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台灣設計學生要更有自信一些, 去追尋屬於自己的原創。」——飯田佳樹×設計浪人談《作品集的設計學》

  • 字級

作品集的設計學:日本30年資深創意總監,教你從概念、編輯、設計到面試技巧的實務教戰手冊(特別收錄飯田總監X9位台日設計師訪談+PORTFOLIO IDEA NOTE創意筆記本)

作品集的設計學:日本30年資深創意總監,教你從概念、編輯、設計到面試技巧的實務教戰手冊(特別收錄飯田總監X9位台日設計師訪談+PORTFOLIO IDEA NOTE創意筆記本)

作品集對設計師來說就是一本介紹自己的書,怎樣讓觀者(經常是業主)對你第一時間產生興趣非常重要。在日本有許多手把手、STEP BY STEP的設計教學工具書,如今台灣終於也有了這樣的一本《作品集的設計學》工具書問世,本書邀請日本前日本奧美創意總監飯田佳樹為台灣讀者量身撰寫,仔細解說製作作品集時該有的編排邏輯。

作者飯田佳樹雖然也是鼎鼎有名的設計師,但他不以設計師單方向性的作品發表觀點陳述,反而不斷耳提面命地告訴讀者要站在對方立場思考,要能以一種容易了解的方式來「設計」作品集。無怪乎這樣的一本教你如何編排作品集的書當中,甚至還放入了面試技巧、對答集等實用的內容,這也是他考量到會買這本書的讀者可能都是要來做作品集找工作的人,非常貼心。

適逢飯田佳樹設計師訪台,OKAPI特別邀請長期關注台灣年輕設計師發展議題,同時也是創立設計平台「設計發浪」的設計浪人Chad,來和飯田設計師針對台日年輕設計師的處境、觀察進行一場對談訪問。



對 談 人

飯田佳樹 Yoshiki Iida


1960 年生。1982年武藏野美術大學造形學部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大學畢業即進入日本大型廣告代理公司TOKYU AGENCY INC.,後進入國際廣告公司日本奧美,擔任創意總監、製作人,後受任為製作經理。在奧美任職期間,經由ADC 會員長友啓典先生的介紹與邀請,於日本工學院專門學校擔任講師。2010 年由奧美離職後在學校擔任講師,2012 年後約5年期間擔任町田設計專門學校系主任一職。此外也擔任前東京設計師週學校展執行委員、前日本廣告制作協會(OAC)教育支援部會學校委員、SAFE HOUSE T studio創意顧問等職務。著有《作品集的設計學》。

 

設計浪人 Chad Liu


畢業於大同大學工業設計學系、日本桑澤設計研究所。2014年創立台日設計交流平台「設計發浪 designsurfing」,分享設計產業動態,並開始透過「新一代後浪賞」(後更名為「後浪賞」)介紹每年度金點新秀設計獎的遺珠作品,獲當年SDA 「最佳藝文設計服務平台」肯定。後陸率提供台日設計媒合、策展、經紀、專利諮詢等各面向服務。

fb:設計發浪Designsurfing



 

日本設計師飯田佳樹(左)與台灣設計平台創辦人設計浪人Chad(攝影/張顥)


設計浪人(以下簡稱浪人):在飯田先生寫的這本《作品集的設計學》當中,我們不僅可以看到如何編輯一本作品集的基本邏輯,甚至也解答了面試技巧,在我看來甚至可以應用到人生,說是一本人生的整理術也不為過。為什麼會想寫這本書?做作品集的過程中,您認為最重要的原則是什麼?

飯田佳樹(以下簡稱飯田):過去我曾經面試過很多設計師,經常覺得明明作品很好,但作品集呈現的方式卻很有問題。後來試著舉辦編輯作品集的研討會,過程中發現,其實編輯作品集就是在訓練設計師如何發表自己的作品,其重點核心是與讀者建立出一個良好的「溝通」管道。對於首次看到作品的人,設計師要如何在幾頁的說明中讓讀者了解作品內涵,考驗的是他對設計的本質認識是否足夠紥實。

「如何在幾頁的說明中讓讀者了解作品內涵,
考驗的是他對設計的本質認識是否足夠紥實。」

浪人:是否能請您舉個例子說明作品集常見的問題,以及就您對台日學生製作的作品集的觀察,有什麼差異嗎?

