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黃麗如|玩真的】媽媽的佛國,我的酒國──帶爸媽去緬甸自助旅行

  • 字級


 

再次來到緬甸,跟2012年完全不一樣。當時,我一個人來,住在房門都關不密的小旅館,仰光街上沒幾棟大樓,有,也是斑駁頹圮。當年,翁山蘇姬參選議員,我造訪的那段時間,歐巴馬來了,安東尼.波登也來了,緬甸試圖對外招手,大量的招商引資計畫如火如荼的進行,那塊地日商要來蓋、那塊地德國想來買,當時手機sim卡要價約台幣一萬,網路很卡,可是人們的夢想很大。一切彷彿是昨日,但此刻,這裡徹徹底底變了。曾被文青捧為偶像的翁山蘇姬,現在遭人唾棄;至於當時破破爛爛的旅店,早已變身,連很潮的airbnb都出現了。然而,最大的改變是我身邊多了兩個人,我爸媽。

我們在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毛姆下榻過的歷史旅店The Strand吃午餐,午間套餐一份12美金,如果要點杯酒,只要再付4美金。台幣500元有找就可以在具歷史感的五星級飯店吃頓飯,非常超值。但我知道,如果我自己一個人來,我的價值觀就不是如此。我應該會在旅店旁邊巷子的路邊攤吃碗魚湯米粉(Mohinga)、喝杯甘蔗汁,一頓飯大概台幣50元有找吧!但為了讓爸媽看到仰光優雅的一面(這個飯店以前的老闆可是新加坡萊佛士酒店的經營者Sarkies兄弟)、降低飲食上的激烈冒險,我必須調整過往的旅行方式,走比較安全的路、去比較有信譽的餐廳,連用grab叫車,還特別點grab plus等級,多花個台幣十幾元,至少車子比較好,會有冷氣。

是的,帶爸媽去旅行,檔次理所當然的要拉高層級。這是買保險的概念,務必讓旅程相安無事。


建於1901年的The Strand旅店。(圖片來源 / The Strand官網


也是想過去日本,也是想過從基隆港搭個郵輪去鄰近國度五天四夜。但我們家向來對日本沒有太大的熱情,吃好住好人太好的地方往往讓人安逸到不想睜開眼睛。至於郵輪,只要一想到要排隊等上千個人上下船、要排隊去吃飯……,就讓我打退堂鼓。此外,郵輪雖說是移動的城堡(或城市),但從基隆進入這座城堡的大多是臺灣人,城堡裡還住了不少中國人,上千個說華語的人一起在公海漂流,彷彿是從臺灣流放出去的一個小村莊,少了「出國」感。

所以我們去了緬甸,飛行時間在媽媽可忍受的5小時內,一抵達機場迎面而來的是像甜甜圈、卻被咬了一口的文字,外國語的世界燃起旅人的好奇,但東方的情境又不會讓人太疏離。抵達的當天,我們就去了大金塔,這是此行的重點。媽媽是虔誠的佛教徒,走訪佛國是她的心願,過去她和師兄師姐們拜訪了西藏、印度等地,重點就是參拜和聽經。但再怎麼有神佛護體的朝聖團,也敵不過肉身的老朽,當時可以三跪九叩的旅伴們,漸漸沉默了,只能點開line在別人的出遊照旁按讚。我從沒想過我會跟媽媽一起踏上禮佛的旅程,但我到底是俗人,媽媽在意大金塔有釋迦牟尼的八根頭髮,我在意的則是在大金塔方圓八方有什麼餐廳、有哪些酒吧。


金碧輝煌的仰光大金塔。(圖片來源 / wiki


夕陽照映鋪著黃金的塔頂,折射出燦燦的光影,那光彩讓人相信有形而上的世界、神蹟快要顯現。爸爸媽媽隨著來朝拜的人群一圈又一圈地繞著金塔,人多,卻不擁擠,各有各的自在。我猛然想起,我會動念帶爸媽來緬甸,也是在這裡。七年前的傍晚,我從市區晃來這裡,脫了鞋、爬了長長的樓梯,踩在被太陽曬燙的地板,除了被金塔的金光震懾,更被一批一批出家人安靜又舒服的神態所打動,在金塔周邊的地上聚集許多虔誠的信眾在此仰望、深刻祈福,上千個認真的表情,集體爆發信仰的力量。那時就想:或許可以帶媽媽來這裡走走。

