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那個在背後的綠腐人…──《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 字級

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今天鬼門開,我得來應景跟大家說個故事。

去年底我簽了一個資深警察作家條子鴿,簽約那時,剛好我和林立青、大師兄、李佳庭三人有個晚餐小聚會。這個約超有趣,號稱邊緣人作家聚會,我就一塊邀了條子鴿。
開個玩笑:如果有誰關在家裡幾天沒出現,先找警察,條子鴿到場後,聞聞沒異味,啊獨居老人,就找社工李佳庭處理;要是從門縫下一望,嘿,出水了,那就快找大師兄來。是謂寶瓶一條鞭服務。

那天晚上約在一家有庭院的villa中式餐廳,條子鴿遲到了10分鐘。正納悶著,我收到他的訊息。
「好緊張.....」他說。
「你在哪?」我立回。
他說在門口。我一往門外望,他竟然就杵在餐廳門外。神清呆滯。
談書的過程,我知道他是個資深員警,從鎮暴警察、派出所管區、霹靂小組、國道警察到刑事警察,他不是個嫩咖啊,是個見過世面的人啊。我說:「快快快快進來。」
條子鴿一臉神色不安地走進來,坐下了,我介紹他給大家認識,接下來的過程,簡直不能用詭異形容。

當天是中式圓桌,餐廳的燈光卻像夜店一樣昏黃,座位是這樣安排的,我的正對面就是條子鴿,我的右手一是大師兄,右二是立青,左手一是我同事,左二是佳庭。
整場飯局,只見條子鴿脹紅著臉,額頭冒著汗,眼神飄移著,且侷促不安的不斷搓手。席間我跟他說話,他看了我一眼,立刻閃開,眼睛直愣愣的盯著面前的那一碗白飯。
可條子鴿甚麼都沒吃。
大家有點尷尬,但在座都是溫暖的人,就努力讓現場不勉強。

我再給你形容一下條子鴿吧,之前見到的他,皮膚黝黑、體格健壯,是個雄糾糾的警官,每天早餐吃八顆蛋,肌肉練得像黃益中一樣(只是襯衫沒穿那麼繃)。他是那種站在警局後巷抽菸,都會被新進警員盤查的模樣,就不是今天這樣受驚嚇的小白兔啊!
飯局一半,條子鴿神色終於稍稍回復正常,也漸漸可以跟大家對話了。我看著他,手指指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吧?

菸還沒點,我低聲問:還好嗎?
他大大喘了口氣,他說,現在沒事了。剛剛大師兄後面站個人,全身綠綠的、腐爛的,味道極重。他說他在門口就看到了,所以一直不敢走進來......他坐在我對面,大師兄就坐在我旁邊,所以每每我跟他說話,他一要回答我,那綠腐人就在我身後「哇」的扮鬼臉(話說本來就是鬼了)......

儘管被大師兄訓練過,我聽著也屏住呼吸了,啊那現在呢,還在嗎?
當時我們就站在那個餐廳的大院裡,此刻樹影幢幢,我心也幢幢。
走了。剛剛走了。條子鴿說。
那那那.....他看起來有惡意嗎?
條子鴿臉上線條柔和了,他說:沒有,那人應該是跟著大師兄來玩玩逛逛的,席間有警察在場,陽剛氣太重,所以不斷的捉弄警察。
我大大的呼出一口氣。
想到剛剛那人也就在我身後,差點我也腿軟了。
(我真是拿心臟在拚工作啊)

於是我們走回座位,我故作輕鬆的跟大家解釋條子鴿剛剛的窘迫:哎呀,就剛剛大師兄後面跟個人嘛,哈哈哈,沒甚麼,就一個人嘛,現在已經走了,沒事沒事,條子鴿沒事了,哈哈哈。
說著我拍拍大師兄,基督教徒的立青也立刻給大師兄一個摟抱。
大家嘻嘻哈哈,也沒人深究(可能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坎吧,或者當下大家都懷疑起來:自己後面是否也站了個人?)

總之後半場的聚會,一切恢復正常。

條子鴿呱啦呱啦說了好多精彩的故事。口若懸河的。驚悚有之,殘酷有之,現實有之。總之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
但我沒忘。

隔天一上班立刻給大師兄發訊息。
我說你昨天有上工接人嗎?
他說有啊,白天他接體完趕著來吃飯的。
我停了三秒鐘,呃呃呃。
我說:哪種?甚麼顏色。
大師兄回覆得很簡潔:
綠的。

歷經社會大小的刑案,數盡人生死生聚散,還有雙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世界的眼睛。
條子鴿的新書《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8/24堂堂上市,敬請期待!
追蹤條子鴿說故事,請見條子鴿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olicedove
小店新開,請大家多多鼓勵。


朱亞君
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羞昂媳婦專區

最懂媳婦無奈、太太感慨、媽咪不愉快的上羞下昂情海無上師特別專欄,解媳婦的苦與痛!!

29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