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黃麗如|玩真的】十一前的周末,我在澳門被賭場徹底綁架

  • 字級


 

朋友們一直跟我說澳門是一個食物好吃、酒好喝的地方,但不曉得為什麼,我對它提不起勁。20年前,我曾經從香港搭船去澳門,匆匆地看了一眼,當時只去大三巴牌坊照張相,然後去吃個燉奶。相較於彼時香港的燦爛,澳門是一個村子,只記得那時認識的一個澳門大哥說:「我們這裡就是安靜。」

十一前的周末,我去了澳門,完全是一時興起,想去搬幾瓶葡萄牙酒,去掃幾罐葡萄牙罐頭,趁著中國還沒有全面去葡化前,瞧瞧離台灣很近的前拉丁國度。飛機一抵達,看到指標寫著Saída(出口)、cambi(換錢)、Aeroporto(機場)等葡文,不禁眼睛一亮,整個關於巴西的回憶排山倒海而來。眼前的景象那麼的中國,身邊的人一點都不安靜,但四百多年前留下的外來語,讓這只有內湖大小的區域,如此不同。

本想要辦一張交通卡「澳門通」,但出發前看了網友們的攻略,許多人都說澳門的交通靠賭場接駁車就可,感覺賭場包辦一切。爬文的時候我還沒有意識到賭場就在一出機場大門後開始綁架我,我逃不出它的控制。

出了機場,往酒店接駁車的指標走去,威尼斯人、米高梅、永利的接駁車一輛接著一輛,這些在台灣媒體旅遊版面被描述為高檔餐廳林立、休閒設施奢華的「度假天堂」,真正的身分都是賭場。

我住在「葡京酒店」(喜歡他的英文名字Hotel Lisboa,它是一間過氣的旅店,但有過時的樂趣),眼前剛好有一輛米高梅的接駁車要發車,看了地圖發現澳門米高梅就在葡京附近,有點膽怯的上車,還想付車錢給司機,但司機不問也不看,我就這樣被載到了米高梅,再拖著行李走十分鐘抵達葡京。這一路經過了永利、澳門凱旋門、新葡京、最後到葡京,幾步路就經過四家賭場。中國的十一連假將屆,每間賭場的外頭總有人或蹲或坐。我的手機傳來了簡訊:《新葡京》憑短訊及證件早上11點至晚上7點到二樓免費換領限量旅行袋/杯/傘,數量有限換完即止

由於忘了帶水瓶,為了免費的水瓶,我走進外觀招搖的「新葡京」,搭著手扶梯尋找兌換處。手扶梯往上滑行,朝下一瞧,萬頭鑽動。在一盞一盞超大的水晶燈下,一群一群的人圍著賭桌。賭徒們多穿深色polo衫,從上方看下去,就地開出一朵朵黑色的花,只是花是空心的。

我穿過各式各樣的吃角子老虎機,難免瞧兩眼,發現只要把10元港幣塞進去就可以試手氣,就這樣,我在一角坐定,開始以紙鈔餵食機器。第一張10元鈔不到一分鐘就被吃掉,還沒搞清楚遊戲規則,機器就提醒我要再塞錢。我塞了第二張,躊躇著要按左邊的鍵還是右邊的鍵,要選上排按鈕還是下排按鈕,雖然按鈕上寫著中文,我卻看不懂。在胡亂按的狀態下,紙鈔又被吃掉。我再塞錢、再塞錢,不知餵了多少紙鈔後,機器冒出勝利的音樂,但我不曉得為何這樣就算「贏」,只見機器的畫面一直閃,我的帳戶金額飛速增加,最後畫面是撒下金幣,我的帳戶是102元。

意識到花10元竟可賺到102元(我完全忘記之前塞了多少張10元紙鈔),賭性被激起,用盡力氣狂按機台,以為錢會愈按愈多,只見餘額愈來愈少,最後歸零。從100到0,不到十分鐘。

錢花光了,但贈品總要拿。我繼續往服務員所說的領贈品處前進,經過了跳鋼管舞的舞台、VIP賭桌區,然後看到一個指標寫著「8餐廳」,米其林三顆星的中餐廳桂冠原來跟賭場緊黏在一起。我終於走到禮品兌換處,眼見前頭排一百多人,立刻放棄花時間去擁有賭場的贈品。

