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高中生讀什麼

【青春映畫室】命運扭轉的那一刻,你看見的是敵人,還是自己?──《雙子殺手》

  • 字級

 

在電影中,威爾史密斯的驚詫只有淡淡的震驚,在小說中,文字卻表達出那個剎那的千頭萬緒 (圖/麥田出版提供)在電影中,威爾史密斯的驚詫只有淡淡的震驚,在小說中,文字卻表達出那個剎那的千頭萬緒 (圖/麥田出版提供)

【編輯室報告】
從博客來青春排行榜觀察到,不管是銷售榜或是投稿榜,影像作品常在排行榜上有亮眼的表現,我們甚至可以戲說青少年是「視覺系的動物」不管是看電視看電影看還是看手機,影像總有驚人的影響力。
「要先看劇?還是先看原著?」一直是課務繁忙,時間有限的年輕讀者們很掙扎的問題。
「改編等於或不等於原著?」原來改編和原著可以很相似,也可以超展開......
關於那些原著和影像的事,青春映畫室,讓你好看不漏接───



文/徐凡(麥田出版翻譯文學線主編)

什麼樣的契機會讓你毅然決然放棄做了一輩子,而且非常擅長的事?

亨利・布羅根,世界頂級的知名殺手,當了業界TOP近三十年,突然決定不幹了,提早退休。他的理由是,最後一趟任務雖然成功殺死了目標,但對他而言,卻是一次可怕的失敗。因為他瞄準的明明是目標的頭部,屍體上的彈孔卻是在頸部。對其他人而言,這仍是一次完美的任務,然而,對亨利這樣自我要求嚴謹的殺手來說,僅僅數公分的差距,他知道自己已經距離「完美」有千里之遙。

亨利後來又對人說,自己愈來愈「害怕照鏡子」,還有那些愈來愈清晰的溺水夢魘,所以決定開始過另一種生活,脫離職業殺手這個「舒適圈」。是不是生命中總有些時刻,我們可能突然感到徬徨無助,突然覺得孤獨寂靜開始變得刺耳,而每天都會在鏡子裡見到的自己,竟成了最令人恐懼的陌生人?

決定停止殺戮任務的亨利,緊接著發現自己竟成為國家的下一個追殺目標。更令人震撼的是,前來追殺自己的人是多年來首度讓他有「棋逢敵手」之感的好身手,而當他透過準星看見對方的臉孔,竟是年輕時的自己。在電影中,威爾史密斯的驚詫只有淡淡的震驚,在小說中,文字卻表達出那個剎那的千頭萬緒──

「亨利曾聽別人分享過這種該死又古怪的噩夢:他們奉命跟蹤暗殺目標,可是當他們從望遠鏡看見對方時,竟發現自己的臉回頭望著他們。這一類怪事經常出現在狙擊手的夢中。一般人認為,如果這種噩夢在一個星期內出現兩次以上,就意味著你已經在這一行待太久,你的潛意識告訴你:辭職的時候到了。」

因此這個故事最有趣的一點出現了:一個害怕在鏡子裡看見自己臉孔的人,決定另尋生命出口,卻在遭受死亡威脅的時候,發現死神長著自己的面容。

有些人說李安這部電影徒具特效,故事深度不夠,我卻認為細看電影、細讀故事,你會更加深信這個故事團隊從未背叛說故事者的康莊大道,反而是更走在此道上。它仍然乘載了拍電影的人、寫小說的人、表演的人、做特效的人最關心的事情:人。故事說的是中年亨利的中年危機,少年亨利的自我探索,也是我們每個人每個生命階段都會遇到的關卡

從《少年Pi的奇幻漂流》到《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原著:《半場無戰事》),李安的電影常常是瑰麗故事的一個入口,我們藉由華麗視覺,深入人心裡最燦爛最恐怖的想像。終究看見故事映照著的,都是自己內心的陰影。

讀畢《雙子殺手後,深深感覺命運之神推你進入深淵常常別有用意:一次奪命追殺,也可能是逃脫心靈束縛的歷險。恐懼化身為少年Pi上船中的老虎,或是《斷背山》裡無法長相廝守的戀人,這一次,直接化身為大小亨利的自我廝殺。在那歷險之後,我們才得以明白,終究要跳入恐懼深淵,才有機會為自己的幽暗生命找到一絲光明。

   李安近期改編文學作品  

雙子殺手(金獎導演李安執導 官方電影小說)

雙子殺手(金獎導演李安執導 官方電影小說)

半場無戰事(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原著小說)

半場無戰事(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原著小說)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暢銷電影原著小說】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暢銷電影原著小說】












 延伸閱讀  

1.【青春映畫室】青春奏章:音樂、練習、社員,還有集體目標──《吹響吧!上低音號》
2.【青春映畫室】每個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中心──新海誠在《天氣之子》的少年夢
3.【青春映畫室】那些令人想翻白眼的裝傻和精準的吐槽──讀《青春豬頭少年》
4.【青春映畫室】完美的收尾,才能安眠──《安眠醫生》的恐怖救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101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