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演算法浪潮下,從社群插畫家到角色經營者的六年探索之旅——掰掰啾啾×黃色書刊特別對談

  • 字級

無分年齡,無分載體,漫畫/圖文作品,始終是最吸引讀者的創作之一。活躍於社群網路的掰掰啾啾黃色書刊,可說是同樣搭上社群時代第一波浪潮、且存活至今的圖文創作者。兩人各自在短篇漫畫、影片動畫、實體公仔方面各有斬獲,目前也持續新的長篇創作中。當我們的目光停留在螢幕多於紙張,雙手已習慣用指滑替代翻頁,這個世代的圖文創作者,是如何因應現下的閱讀特性,去發揮自己的特長,好延長創作生命?他們兩個,又是怎麼活過來的(以及打算怎麼活下去)呢?



對 談 人

Byebyechuchu掰掰啾啾


1985年生於台南。創作生涯始於無名小站,早期風格搞笑中兼帶低級、諷刺,以尖頭人風靡社群網路。近年作品主力轉可愛風的「奧樂雞」,本人亦嘗試多方面演藝發展。著有《不解釋》《什麼叫做 愛》《奧樂雞是一隻雞》《萬能打工雞:奧樂雞的大逃亡》等。

黃色書刊YELLOW BOOK


1988年生於高雄,2012年底崛起於社群網站,以「人生系列」「哀傷浮游」走紅,內容諷刺社會時事,風格冷調詼諧。2017年發動長篇創作《勇者系列》訂閱集資,獲得共829人、220,938元的贊助。著有哀傷浮游12與長篇創作《W》系列、《勇者系列》等。



Byebyechuchu掰掰啾啾(左)與黃色書刊YELLOW BOOK(攝影/張顥)Byebyechuchu掰掰啾啾(左)與黃色書刊YELLOW BOOK(攝影/張顥)


(以下OKAPI提問者為「Q」,掰掰啾啾為「掰」,黃色書刊為「黃」)

Q:兩位是第一次見面嗎?最喜歡對方的哪一部作品?

掰:我們算社群網站第一批圖文創作者,六年前一起接受採訪,那個時候就認識了。六年來也一直都有互相關注。

勇者系列/勇者與魔族四天王

勇者系列/勇者與魔族四天王

奧樂雞是一隻雞

奧樂雞是一隻雞

黃:掰啾早期開始是比較走下流哏,後來轉變成可愛的奧樂雞。剛開始我有點不適應,後來覺得奧樂雞也滿下流;而且掰啾有將他的角色做成公仔、模型,非常可愛,那隻雞就這樣默默烙印在我的腦子裡。

掰:我其實最喜歡的你的角色,還是在《勇者系列》連載之前的作品。

黃:我是因為我們後來都變可愛了嗎?

掰:我一直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幾個人都是男生,講話就比較沒有尺度、各種十八禁;你早期那些比較帶有搞笑意涵的創作,跟我認識的你比較兜得起來。當然現在連載的這些系列我也非常喜歡,《勇者系列》多了一些社會議題在裡頭,值得大家省思。但是早期的創作對我來說感覺親近一點。

 

「我們都在找更適合自己的路線,或是更放開去嘗試各種不同。」

Q:兩位的風格都有所轉變。你們會好奇彼此的轉變原因嗎?

W 1-3【序章.珍藏套書】

W 1-3【序章.珍藏套書】

掰:要說是市場因素,當然無可厚非。但我們兩個個性有一點蠻像的:當我們知道某個東西在浪頭上,我們可能就不願意做。比如我看過黃色書刊的採訪,提到他之所以開始畫《W》系列,是出版商想出他最受歡迎的那些創作,但是他不願意。我猜他是想要做出更屬於自己的創作,所以拋下了什麼吧。到現在我看到他的轉變,都還是在做他自己,我就覺得滿棒的。

黃:現在創作者越來越多,我們都在找更適合自己的路線,或是更放開去嘗試各種不同。就像掰啾說我一開始比較搞笑,但後來畫的可能就比較硬,是因為做這一塊的人比較少,而我做起來也算得心應手,就繼續鑽研下去。而掰啾的角色塑造就成熟很多,他還可以讓角色開發其他的合作,甚至是新的周邊。我看到的他不斷朝新的方向嘗試。我覺得我們都在探索。


Q:但這不會有點矛盾嗎?創作者為了市場的確有所轉變,卻不願意為了市場把在網路上很受歡迎的創作集結出版?


