蒂(Chris Moriarty)筆下描繪的複製人得到「阿卡蒂」這個名字,挑選馬婷當成姓氏,則是因為念起來通順,字母M在書架上又正好位於中間的位置。她之所以選擇以筆名創作科幻小說,起初是為了將個人私下的創作和正式的學術研究做出區隔,擁有歷史博士學位的她,研究的是中世紀拜占庭帝國邊境的使節,本書大部分都是在她從事博士後研究的期間完成,書中的泰斯凱蘭帝國,其實就是以拜占庭帝國為基礎建構。而她目前則是擔任城市設計師,書中帝國首都的阡陌縱橫,以及用人工智慧管控城市生活的構想,也是脫胎自現實生活的相關經驗。

\作者阿卡蒂.馬婷介紹本書/


除了泰斯凱蘭帝國系列,作者目前也和同為作家的老婆薇薇安.蕭(Vivian Shaw),一同撰寫另一本長篇科幻小說,她的短篇故事則散見於《詭奇雜誌》Uncanny Magazine個人網站,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前往閱讀。

\阿卡蒂.馬婷(前)與太太在推特分享獲獎消息/

 

Under the Pendulum Sun

吳志麗的《搖擺的太陽之下》(Under the Pendulum Sun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科幻大獎雨果獎及星雲獎的重要獎項入圍名單,幾乎所有作品都來自女性作家,科幻文類似乎正逐漸打破過往大都由白人男性壟斷的印象。而專門頒發給新人作家的「坎伯獎」(John. W. Campbell Award),也在去年得主、現居英國的香港作家吳志麗(Jeannette Ng),於領獎致詞時稱坎伯是個「他媽的法西斯主義者」(當年坎伯支持種族隔離、多次發表歧視言論),並強烈抨擊其立場後,促使該獎項正式更名為「驚奇獎」(Astounding Award),該篇講稿也獲得今年雨果獎的「最佳相關作品」(Best Related Work)。

\ 2019年吳志麗領獎時除抨擊坎伯,也向香港反送中運動致敬/


從這些現象看來,以尖端科技或未來想像為出發點,探討人類生存景況的科幻文類,在社會正義上也可說是漸漸「與時俱進」,就讓我們期待在這段作家無法四處宣傳,只能待在家寫稿的時期結束後,所迎來的後疫情時代,能夠有更多優秀的作品問世,不僅能滿足讀者的胃口,或許也能為如同科幻小說的現實生活,帶來更多反思。


※ 2020年雨果獎完整名單


〔資料來源〕
1. The verge
2. NPR
3. TOR
4. locusmag

楊詠翔
目前就讀於台大翻譯碩士學程筆譯組,喜歡讀奇科幻跟偵探小說,每天都要聽重金屬音樂,還在畢業跟成為自由譯者的路上跌跌撞撞。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OKAPI無限期免費看方案】要不要,一起做點危險的事?

好比攀岩、洞穴潛水、前往戰地跟登上太空,還有比這些更危險的嗎?

21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