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鹹水傳書機

我們都是海上犯罪的分贓者?普立茲獎記者出書點名:臺灣與中國、日本、印尼並列世界最貪婪漁業市場

  • 字級



2019年10月1日上午,南方澳跨海大橋斷裂,橋身壓毀港內3艘漁船,船內6名外籍漁工不幸罹難。令人心碎的悲劇背後,是外籍漁工艱困的工作環境。多數外籍漁工在漁船未出港時無法上岸休息,因為雇主通常會要求留守顧船,加上薪資低廉,還要被仲介公司抽成,導致他們就算能上岸,也無力負擔岸上消費。因此多數外籍漁工,常年都只能生活在狹小的船艙內。

例如此回遇難的菲律賓籍漁工 Impang George Jagmis,根據《自由時報》報導,在橋垮前一晚,面對米塔颱風來襲,他就是留在船上度過颱風夜。雖然颱風夜留守固船與這次意外並無因果,而 Impang George Jagmis留守的新臺勝266號漁船(158噸)屬於噸位超過100噸的大型漁船,根據臺灣法律,的確可在颱風夜安排人力留守,無須強制撤離。但法律是否周全?合法是否就合乎人道?值得臺灣社會進一步討論。可惜的是,事發後檢討聲浪大多聚焦於橋樑安檢與咎責,外籍漁工的權益又逐漸被淡忘。

自詡人權立國的臺灣,長期漠視外籍漁工權益早有先例,2013年的特宏興368號喋血案2015年印尼漁工疑似遭虐死案,都是實例。或許臺灣民眾已經忘記這些案件,然而受害者的血,已潑濺在臺灣的國際形象上,曾獲普立茲獎的美國記者伊恩.爾比納(Ian Urbina),在新書《亡命海洋:穿越最後化外之地》(暫譯,The Outlaw Ocean: Journeys Across the Last Untamed Frontier就把臺灣、中國、日本、印尼並列為全球最大卻也最貪婪的漁業市場。

爾比納最初是在2015年於《紐約時報》發表獲獎無數的同名專題,因深受此題材吸引決定更深入追蹤,他向《紐約時報》請了長假,前後花費近5年,橫跨40個城市與5大洋,累計12000海里的旅程,終於完成這本新書,揭露了包括偷渡、走私、非法捕魚、販賣奴工、性侵、暴力等各種海上猖獗的罪行。這一系列報導,也讓關注地球環境的好萊塢巨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有意將此議題搬上大銀幕,由旗下的製片公司 Appian Way與Netflix攜手合作。

作者伊恩.爾比納(Ian Urbina)記者、《亡命海洋》作者伊恩.爾比納(Ian Urbina, 1972-)(圖片來源 / wiki


海上犯罪之所以橫行,除了因海洋廣闊交通不便,使罪行易於隱匿,蒐證執法困難,犯罪行為若發生在公海或是界限有爭議的海域,也容易讓案件處於司法管轄權的灰色地帶。若再考量船隻、嫌犯、人力仲介公司的複雜國籍組成,也會讓案件最後在各國司法單位間無止盡兜轉,最終不了了之。《亡命海洋》裡,菲律賓漁工Eril Andrade命喪臺灣漁船的故事,就是各國互踢皮球的典型案例。

2010年,來自菲律賓鄉間的Andrade透過新加坡的非法漁工仲介公司Step Up Marine,漂洋過海來到臺灣鴻佑212號漁船擔任漁工。7個月後,31歲的Andrade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回到新加坡港口,隨著屍體附上一張鴻佑212號船長的手寫字條,上頭列出死者姓名、死亡時間與當時船隻位置,至於最重要的死因,只簡單寫著:「生病,休息,過世」。屍體送抵港口時,離Andrade身亡已有兩個月。

