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范湲|一個譯者的偏執告白】於是,我譯了那本書...

  • 字級



數年前,一場家族聚會上,有個晚輩挨近我身邊悄聲說道:

「我發現你譯過情色小說喔!這樣不會很『那個』嗎?」

露露

露露

孩子很真誠地提出了他的疑問,偏偏這件事不適合一言以蔽之,我只能很努力地堆出自認很睿智的苦笑。做為譯者在此分享工作經驗,很難不提及這本小說:《露露》Las edades de Lulú),因為這是我翻譯的第一本書。

那是十多年前燠熱的盛夏,我仍在台北的新聞界工作,閒暇全奉獻給多年來終於如願達成的目標:譯書。日復一日,每天規律早起,傍晚上班開編輯會議之前的歲月,我都在賃居公寓裡當兼職文字工。一支立式風扇是我對付酷暑的唯一幫手。汗水已經濕透棉衫,偏偏我的思緒一直無法通透。文字打結了,意象很模糊。我起身尋找出路,在那個逼仄的客廳裡轉了又轉,焦躁地像個在滾輪上奔跑的倉鼠。此時此刻,平凡的正常人腦中大概都會迸出這樣的念頭:

為什麼要給自己找這樣的麻煩?

譯書處女作,我居然挑了一本情色小說!對我來說,這可不是容易的抉擇。我出身簡樸保守的農家,向來是個村姑書呆子,從小到大,「情色」相關的閱聽內容從未在生命中出現。性愛方面的中文用語,我所知甚少。譯稿不順的原因在此,若要排除障礙,我必須學習相關用語。

做過功課之後,譯書過程果真順暢許多。但是,為什麼要花費心力說服出版社和我一起大冒險?好好挑一本正經一點的書不是更好嗎?

上個世紀的90年代,我飄洋過海來到新國境,舉目所及不只是新鮮,還有難以言盡的文化衝擊。留洋的日子未必都很順遂,但出國求學的經驗於我絕對是正面的。無盡的世界在我面前開展,每一刻都是有趣的風景。其中,閱讀上的嘗新是最迷人的異國饗宴。這個過程,對於打破思想上的自設框架有極大幫助。直到今天,我仍然深信:每一本書都開啟了一個美妙的自由領域,閱讀者的思維得以在這個無邊無際的世界裡以各種姿態翱翔、翻滾、探索、凝望…。人的腦子裡住著一個叫做自由的玩意兒,我們的思維有個很重要的任務:叛逆。以知性呈現「性」議題,對於思想的衝擊,絕不只是眼界大開而已。

Las edades de Lulú / The Ages of Lulu

Las edades de Lulú / The Ages of Lulu

《露露》1989年在西班牙出版時,西班牙社會展現超乎預期的容忍力。這本小說的內容大膽描述了未成年少女的性愛冒險,後來演變成亂倫、濫交,並涉及跨性別性愛等大膽前衛的議題。可想而知,我這個鄉巴佬讀後的震驚程度。然而,十多年後,我向臺灣編輯推薦這本書時,聚焦的重點並非書中驚世駭俗的性愛書寫。作者葛蘭黛絲(Almudena Grandes)在這本小說處女作裡展現了過人的才華,對於一個30歲女子自少女時代以來在性愛/愛情歷險中的極樂、傷痛、沉淪……刻劃極為細膩,因此一鳴驚人。《露露》已經預示了葛蘭黛絲將在西班牙當代文壇穩居巨擘的大將之風。


葛蘭黛絲(1960-)畢業於馬德里大學地理與歷史系。1989年以第一本小說《露露》獲得「正直的微笑」(La sonrisa vertical)情色文學獎,驚豔西班牙文壇。(圖片來源 / 作者臉書

 
《孟子.告子上》早有流傳千百年的陳述:「食色,性也。」獸性,也是人性的一部分。文學創作選擇不偏離人性描述,不該是難以承受的沉重原罪。於是,我決定推薦這本小說,因為,我認為它純粹就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傑作。

為什麼讀經典

為什麼讀經典

有位從事圖書事業的德國長輩曾經問我,積極爭取譯介經典文學不是更能推升自己的專業地位嗎?當然,我完全同意。但是,譯書幾近做功德的慈善業,有無地位也不重要吧?再者,何謂經典文學?我記得卡爾維諾曾在一篇短文裡以嘲諷的語調做了這樣的註解:「經典文學就是人人都自稱已經讀過的書。」閱讀如穿衣,或求舒適,或圖品味,自行決定即可。無論是做為讀者或譯者,我期勉自己不要掉入獨斷論的陷阱裡,也希望能一直保有「興風作浪」的勇氣。

有時候,那條人煙稀少的道路上,風景反而美得令人讚嘆。


范湲專欄【一個譯者的偏執告白】每月更新!
01_我是偷時間和文字約會的人,而且是戀情不單純的三角關係


作者簡介

西班牙納瓦拉大學語言學碩士,曾任西班牙文口譯,教過英文、西班牙文,近年多從事新聞相關工作,目前定居奧地利薩爾斯堡近郊。
譯有《風之影》《靈魂迷宮》《天空的囚徒》《天使遊戲》《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宛如A片的現實人生》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172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