掰:網路世代轉變非常快。當你符合眾人期待,去塑造、生產出書籍或其他商品時,假設最後成效不如預期,你會反思是不是應該要更做自己,讓大家喜歡那個做自己的你──即使那個不是賣最好的,但心會比較踏實。

黃:例如現在很多圖文創作者會轉向製作影片,因為影片的觸及率更高。但是影片不是我的強項,我也不會因為它觸及率高就去做,畢竟那不是我。所以我就還是維持圖文創作,只是從單篇變長篇,替角色塑造更高的黏著度。以前的角色可能只會出現一次,現在像魔王、勇者都有固定的人氣,就能進一步做成模型,更抓得到讀者。

掰掰啾啾早期的影片創作

掰:早期我很在意觸及率和演算法。那時我設定自己要成為網紅,但我的方式只有畫畫,所以一有什麼議題我就會去做;或是像黃色提到的,影片觸及率較高,我也跟著去做。我是台灣第一個用圖畫去做影片的創作者。

原本就是硬著頭皮做,沒想到有一次好像觸動了某種神祕機制,讓我的粉絲人數在短短幾個月,從六十萬瞬間衝到一百五十萬,而且每部影片都十萬讚以上。我還一度懷疑是不是有誰買了俄羅斯帳號。

從那之後,我每天就是從網路上找好笑的哏進行再創作。但三、四年前,演算法調整,我知道沒辦法再這樣下去,才開始探索到底要如何經營角色。當你開始進入角色的世界,你就不會去在意所謂的觸及率,因為你就是在講述角色發生的故事。我想我最大的轉變是在這邊。

「當你開始進入角色的世界,你就不會去在意所謂的觸及率,

因為你就是在講述角色發生的故事。」

 

Q:所以反而是熱潮退了之後,可以更回到創作的本質?

掰:那也是個磨合期。演算法讓讓我思考我到底是要轉YouTuber,還是要專心經營角色。最後的抉擇是後者,因為角色有自己的世界,不會因為創作者的情緒喜好受到影響。就像黃色書刊畫的勇者,不管今天現實社會發生什麼負面或哀傷的事,它是繼續在它的世界裡。會讓讀者的黏著度相對更高。

 

「角色有自己的世界,不會因為創作者的情緒喜好受到影響。
我就是希望走回角色本質,而不是跟著時事、跟著世界隨波逐流。

Q:創作可說是個人理想的實現。但兩位至今累積的成就,大可以做其他更有市場性、更吸引讀者的事,繼續守著(投資報酬率偏低的)創作,原因是什麼?

掰:我目前的工作應該已經不能說是創作,而是「經營角色」,也就是IP的塑造。早期的創作是要畫自己覺得好笑的東西,現在則是聚焦到奧樂雞上,塑造牠會讓觀眾喜歡的可愛個性。而且透過長篇漫畫創作來替奧樂雞打造個性。

台灣在經營角色的過程中,作者多半把自己化身為某個角色,講述個人的心情,來反映時事。但日本和歐美是讓角色有自己的故事,從中去延展。譬如櫻桃小丸子她有她自己的故事,她的故事不會隨著外面的時事變動。而我就是希望走回角色本質,而不是跟著時事、跟著世界隨波逐流,讓創作更純粹,對角色本身的表現而言,也會更健康、更適當。

黃:勇者系列一開始只打算畫個幾篇而已。後來是覺得裡面很多議題和現實相呼應,才將這個系列再去延伸。我覺得不管哪個國家遇到的議題,都不外乎政治、貧富等等,就像掰啾講的,角色可以在自己的世界裡講自己的故事,不一定要呼應當下時事,卻又可以讓讀者想到我是不是在講現在的某件事。這讓我覺得很有趣,因為有時候我沒有想這麼多。對我來說,創作是一種蠻好玩的回饋。

掰:回到角色本質,對我最大的改變就是我現在不需要每天在網路上到處找哏了。幾年前每天生活都是那樣,再開心也會變得不開心。因為當你看到某個好笑的東西,你的第一個反應不是笑,而是要怎麼畫它,你就沒辦法笑得那麼純粹了。

「做周邊是里程碑,特別是公仔。
讓我更有動力,回頭來撐住我繼續創作。」

Q:為什麼要加入經紀公司?創作者如何評估自己是否需要經紀公司的協助?

掰:我一開始沒有想很多,也不確定到底加入經紀公司對我有什麼幫助。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才知道該怎麼達到互相設定的目標。

 

 

黃:我是因為很多事情自己沒辦法全心處理,例如合約;加上覺得經紀公司可以帶給我更多和其他品牌合作的可能性,就覺得可以試試看。光靠自己做這些,真的是花時間又傷神。

掰:有些創作者期待加入經紀公司能得到更好的發展,但到頭來發現自己只是平白被抽成。這可能是在評估自我獨特性的部分沒有做得很完整,只一味認定經紀公司會幫忙做規劃和宣傳,但結果不如所想。在這種狀況下,創作者反而會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我覺得新人在找經紀公司之前,要先評估自己到底有什麼特點,是可以讓兩方都互利的。

 

Q:創作以外的周邊事物發展,以及與其他對象合作,雖然可以達到拓展與黏著讀者的效果,但會否也對自己的創作造成干擾?你們覺得那對創作者的意義、必要性是什麼?