飯田:台日差異不大,不過台灣學生好像用數位作品集的人比較多。日本學生還是比較喜歡印刷成紙本。印象很深的是,看過有同學以學年順序編輯自己的作品集。(笑)為了獲得注意,應該要把最好的作品放到前面。如果你把一年級那些畫得還好的素描放到最前面,邊翻邊看見作品從素描變成立體構成,最後出現廣告設計,我能得到的訊息就是「啊你想做廣告設計啊。」這樣根本不能算是一本作品集,只是你的設計成長軌跡。


浪人:常看到日本有許多品味很好的商業設計出現,總覺得平均來說日本業主們好像品味比台灣業主們好很多?


飯田:我不覺得有很多。依日本經濟產業省統計,日本約有16萬人的獨立創意工作者,當中隸屬藝術總監俱樂部 ADC(Art Director Club)會員的人數約有 60 人。這些 AD(Art Director)都很有名,應該算是整個社會的美學先鋒。但我曾聽過當中的某個朋友說,向業主提案時,被當成一般的設計主管般狠狠地質疑。絕大多數的業主平常都做不是跟設計如此相關的工作,沒有足夠的判斷數據便無法決定要哪個提案,因此「溝通」能力對設計師非常重要,是能否做好設計工作的標準。很多時候因為跟設計師配合久,有了信賴感,當設計師想要做一些稍微突破的提案時,業主就會順著設計師的意思去做,因此才有機會在市場上看到那些少數但前衛的作品。

「絕大多數的業主平常都不是做設計相關工作,
沒有足夠的判斷數據便無法決定要哪個提案,
因此『溝通』能力對設計師非常重要。」

 

浪人:台灣的狀況是,目前大約每年都會有2萬人左右的設計相關人才畢業,但根據國發會的資料樂觀估計,2020年僅將產生約2000個新的設計相關職缺,職缺數其實嚴格說來不算少,但還是僧多粥少。目前就您觀察日本又是怎樣的狀況呢?

飯田:以前日本僅有美術相關的大學或專門學校會有設計相關科系,但現在一般大學也有設計學院,雖然教育機關增加了,但想進修設計的學生反而沒這麼多。和過去相比,想做平面設計的人顯著變少,不過我覺得想做網站設計或是專案設計的人有稍微變多,整體而言跑去販售商品的人最多。

 

書上設計展2019

書上設計展2019

浪人:我跟出版社一起合作一個「台灣畢業製作年鑑——書上設計展」的長期出版計畫,每年藉此彙整歸納台灣學生在選擇畢業製作題目的取向。今年在書裡規劃了 一個「設計師轉彎人生」的專欄,採訪幾位過去曾擔任過設計師但現在卻在別的行業得到舞台的人,他們都活用了在設計教育中得到的知識,在不同的行業發光發熱。

飯田:日本最近也出現一些人,活用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的方法論,而不是以作品解決問題。有時候身為老師的我們,如果看到學生有一些能力可以發揮在不同的產業,應該要鼓勵他們多去嘗試,不需要一直固守在設計領域。我覺得這本年鑑能給予同學不同的設計觀點,進而提示了未來的可能性,有這樣的書真的很好,會有日文版本嗎?(笑)

浪人:哈哈,感謝飯田先生的讚賞。我們的確希望這本設計年鑑能累積更多知名度,未來計劃和國外出版社合作。書裡也收錄我舉辦的「後浪賞」得獎作品。後浪賞是一個針對各大台灣畢業製作聯展當中,沒有得獎的遺珠作品進行採集的計畫,每年都會選出10幾件沒有得獎的作品,由我給他們獎項,獎勵他們在我眼中看到作品的原創之處。

飯田:我在學校帶同學做畢業設計的時候,很多同學會想做能影響社會環境的作品,試著想解決問題。但通常關於社會環境的主題,光是搜集資料分析就會花上許久時間,在有限的畢業製作期間當中,很常發生資料分析完後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最後才慌慌張張地勉強做出一個作品交件,但其實根本沒有解決到什麼社會問題。我會建議同學在選擇畢業製作題目的時候,要去思考「現實性(reality)」,怎樣的題目是在有限的時間裡能完成的?有時候不如就挑跟自己的生活比較相關的題目,在比較熟悉的環境裡試著提出一個相對成熟的設計。

在選擇畢業製作題目的時候,要去思考『現實性』,
不如在比較熟悉的環境裡,試著提出一個相對成熟的設計。」

 

浪人:台灣學生對於到國外留學這件事有非常多的憧憬,尤其想去日本。您怎麼看待台灣學生的設計?