菲律賓漁工Eril Andrade菲律賓漁工Eril Andrade。(圖片來源 / nytimes


 隨Eril Andrade遺體附上的紙條。(圖片來源 / nytimes


根據新加坡法醫的驗屍報告,Andrade死於急性心肌炎;而當遺體被運回菲律賓後,菲國病理學家進行第二次驗屍指出,Andrade死因為心臟病發,且身上有大量生前留下的外傷,屍體更少了胰臟與一隻眼睛,死因並不單純。

Andrade死後,船東與仲介曾向家屬表示願意提供5千美元賠償金(在菲律賓若漁工罹難,合法仲介公司的賠償行情約為5萬美元)。Andrade的家屬拒絕了,雖然金錢是誘使Andrade走向悲劇的原因,但此刻他們只想討回公道。菲律賓檢察官曾試圖偵辦此案,但對於遠在臺灣的船東以及設立在新加坡的非法仲介束手無策。最後,本案只有一位在菲律賓當地負責招募漁工的聯絡人入獄。

爾比納在2015年得知此案後,決定進一步調查,他在新加坡與臺灣分別委託在地人士協助調查,但相關單位全都一問三不知。新加坡勞動部官員無法解釋非法仲介為何沒被起訴,僅表示新加坡對菲律賓沒有司法管轄權,就算菲律賓漁工指控仲介公司欠薪、暴力、販賣人口,新加坡當局也無力處理;至於臺灣,無論是警方或是漁業相關單位,竟完全不曾針對Andrade之死審問過鴻佑212號的相關人士。Andrade之死對臺灣主管機關來說,宛如不曾發生過。爾比納也試圖聯繫Step Up Marine與鴻佑212的船東,但這兩間公司完全迴避爾比納的採訪,拒絕發表意見。

儘管調查四處受阻,爾比納還是從Andrade的同鄉口中拼湊出事情真相。原來,Step Up Marine在業界早已惡名昭彰,這間公司的慣用手法,是先以500美元的「高薪」吸引菲律賓男子擔任漁工,但應徵者在賺到錢之前,得先負擔各種手續費與機票費,才能前往新加坡等候工作機會。到了新加坡後,仲介公司不只會以各種藉口大幅減薪,掌有工作分配大權的仲介公司管理員,更會以此要脅漁工提供性服務。人在異鄉且已繳付大筆手續費的菲律賓漁工,這時已經沒有回頭路,只能任人宰割。幸運者,順利登船工作,雖慘遭剝削起碼還能賺取微薄收入;不幸者,輕則分文未得還欠下鉅款,重則如Andrade一般,客死異鄉,死因未明。

Andrade的案例雖然哀傷,但還不是《亡命海洋》最悲慘的故事。泰國拉廊府(Ranong)的卡拉OK吧,是爾比納在漫長採訪過程中最不願回想的夢魘。

拉廊府位於泰緬邊界,許多年輕(甚至未成年)的緬甸、柬埔寨男性都會來這裡尋求工作機會。而所謂卡拉OK吧,其實就是妓院,人口販子以酒色為餌,誘惑身無分文的外籍男子賒帳消費,當欠款如雪球愈滾愈大,無力償債者,下場就是被賣到海上當奴工。就算有能力償債,也可能在店內被下藥,一覺醒來已成為海上漁工。爾比納去採訪時,卡拉OK吧老闆並不知道他的記者身分(《紐約時報》規範記者:若採訪對象詢問,必須誠實告知自己的身分,但無須主動透露),老闆拿出一本貼滿未成年少女相片的花名冊,得意揚揚地介紹店內「貨色」。這些人口販子以奴隸為誘餌,設下陷阱誘捕另一批奴隸,如此陰險狡詐的犯罪手法,令身經百戰的爾比納也難以承受。

泰國漁船上的柬埔寨漁工,其中多數來源皆為非法販賣。泰國漁船上的柬埔寨漁工,其中多數來源皆為非法販賣。(圖片來源/ sierraclub.org


泰國宋卡府(Songkhla)港邊的卡拉OK吧,也會與拉廊府店家使用一樣的手法,誘騙漁工。(圖片來源/ sierraclub.org


這段經歷也帶出另一個議題:當記者目睹罪惡發生,該維持中立選擇旁觀?還是出手干預?