我向來習慣一個人旅行,總覺得一個人看世界是最自在的狀態,但總有一些地方會閃過這樣的念頭:如果帶爸爸媽媽來這裡看看,應該也不錯。就這樣,我們一起去了泰國、峇里島、克羅埃西亞、義大利、希臘、紐西蘭、卡兒哈甘有父母親同行的旅行,風景一定不一樣,景點已非重點,而是相處間的瑣事勾勒出旅程的全貌,諸如:找廁所、找餐廳、找藥房、找旅館、找超市。可以因為緬甸的腰果是如此廉價而開心不已、可以因為在茵萊湖上的旅店看見月亮升起光芒灑滿湖面而感到滿足、也可以因為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看到火紅的夕陽而覺得興奮。指南上寫的日落必訪的烏本橋、日出的必去的蒲甘佛塔(Pyathada Pagoda)一點都不重要。我們都很明白,多年後那些拗口的寺廟名稱、譯音怪異的地名,全部會忘記,只會記得曾見過的星星月亮太陽。

有人說帶爸媽去旅行,根本不是旅行,比上班還累,甚至是彼此的折磨。我可以理解這樣的心情。畢竟是不同的個體、不同的世代,觀念本來就不一樣。就像我喜歡坐戶外的位置曬太陽用餐,爸爸則擔心坐在樹下吃飯會有鳥屎掉下來;當碰到突然斷電時,店員在餐桌上點了白蠟燭我覺得浪漫,爸媽卻覺得白蠟燭不吉祥;當拿到菜單酒單,我會認真地點個東西喝,爸媽卻覺得何必再浪費錢喝飲料……我不可能變成他或她,她與他也不可能變成我,我們終究是不同的人,勢必要保持距離。

讓彼此有安全距離的最簡單方法就是:全程訂不同的房間。父母親有他們自己的空間,我也有自己的小宇宙。相愛的人都很難成天黏在一起,何況是因為血緣關係而必須視情緒勒索為理所當然的家人。多開一間房,也是買保險。

十天的時間,我們行旅了仰光、蒲甘、伊洛瓦底江、茵萊湖,和我七年前的路線差不多,但速度慢很多,看的東西也不多。比起市面上團體行程排滿了寺院與各式各樣的體驗與購物,我們幾乎一天只有一個重點,比方在蒲甘的阿南達寺逛了又逛,只因為它好美,美到其他寺廟全部可以不看;比方在媽媽該吃素的日子裡找到很好吃的素菜餐廳,一天完成一件事情就很開心,然後就可以各自放空,看書的看書、念經的念經、滑手機的滑手機,重點還要把睡午覺這件大事排入。

因為旅行團不可能那麼慢、那麼廢,所以我們只能自己去、自己探索,浪費的時間是自己的,因為愚蠢而浪費的金錢也是自己的但所有的愚蠢都會是旅途最深刻的記憶,蠢事永遠是日後餐桌回味的話題。因為帶爸媽去旅行,我在餐廳會看完整份菜單,不再只是點我習慣的那些菜,由於家母對很多食物過敏,我必須看清楚每道菜的做法與成分,連菜單後面的飲料、茶、酒都得深入研究。看著看著最大的發現就是:緬甸喝酒太便宜了!在有氣質的餐廳喝一杯mojito大概台幣60元,我甚至喝過一杯30元的mojito;至於Gin Tonic一杯約台幣40至50元。若到漂亮超市的貨架上看威士忌、蘭姆酒,大品牌台幣50元有找就可買到一瓶。

媽媽在旅途中念了很多經,我則開啟了酒國的大門,在同一條旅道上,相安無事。

能相安無事,就是好事。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 最新作品為《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

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

跟緬甸火車一起跳舞

跟緬甸火車一起跳舞

緬甸:追求自由民主的反抗者

緬甸:追求自由民主的反抗者

變臉的緬甸:一個由血、夢想和黃金構成的國度

變臉的緬甸:一個由血、夢想和黃金構成的國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周成林、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180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