黃:對我來說做周邊是里程碑,特別是公仔。其實做集資公仔這件事對我幾乎沒有收入上的幫助,還增加了不少額外的工作。但看到角色實體公仔的瞬間,還是有一份無可取代的感動;再想到有讀者願意花錢買下它們,就讓我更有動力往下發展《勇者系列》。整件事會回頭來撐住我繼續創作。

 

 

萬能打工雞:奧樂雞的大逃亡【限量「奧樂雞軟膠植絨公仔」版】

萬能打工雞:奧樂雞的大逃亡(限量「奧樂雞軟膠植絨公仔」版已完售,點圖看一般版)

掰:公仔對我比較是驗證我現在的經營方向是否正確,也等於是讀者鼓勵我的方式。與其他對象的合作,最大的意義在於,那表示你經營的角色獲得了認可。

例如與Hello Kitty的聯名合作,我那時最大的學習與反省是,台灣在做IP授權時,多數以為那是經紀人或行銷企劃做的事,但卻不知道要做IP授權前,創作者需要準備些什麼。而那次三麗鷗給了我們一套Guide Book,裡面對Hello Kitty的設定有很完整的說明,例如Hello Kitty只能用哪些顏色、她是個開朗的大小姐,要給大家帶來正面與快樂,所以她不能轉到背面,就連側面也是得在特定情況之下才可以出現。

那時候我才知道,我們在角色的建立上,看起來沒有限制,事實上是故事觀的設定不夠完整,導致角色容易流於平面、個性不夠凸顯,角色的表現或角色之間的互動,也沒有正確的邏輯可以依循。就像黃色書刊假如畫了魔王的溫柔,讀者會覺得很反差,那是因為他已經塑造了明確的壞人形象,等於更強調了前半段說故事的重要性。

我以前沒有明確想過這些,所以早期在畫奧樂雞的運動貼圖時,只想到怎麼讓奧樂雞打籃球、溜滑板,沒有去考量這個角色在這個主題上,應該要怎麼搭配,才能在討喜當中又能合理凸顯出牠的特色,那才是角色真正的魅力所在。

「故事觀的設定不夠完整,會導致角色容易流於平面,
角色如何在討喜當中又能合理凸顯出牠的特色,才是真正的魅力所在。」

Q:兩位對未來有什麼目標,以及對彼此有什麼期待?

掰:我們都是第一批發跡的創作者,老實說我們這批人,現在存活下來的也不多。朋友有了什麼發展,大家都看得到。黃色書刊的發展最符合我心中的路線,我始終覺得走獨立創作角色的路線可能會比較長遠;他也撐過一段大家轉到YouTuber的過渡期。看著他這些轉變,會覺得感動,也很替他開心。他是我認識的少數又能創作又願意商業的創作者,會希望他故事這條路真的要堅持住。好多朋友都被外在的壓力推回現實、不得不放棄創作,台灣如果這個領域正準備要起飛,我希望黃色是其中一個帶頭的人。

我因為自己個性很想什麼都碰碰看,所以就還是會到處嘗試。但我現在開始讓個人的發展和角色的發展分開,我讓自己開心地去做其他事,例如演戲,而讓奧樂雞或其他角色有自己的世界。奧樂雞是奧樂雞,我是我,不會因為我的形象好或不好影響到角色,或是因為奧樂雞太可愛,就把我扣在可愛的領域裡。

但終究我還是希望角色經營可以有成績,會希望自己在角色經營上可以更努力,好受到更多注意跟肯定,希望有一天能夠代表台灣,讓世界看見。

黃:我現在就是單純想讓故事延續,當然也期待自己可以達到心目中的創作等級,像日本那些漫畫家,可以一部作品畫了十幾二十年,都還有讀者喜歡和追隨。 我真的很希望掰啾可以變成像三麗鷗那麼知名的角色經營者,讓更多國外的人知道台灣的IP也可以做成功,也很希望可以在更多地方看到他們的周邊或是合作。


Q:怎麼好像是把自己的心願推到對方身上。

黃:從六年前到現在,還可以坐在這邊,就是一件很很幸運也很感人的事了。希望六年後,大家還可以坐在這裡聊天。


(黃色書刊的結語頗有溫暖的新春祝福感。不愧是剛當了爸爸的人啊)




 延伸閱讀   六年前【新手上路】《不解釋》掰掰啾啾:搞笑的人都比較孤單

理工背景、職業是工程師的掰掰啾啾,與他的奔放畫風不同,說起話來不疾不徐,坐姿端正,初次見面給人的感覺有些正經,像個拘謹嚴肅的好青年。「作品就維持在作品,我本人很注重禮貌……」他笑說。



 延伸閱讀   六年前【新手上路】《哀傷浮游》黃色書刊:深度都是網友給的

語畢,他便靜靜地坐著,帶著一點羞赧的抱歉。斯文白皙的樣貌,不論是與他在多達17萬餘人按讚的臉書粉絲專頁「黃色書刊」裡、或是個人首部作品《哀傷浮游》中,那些時而耍冷搞笑、時而尖銳嚴肅,甚至也會帶入警醒批判意味的風格,著實相去甚遠。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好懷舊!那些貫穿我們成長記憶的圖文創作者,現在在做什麼?

朱德庸、凱西‧陳、幾米、彎彎、馬克......從雜誌、繪本、無名小站到MSN,不同時期崛起的圖文作家各自有一片天,而這些讓你有「懷舊」感的圖文作家們,也許換了不同形式,但創作仍未停歇。看【滑滑20年圖文史】特別企劃帶你重溫當年回憶!

84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