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NEW 熱門專欄

【詩詞扭蛋機】古文裡的「影子遊戲」:蘇軾、李白、陶淵明都玩過

  • 字級



陪小學生讀詩詞,有時候亂念,有時候認真教;
就像扭蛋機,下次念哪首詩,我自己也不知道。



小孩似乎都喜歡踩影子的遊戲?夜晚跟小孩一起散步,才(時隔好多好多年)重新發現,經過一盞盞路燈時,影子瞻之在前,忽焉在後,逐漸縮短,又逐漸拉長。此時和小孩蹦蹦跳跳踩對方影子,其樂無窮啊!
小:「為什麼都踩不到自己的影子咧?」
我:「妳去路燈下試試看。」
她蹲下來,「踩到了!」後來一輛機車在後方開燈,「把拔你看,我的腿變得好細好長!」

我:「我們唱過一首影子的歌,記得是哪一首嗎?有個人晚上和影子一起跳舞的歌。」
小孩茫然:「哪一首?」
我唱給妳聽──

〈水調歌頭〉(節錄) 蘇軾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小:「喔這一首,我知道啊,但是什麼意思啊?」
我:「古時候沒有路燈,所以他是在很亮很亮的月亮下,一邊喝酒,一邊跟自己的影子跳舞,因為太高興了,覺得這麼開心的地方,一定不是人間,而是在天堂吧。」
小:「沒有路燈,可是會有燈籠啊。」
我:「有燈籠,但是月亮很亮的時候,就不需要燈籠了。」
小:「月亮很亮,還是可以提燈籠啊。」
我:「也是。」看來她比較在意這一點。


小學生很喜歡玩《西遊記》的皮影戲。(圖片提供 / 趙啟麟)


在飄飄欲仙的蘇軾之前,上一個和影子玩遊戲最著名的人是詩仙李白:

〈月下獨酌四首〉其一 李白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花前月下,帶著一壺酒自斟自飲,未免有些寂寞?不如舉杯邀明月,加上影子,連同自己就有三人可以熱熱鬧鬧了。無奈月亮和影子都一言不發,更不會喝酒了。無所謂,不要辜負了大好春光,就讓月、影陪著我及時行樂吧,誰說他們無情呢?你看,我唱歌時,月亮也徘徊不去,我跳舞時,影子也跟著我凌亂的步伐。醒時我們一起同歡,醉後各自分散,去哪找這麼好的朋友呢?就讓我們永遠保有這份無情的交遊,希望未來有一天能在天上再見。

這是李白一個人的狂歡,雖然鬱鬱不得志,但他此時不僅有酒,還有月、影相陪呢,更何況「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註1)。不過我們都知道,這只是他為自己壯膽。「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意思就是除了眼前只有月、影相陪,未來應該也只能月下獨酌,除了月、影,還有誰是能永遠在一起的知己?不知他這一天是否也「三杯拂劍舞秋月,忽然高詠涕泗漣」(註2)

再上一個著名的影子遊戲,則是陶淵明的〈形影神三首〉,「形」說,天長地久,我只有酒,既然無法成仙,影子啊,請不要拒絕跟我一起喝酒,「願君取吾言,得酒莫苟辭」。但是「影」說,形影不離,那只是在你活著的時候,若你一死,我也一起消失,不如多做善事,還能留下聲名。這樣,你還認為酒能消憂嗎?「神」說,生生死死都是自然的一部分,有什麼好擔憂的?也沒人能保證聲名能流傳。當你走到盡頭,那就是盡頭了,「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

陶淵明這首詩李白一定念過,但是求仙不成,求名不得,詩仙其實看不開。蘇軾的〈水調歌頭〉還比較溫暖一些,雖然和弟弟蘇轍分隔兩地,但只要能一同欣賞明月就夠了,「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詩詞中老是孤獨飲酒,實在是不行。想起某次與友人一家出遊,舉目望見上弦月,正想著趁機念哪首「月如鉤」的詩詞給小孩聽,友人卻已經開始解釋月亮的圓缺是地球的影子,以及地球、太陽、月亮之間的關係……聽了真如醍醐灌頂,我好羨慕這麼科學理性的思考方式,我已經30年沒想過「地球的影子」這件事了。

說回人的影子,除了月亮之外,詩詞中寫到影子多半是燭光下的影子,而且滿滿的閨婦、思婦、怨婦。愈來愈確定,其實小孩不適合念古詩詞吧,例如這首:

〈望夫詞〉施肩吾
手爇寒燈向影頻,回文機上暗生塵。
自家夫婿無消息,卻恨橋頭賣卜人。

爇(音同弱),燃燒之意。點起一盞燈,再怎麼頻頻四處張望,唯一能看見的也只有自己的影子,而紡織機上已生滿灰塵。想要效法前秦時的蘇蕙,織一首回文詩給丈夫也辦不到,因為根本沒有自家夫婿的消息,信又該寄去哪裡呢?這只能恨起那個橋頭的算命師(賣卜人)了。

沒有桃花,就怪瑪法達,愛情消失,就怪唐老師。這滿合理的可以春風得意,誰想顧影自憐。這首詩的作者是唐人施肩吾,現在雖然名氣不大,但宋人可是把他當成神仙,認為他在西山隱居時成仙了。有一說他是「八仙」鍾離權的徒孫、呂洞賓的徒弟,或是先遇許天師,再遇呂洞賓(註3)。如果是這樣,那施肩吾寫〈望夫詞〉可能是嘲笑那個「橋頭賣卜人」的道行不夠,不知道他有沒有幫那位思婦另卜一卦?

唐人施肩吾相傳是「八仙」鍾離權(左圖)的徒孫、呂洞賓(右圖)的徒弟。(圖/wiki)

臺灣通史

臺灣通史

不過施肩吾雖然隱居後人間蒸發,但也可能不是成仙,而是移民了。據連橫《臺灣通史》卷一開闢紀:「唐中葉,施肩吾始率其族遷居澎湖。肩吾、汾水人,元和中舉進士,隱居不仕,有詩行世。其題澎湖一詩,鬼市、鹽水,足寫當時之景象。而終唐之世,竟無與臺灣交涉也。

施肩吾搬家到澎湖,這我就不知道可信度了。

這類燭前暗影,也常見於宮怨詩,例如白居易的〈上陽白髮人〉,一個16歲入宮,60歲仍在冷宮的宮人,「耿耿殘燈背壁影,蕭蕭暗雨打窗聲」。或是張祜〈贈內人〉「斜拔玉釵燈影畔,剔開紅焰救飛蛾」,救飛蛾,也是同病相憐。

除了閨怨、宮怨,甚至還有仙怨。例如李商隱的名作:

〈嫦娥〉 李商隱
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
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房內鑲嵌雲母的華麗屏風,映上了深濃的燭影,而窗外的銀河和晨星漸漸沉落黯淡。住在月宮中的嫦娥,應該也後悔偷了丈夫后羿的長生不老藥吧?每夜獨自看著碧海青天、燭影銀河,覺得寂寞孤單冷。

難道真的只有孤獨、愁苦時才會注意到影子嗎?也不是喔,晚唐的陸龜蒙寫了一首我很喜歡的影子詩,只要拋開名利,拋開執著,花、影、酒的相遇,也可以是這麼開心的,不負他「江湖散人」的稱號:

和襲美〈春夕酒醒〉 陸龜蒙
幾年無事傍江湖,醉倒黃公舊酒壚。
覺後不知明月上,滿身花影倩人扶。

皮日休,字襲美,是陸的知交好友,兩人在文壇上齊名,稱為「皮陸」(不是黑面琵鷺),這首就是他們的唱和之作。寫酒醒,當然要先寫酒醉。這幾年在江湖閒散無事,而這一天醉倒在竹林七賢飲酒之地(註4),醒來後不知道已經明月高上了,月光輕輕灑下,只見身上滿身花影,酒未全醒,請人(倩人)扶我起來,欣賞這難得的良辰美景。
這是詩詞中關於影子最美好的形象了,有花有酒有影,而且,有人陪著。

小學生啊,我當然希望妳永遠都不會寂寞,但是如果有一天,妳覺得孤單了,也希望妳還保有跟影子遊戲的心情,或許,那會是我的影子來陪妳了。

────────────
註1:唐.李白〈梁園吟〉。 back 
註2:唐.李白〈玉壺吟〉。 back 
註3:元.趙道一《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希聖(施肩吾字)遇旌陽,授以五種內丹訣及外丹神方,後再遇呂洞賓,傳授內煉金液還丹大道。於是終隱西山。」  back 
註4: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傷逝》:「王濬沖為尚書令,著公服,乘軺車,經黃公酒壚下過,顧謂後車客:『吾昔與嵇叔夜、阮嗣宗共酣飲於此壚,竹林之遊,亦預其末。自嵇生夭、阮公亡以來,便為時所羈紲。今日視此雖近,邈若山河。』」  back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290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