肚子餓了,聽聞在秘魯很難訂到位子的Maido主廚津村光晴(Mitsuharu Tsumura)在美獅米高梅開了一間餐廳雅吉(Aji),便想晃過去瞧瞧,彌補之前在利馬旅行時吃不到的遺憾。美獅米高梅在氹仔區,省交通費的唯一方法就是搭賭場接駁車,於是我又往澳門米高梅前進。毒辣的烈日人想找涼快的捷徑,赫然發現如果我穿越永利,就可以吹著冷氣直達米高梅。於是下了葡京和永利之間的地下道,再走進永利旅館大廳,接著穿越賭場,兩邊的吃角子老虎機閃著亮光,誘惑我坐下來歇腳。如果不是因為錢包裡已經沒有10元、20元的港幣,我一定會拚個手氣,賺一頓名廚所端出的午餐。


津村光晴在秘魯利馬的Maido是拉美前50大餐廳。(圖片來源 / theworlds50best


甫開幕不久的美獅米高梅,新得像是沒有世間塵埃,名牌店林立外,澳門最大的星巴克Starbuck Reserve Bar、被譽為亞洲最佳甜點師Janice Wong的甜點店等行家品牌一家連著一家,但這些厲害的店全部圍繞著門口有金獅的賭場,條條道路通賭場。

由於我比訂位時間提早到半個小時,理所當然的走進獅子口試手氣。換了小錢,又開始餵食吃角子老虎,按到目光呆滯時,來了一個輪廓很深且自稱公關的人,說要幫我辦貴賓卡,他說著三天內賺多少點數就可以在米高梅免費住宿,還說貴賓卡在餐廳用餐打85折。我說那Aji餐廳也是85折?他說是啊,就這樣,我辦一張賭場貴賓卡。

他的外表看起來不太像華人,我問:「你何時來澳門的?」他說:「我澳門人啊,葡華混血,爸爸葡萄牙人媽媽華人。」我說:「你大學畢業就來賭場工作?」他笑著說:「到賭場工作不用讀到大學啊,澳門人高中畢業就想到賭場賺錢了,我中學同學幾乎都在跟賭場有關的地方工作,應該說澳門哪個東西跟賭場無關啊!」我嘴賤的說:「中國人不來賭,你們不就完蛋了。」他愣了一下。

我拿著貴賓卡,到標榜祕魯菜、空間卻非常中國的Aji用餐。午間套餐每一道菜都好完美,Ceviche(醃漬生海鮮)的醬汁調得很有層次,Tamal(玉米粽)的原料被解構、將米粒變成粿,中間包裹著龍蝦肉。菜色像極了我這幾天所感受到的澳門,看起來富足又安居樂業,政府甚至會把賭場賺來的錢分紅給民眾。如此美好如此棒,但我總覺得哪裡怪,如同我口中的Tamal,吃不到在南美洲踏實的玉米粒,也沒有那種吃完會打嗝的厚實感,它很美,卻少了屬於這道菜要有的血肉和脾氣。

新活水 9月號/2019第13期

新活水 9月號/2019第13期

這幾天在吃喝賭外,曾蹓躂到連勝路,進了一家獨立書店。書店擺設的大部分是文史哲類的書,靠近結帳台,我看到台灣出版的《新活水》雜誌,九月的封面是「點解香港」。我無意地問店員:「澳門有聲援香港反送中嗎?」店員笑得無奈:「我們發動819到噴水池『默站』聲援,連不講話站著都不被政府許可。這裡除了賭博,沒什麼好說。

9月29日星期天,更多中國人來澳門賭博,聽說從珠海的關口進來要比平常多花三倍的時間,澳門商家期待十一連假可以賺飽飽。然而,距離這裡搭船55分鐘的香港,街頭正在流血,曾經,他們也期待十一可以賺飽飽。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 最新作品為《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百萬港人上街為自己發聲,我們如何理解香港的處境?

從香港的前世今生談起,再進一步理解從雨傘革命到反送中,香港人如何面對與中國之間的拉扯?為何他們選擇走上街頭?

2018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