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第一集》祈念之樹

  • 字級

博客來會員只要於2020/03/04~2020/03/17讀完此篇獨家試讀內容,並前往祈念之樹(東野圭吾印刷簽名+專屬燙箔流水編號限量精裝版)書籍商品頁的我要寫評鑑,留下一篇200字以上書評(需登入會員),並在書評的第一段加上#我是試讀偵探,即可參加評選,活動結束後由博客來選出10篇優秀書評,各致贈1組100元E-Coupon,共10名。(詳細辦法請見活動頁最下方)
全球首次公開內容!故事由此開始↓↓↓↓↓

P.1
「你說最近才開始做樟樹的守護人,你為什麼想要做這個工作?」

「說來話長,也算是一種自然發展的結果。不是有些事雖然不想做,但還是必須有人繼承嗎?」

「你是說世襲制?」

「差不多吧。」

他們終於走下階梯,平時玲斗都會在這裡騎上腳踏車,但今天優美也在,所以他推著腳踏車繼續往前走。

來到大馬路,走到公車站。優美一看時間表,發出了失望的叫聲。

「怎麼了?」

「公車好像剛開走,下一班要二十分鐘後才到。真是太不方便了。」

「沒辦法啊,這裡搭車的人很少。這裡畢竟和大城市不一樣。」

優美露出沉思的表情後,看著斜下方問:

「騎腳踏車到車站要多久?」

「應該十分鐘左右……啊!不會吧?」玲斗看著優美的臉問:「妳要我載妳?」

「叮咚!」優美豎起食指說,「你答對了,請送我去車站。」

「等一下,載人不是違反交通規則嗎?」

「呃!」優美的身體向後仰,「這種鄉下地方會有人取締嗎?」

「這……應該沒有。」

「那不就好了嗎?走吧,快上車。」

玲斗在優美的催促下騎上腳踏車,優美側坐在後座椅上。

「妳至少應該跨坐,更何況妳又沒穿裙子。」

「這個座椅太大了,跨坐不舒服。有什麼關係嘛,反正都已經違規了。」

玲斗咂著嘴,「如果被抓到,罰款由妳負責。」

「我說了,不會有問題,出發!」

優美吆喝一聲之後,雙手抱著玲斗的身體。玲斗踩著踏板,後背感受著溫暖和柔軟的感覺。他覺得自己的體溫稍微上升,讀小學之後,應該就沒騎腳踏車載過別人。

因為騎腳踏車的關係,所以可以騎入公車和大型車子無法駛入的小路,或是單行道等禁止進入的路。玲斗用力踩著踏板,沿途沒有遇到紅燈。雖然天色已暗,路上也沒什麼路燈,但因為在民宅之間穿梭,窗戶洩出來的燈光微微照亮了腳下的路。

祈念之樹(東野圭吾印刷簽名+專屬燙箔流水編號限量精裝版)

祈念之樹(東野圭吾印刷簽名+專屬燙箔流水編號限量精裝版)

「這應該是往車站的捷徑,但我絕對記不住。」坐在後方的優美說。

「我也走錯過好幾次,因為這裡的路都沒有規劃,我猜想以前應該是田間道路。」

「這一帶都是民宅,你都在哪裡吃晚餐?」

「車站前的食堂。」

「搞什麼嘛,那你不是本來就要去車站嗎?」

「是沒錯啦。」

穿越住宅區,來到一條大馬路。前方就是這個城鎮最大的路口。

「前面有派出所,我們走路過去。」

優美聽了玲斗的提議,很不甘願地跳下腳踏車。

推著腳踏車走過斑馬路,前方就是車站前的大馬路。馬路對面有許多小型商店,目前在營業的幾乎都是餐廳,其他店都已經拉下了鐵捲門。

玲斗在一家餐廳門口停下腳步,入口的格子門上鑲著玻璃。

「我要去這家。」

優美打量著那家餐廳問:「這家是賣什麼的?」

「普通的定食餐廳,有烤魚或是可樂餅之類的。」

「是喔。」優美雖然表情很冷淡,但似乎很好奇,「好吃嗎?」

「還不錯,要不要一起吃?」

優美摸著臉頰想了一下,搖搖頭說:「今天算了。」

「是嗎?那就路上小心。」

「謝謝你,拜拜。」

優美輕輕搖搖手,邁開步伐。玲斗目送她的背影離去之後,把腳踏車停在人行道上,走進定食餐廳。

餐廳內沒什麼人,他坐在角落的餐桌旁吃著味噌鯖魚定食,回想著優美的話。

優美在吉祥寺看到佐治壽明和那個女人一起走出公寓後,就開始跟蹤他們。不一會兒,那兩個人在停車場坐上佐治的車子,然後就不知道去了哪裡。

「如果是連續劇,就會剛好有一輛計程車經過,然後我就可以攔下計程車,對司機說,追上前面那輛車,但現實沒這麼美好。」

可惜計程車沒有出現,優美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佐治他們的車子離去。

她無奈之下,只好回家等爸爸回來。藏在車上的GPS追蹤器顯示車子進入了澀谷的立體停車場。

大約兩個小時後,佐治的車子再度有了動靜。又過了一個小時,佐治才回到家。佐治和那個女人在澀谷做了什麼?

她去調查了停車的立體停車場周圍,發現有好幾家城市飯店提供休息房,也就是短時間入住,也有很多傳統的摩鐵。

「不不,我覺得他們應該不會去飯店,如果想做那種事,只要在家裡就好。」玲斗避開了直白的說法。

「這很難說,搞不好想偶爾換一下氣氛環境。」

聽到優美直截了當的話,玲斗忍不住愣了一下。缺乏經驗的自己絕對不會想到這點,所以她這方面的經驗很豐富嗎?

「可能只是去約會,去吃飯或是逛街買東西。」

「那不是吃飯的時間,而且如果在外面吃飽了,回家就會說不吃晚餐,但爸爸回家後,也像平時一樣吃了晚餐。而且我覺得也不太可能去逛街買東西,因為不可能特地在上班時間溜出去逛街,萬一被人看到和情婦在一起也不太好。」

「所以妳認定那個女人是妳爸爸的情婦。」

「如果不是情婦,那是什麼關係?別忘了他蹺班出入女人的公寓,你可以不要說這種安慰的話嗎?」

以目前的狀況來看,的確很難想到其他可能性。玲斗陷入了沉默。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