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作為語言異域的臺灣──讀東山彰良《小小的地方》

  • 字級

小小的地方

小小的地方

讀東山彰良以臺灣為舞臺的小說,總有一種錯亂感:東山彰良以日文書寫,本身卻也有一定的中文底子,因此他這些小說的語言總能適當地散發出一種,或許可以稱之為「臺灣味」的氛圍。尤其是對白部分,儘管文本是以日文書寫,但仔細凝視表層的日文字,便會發現底下透著一層臺灣國語的韻味。

當然這並不代表東山彰良寫作時是以中文思考,事實上小說文本裡仍有許多日文所獨有的句法或是比喻,而這些日文特有的要素,即使翻成中文之後仍舊若隱若現,如我這般嫻熟日文的人便能一眼認出。中文裡有日文,日文裡有中文──這種語言的錯亂感,使得故事裡那些熟悉的臺北街市景象,一個個彷彿披上陌生的斗篷,化作某種「異域」,散發著獨特的魅力。東山彰良最新散文集題作《越境》,但我更覺得他與其說是「越」過了邊「境」,不如說是雙腳跨在邊境線兩側,或甚至是自由往來於邊境線的彼端與此端。

我與東山彰良見過一次,在2017年東京大學一場作家交流會上。那年他以《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在文壇大放異彩,連獲三獎,我則剛以《獨舞》獲群像新人獎在日本文壇出道。會後喝酒聊天,驚訝於他幽默的談吐與流利的中文,言談間流露出對小說創作的認真。

《小小的地方》收錄了6篇以西門町紋身街為舞臺的連作短篇小說,結構與故事風格頗有吳明益《天橋上的魔術師》的意趣。敘事者為年僅9歲的少年「我」,景建武。透過年幼者的敘述,前5篇每篇都寫出了一個令讀者印象深刻的中心人物:為了活下去而在臉上刺青的貓女孩、尋找離家出走的土地公的私家偵探、一緊張竟在講臺上飆起饒舌歌的原住民教師、被父親搶走女友而頹廢暴飲暴食的男子、閱讀李昂卻無法抗拒天使寄生的女孩。第6篇則是「我」的故事,描寫年幼的敘事者對故鄉紋身街又愛又恨的複雜情感。東山彰良擅長書寫懸疑小說,從《流》和《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已可見其能力之一斑。這6篇篇幅較短,卻篇篇高潮迭起,令人讚嘆。推薦文只能寫到此處,再寫下去破了內容的梗,破壞讀者樂趣就不好了。

翻譯小說當然不得不提譯者:王蘊潔不愧是臺灣日文譯界大前輩,譯筆老練,少有臺灣出版日文翻譯小說常見的彆扭與不通順,也能進行適度的「在地化」(localization)。我一邊對照原文,一邊閱讀譯文,數次讚嘆譯者挑選譯詞的巧思,讀者大可放心閱讀。雖然我仍並不覺得譯文已臻至完美,但究其原因,部分是因為我閱讀的並非最終定稿,難免仍有錯漏,部分是同為譯者的同業相輕心態,部分則來自完美翻譯本身之不可能性──村上春樹說:「完美的文章並不存在」,我必須補充,翻譯亦然。


作家 李琴峰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獨舞

獨舞

天橋上的魔術師

天橋上的魔術師

流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23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