爾比納接受civileats網站專訪時說,「身為記者,親自採訪是很重要的一環,我也以身作則,然而我也感受到其中的不道德與兩難。我時常擔心,我的採訪行為算不算是一種偷窺,一種剝削他人的偷窺。我記錄他人的苦難,固然是期望能藉由報導改善問題,但我也可能會因此受益,我是否在利用報導填滿版面,塑造我無畏的記者形象,讓自己的事業更上層樓?與此同時,那些故事主角依然留在原地。這樣做對嗎?我沒有答案。有時候我自覺骯髒,好比拉廊府卡拉OK吧的那次採訪,我們離開了,那些年輕女孩仍待在那,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

嚴守採訪分際的爾比納,還是有立場鬆動的時刻。某回他隨同印尼海警出海查緝越界捕魚的越南漁船,所謂「越界」自然是印尼政府一廂情願的說法,因為越南政府也認為自己擁有該海域管轄權。當天,印尼海警在海上扣押了數艘越南漁船與船員後,越南海巡隊前來支援,且以船隻噸數優勢反轉局面,成功挾持了一位印尼工作人員,並以此要脅印尼海警釋放扣押的越南漁民與船隻。由於印尼海警不會英文,無法與越南海巡溝通,又不願讓與爾比納同行的女性口譯員擔此重任,因此,爾比納拋開新聞從業人員的立場,協助居中協調。

\\ 伊恩.爾比納隨同印尼海警出海的紀錄片//


爾比納回憶此事時說,「在當時,不只那位工作人員可能會喪命,我們的船也可能會被攻擊,我心想,好吧,豁出去了。我不在乎我的同業會如何看待我,我決定出手協調。沒錯,我偶爾會把理想丟出窗外。我難以釋懷的並非只是目睹這些罪惡,而是我清楚明白在我離去之後,罪惡仍不斷發生。我不知道停止報導是否比較好,但這感覺很像是我背棄了這些故事。還是我乾脆跳下來,直接推動改革?但如此一來,我就不能繼續記錄這一切,我也會改變整個故事的走向。所以目前為止,我決定還是繼續維持記者的身分。」

The Outlaw Ocean : Journeys Across the Last Untamed FrontierThe Outlaw Ocean : Journeys Across the Last Untamed Frontier

雖然爾比納在書中報導了海上各式泯滅人性的罪行,但他強調,這些故事裡沒有誰是絕對的好壞,掠食者與獵物都只有一線之隔。在civileats網站專訪中他說,「如果你試圖了解他們的犯罪動機,你會發現他們其實只是扭曲體制下鋌而走險的受害者。這當然無法構成他們犯罪的藉口,特別是那些剝削勞工薪資的加害者。但我們應該往更高層級去思考整個產業鏈的責任,包括你我在內,我們盲目地購買這些廉價產品,我們也是這些犯罪的分贓者。

然而被問到身為消費者的我們,該如何避免成為海上罪惡的幫兇,爾必納依然維持記者的中立,迴避了這個問題。「我覺得身為記者,似乎不該介入如此之深。儘管如此,我還是能建議大家,不需要全面開戰,只需要選擇適合的戰場。我在書裡採訪了謀殺、偷渡、偷倒廢油、奴役、薪資剝削、捕鯨等議題,你可以仔細想想,哪個議題最能引起你的共鳴,那就是你的著力點!去了解有哪個機構在針對該議題努力,哪個機構表現最好,讓他們告訴你,在這個議題上你該怎麼做才能避免自己成為共犯。

 


 〔參考資料〕
1. 本書官網 The Outlaw Ocean
2. the guardian
3. civileats
4. nytimes


 延伸主題閱讀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160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