飯田:三年前因放視大賞的邀請來到台灣的時候,被當時台灣畢業展的巨大規模震驚!實際看到許多台灣學生的作品,覺得與其說是哪裡好,不如說希望台灣人能發揮出自己設計上的特色。日本人包含我在內,絕大部分都喜歡所謂簡單風格的減法式設計,但台灣同學經常會畫出一些帶有植物型態的曲線造形,具有某種獨特型態的裝飾性風格,使用顏色也喜歡比較鮮豔或豐富的配色,這些都是台灣自己的風格,很有記憶點。

台灣設計學生要對自己更有自信一些,
去追尋屬於自己的原創。」

80年代的日本設計也積極參考歐美作品,但回頭審視時我會覺得當初像是橫尾忠則那樣的日本作品風格一點也沒輸歐美,台灣學生雖然經常也是以日本為範例,但就像我當時一樣,搞不好過了幾十年後再回頭看,你也會覺得現在的台灣作品根本就超棒,一點也不需要以日本為追尋目標。我想鼓勵台灣學生對自己更有自信一些,去追尋屬於自己的原創。

浪人:那您又是怎麼看待現在台灣的平面設計現狀?

飯田:我覺得台灣的設計像是M型社會一般,好壞差異比較大。日本因為經過歷史長久發展,社會大眾對設計標準的底線逐漸拉高,所以目前不太會看到那種爛到很誇張的設計。有一個設計詞彙叫「設計意識(Design Conscious)」,會把壞設計端出檯面的人是因為設計意識較低,不知道拿出來的平面海報是不好的設計,但另一方面,走在台灣設計尖端的人,其實都已經有了能與日本設計一較高下、有些時候甚至做出超越日本設計的作品。以一個旁觀者來說,有這樣的差距反而會意外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

台灣在正要進入『全民意識設計時代』的前一步才會有的狀態。
以一個旁觀者來說,有這樣的差距反而會意外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

 

像我昨天去了夜市,看到很多攤販的招牌,每家店為了要讓路人看見,拼命用了很多看起來很醒目的顏色,很有魅力,我沒辦法說這是好的設計,但我認為這是台灣在正要進入全民意識設計時代的前一步才會有的狀態我是蠻希望大家繼續保持啦,不過身在局中走在前端、想要努力拉抬台灣設計的台灣設計師可能會想說,「誒,飯田先生你是在說什麼鬼話!」(笑)

浪人:日設計業界的交流越來越頻繁,您會如何期待未來台日設計業界之間的發展?

飯田:之前看到聶永真設計師為台灣的蔡英文總統就職設計的郵票讓我印象深刻。當然設計師能提出這樣的作品是很厲害沒錯,但身為政治家的業主居然可以接受這樣的設計,並且讓他量產,看到的瞬間身為日本設計師有一種輸給台灣設計界的感覺。(笑)

身為政治家的業主居然讓這樣的設計量產,
看到的瞬間身為日本設計師有一種輸給台灣設計界的感覺。(笑)」

因為這在目前的日本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日本政治家是一群超級保守的人。日本設計師可能很多人認為自己身處亞洲設計最厲害的國家,但我覺得台灣在這個部分卻是贏過日本非常多的。因此我希望未來台灣學生可以好好學日文,來日本做設計,給予日本設計界一些新鮮的刺激!




 延伸閱讀   原研哉╳聶永真:緊張感與神經質,紙的無限魅力

OKAPI:兩位認為「紙」與「人的生活」有著什麼樣的關聯?

原:如果沒有紙,我們的環境與生活是完全無法成立的。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使用紙的方式、面對紙的態度,很有可能就此決定其性格。

聶:紙的存在對我來說是非常理所當然的,我無法想像沒有紙的世界是怎麼回事。與其要說紙和人的生活,不如來想像沒有紙會如何。
......繼續閱讀



 延伸閱讀平野甲賀×葉忠宜:畫下文字的風景,字設計的魅力


您的作品以手繪為主,那麼也會因應時代潮流運用不同工具嗎?走過活字、寫植、電腦時代,您覺得各個時代有什麼不同?

平野:其實我不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有多麼了不起,但回首一看,現在好像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手繪字傳統江戶時期就有,我們還走在中間,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將來的環境也可能會改變。

不過來到台北後發現到處都是漢字,看了好開心。大家為了宣傳自己的行業、買賣,拚命用不同字體表現自我;日本在江戶末期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時代,進入電腦時代之後這些各異其趣的東西少了,大家開始使用工整的電腦字,我覺得有些乏味,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珍惜街頭這些充滿個性的字。                      ......繼續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設計入魂!10位台日創作者、設計師特別對談一次蒐集

設計初始的靈感觸發、設計人生的風格哲思、面對困境的轉念突破、設計產業的觀察與展望,原研哉×聶永真、平野甲賀×葉忠宜、中西直子×紅林、飯田佳樹×設計浪人、方序中×神山久輝,10位台日創作者、設計師特別對談一次蒐集。

156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