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讀輕小說

【輕文學連線⚡⚡】撕下扁平標籤,腐女、同志向前走──《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

  • 字級


《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已由NHK改編為日劇。(圖片來源 ©NHK) 


川原泉的短篇〈正經的人必有不為人知之處〉(收錄於《遇見負離子女孩》),日夏晶的哥哥某日忽然提及:「有個人,想要介紹給你們認識。」家人high到極點,急於認識未來的媳婦。殊不知,上門的卻是名男的,哥哥原來是同性戀,父母石化了,耳膜自動屏蔽,直到男友告辭,仍呆坐客廳沙發上。唯有晶還冷靜面對,那是因為,她稍微有些抗體,前陣子才被朋友推廣了BL小說。

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 全

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 全

因為BL小說而坦然接受家人的性向,聽上去是個美好故事,但,如果是男友呢?在浅原ナオト《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內,三浦紗枝被同班男生安藤純撞見自己購買BL漫畫,陷入羞恥窘迫的她,卻漸漸發覺這名口頭嘲弄BL是奇幻故事(註1)的男同學,意外有著彆扭跟溫柔的一面,願意幫自己隱瞞興趣、陪伴同好活動、盡可能幫助自己,她不知不覺淪陷,順勢告白,對方也接受了,一切看似幸福無比。然而,挫折很快到來,安藤邀請她到他家,家裡沒有大人,兩人打算要做色色的事,氣氛尚好,男友卻無法勃起──我作為女孩子,難道就那麼沒有魅力?在三浦暗自懊惱時,卻赫然面對真相衝擊:安藤其實是名Gay。

是的,「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其實是倒過來的,她喜歡的是同志的我,不是因為BL,而是因為戀愛而悸動。可作為小說的主述者,安藤純卻刻意無視這點。十七歲的他,跟有婦之夫交往(註2),沉溺於不倫歡愉同時,也對於普通人的心願苦苦掙扎──他喜歡男性,卻渴望建立平凡家庭、呵護兒女長大,年邁時被兒孫圍繞,微笑過世。為了達成心願,為了證明,只要有心,我的陰莖也能對女性勃起,他欺騙了對方,卻換來殘酷的互相傷害,他挫折,她受傷,而偷聽到這一切的男同學按捺不住,氣極敗壞強迫他出櫃。

《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意識最深刻的,是時間感,這是現今中學生的同志故事。在十餘年前,自己尚就讀高中女校時,同儕間流行模擬家族(現在也仍普遍),一群同齡同學互稱老婆老公兒子女兒,或寵溺、或曬恩愛,還有各類變化版,比如後宮、宮廷(如今想想,聽著同學怪腔怪調說皇上吉祥、朕的貴妃,真是詭異非常),而其中,兩位假扮夫妻的女同學尤為親暱,那些嗔怒、吃醋,忌妒愛恨,可是連科任老師都知情揶揄,成了班上的尋常風景。早已習慣的我,卻在高三某天聽見同學竊竊私語:她們兩個,該不會真的是……?欲語還休,卻撕開我的蒙昧無知,開始意識到:啊,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人。

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人。這個想法看似荒誕,卻是那時的真實心聲,在當時,同性戀對我而言是虛幻不實的概念,隱約知道,卻不認為真的存在。分明身處女校,班上有宣稱被學妹倒追的短髮帥T,同學躺大腿上卿卿我我,餵食曖昧更隨處可見,我卻只把這些景象掃入「女校嘛」的含糊世界去(天曉得「女校嘛」是什麼意思),未曾思索其中涵義。回想起來,連自己都對自己的遲鈍程度,傻眼到不行。而時代變異,如今成了中學老師,面對這性平議題被廣泛討論的社會,學生對此的切身度提高,同性戀不再是虛幻不明的遙遠存在,曾有次課堂討論,不知為何觸及同志的婚姻權利,班上普遍支持擁護,持反對意見的學生還被全班齊聲撻伐,一切看來如此進步,如此正確光明。

可真的光明?抱持冠冕堂皇的觀念,下課時學生依舊使用各類賤斥字眼:甲甲、搞基、死Gay、娘炮,即使課堂一再宣導,即使都知曉這不尊重、不正確,歧視字眼仍舊迸出、慣性辱罵。就像《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內,全班同學趁著安藤純不在,一同討論了同性戀議題,沒有玩笑、是非常充實的班會課,大家都認為同性戀很正常、擁護愛人的權利,結論極為乾淨正確。可三浦卻在回家時湧現疑問:

就算我們班又出現一個同性戀,或許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呢。

有可能不是男同學,而是女同學。甚至還有可能是老師。總之,『就算有也不奇怪』這點,是毋庸置疑的。發現這一點後,我開始思考那個人是懷著什麼的心情,聆聽那場班會的討論。就算大家得出了『這不奇怪』、『這很普通』的結論,這個人仍沒有主動出櫃。少做些多餘的事情,拜託你們不要管我──他說不定是這麼想的。」(P264、265)

為什麼不願出櫃?為什麼選擇隱瞞?是因惡意之眼仍徘徊不去,是因為能溫柔接住的人還是太少了?還是無論是自己,還是社會都沒能準備好,就像小說內的正義魔人小野,這貌似惡意滿滿,卻也扮演測謊機的同學,用公正到近乎殘酷的態度,道出現實:

就算嘴上說自己不在意同性戀,但實際聽到別人出櫃的消息,一定還是會在意。同性戀者就是明白這一點,才不願意出櫃吧。既然這樣,只是嘴上說些漂亮話,不是很卑鄙嗎?我們願意認同你們,是你們自己選擇隱瞞的──就好像用這種態度在逃避責任一樣。」(P266、267)

是只說漂亮話的人過於卑鄙?又或者決定隱瞞的人錯了?是偽善的社會可惡,又或者貼心躲藏的同志不對?銜尾蛇般的提問,難論因果對錯,可說到底,還是同志這標籤過於沉重,沉重到簡化認知,足以令安藤純瞬間變成「那個男同志」,以致能扛住標籤,能平常相處,能脫口而出:「你就是你啊」,這類青春閃耀話語的人,實在少之又少。

這也是為何,三浦紗枝的腐女標籤如此重要的緣故。就算興趣跟性取向不能相提並論,她也是能瞬間被「那名腐女」給吞噬的人(即使加上「很會畫畫」的特質,也會被理解成「果然是耽溺於二次元的腐女,很會畫畫也是應該的」這種莫名其妙的因果假設)。被不熟悉的人輕率地理解、標記,想否定又因也是片面事實而動彈不得。小說控訴這個想當然耳,不願深思的世界,拋出的代表是Queen的主唱佛萊迪.墨裘瑞(Freddie Mercury),這位性取向始終被後世爭論的男人,既是安藤純與網友Mr. Fahrenheit的崇拜對象,其曲目成為書中各章標題,而他究竟是同性戀還是雙性戀,說不定連他本人都無法斷定,誰都無法確認,或許也不需要被框架定義,正反映了小說的根本主張──不要隨便簡化我們!

\\Queen的主唱佛萊迪.墨裘瑞(Freddie Mercury)性取向始終被後世爭論//


不想被定義、不願被簡化,想保留曖昧含糊,也許連本人都認知不清的自己,這樣抗拒被簡化的姿態,如果跟其歸屬文類:輕小說,並置在一塊,是弔詭的。輕小說是諸多文類中,極度仰賴簡化標籤的一派,我們往往能單純以一兩個詞彙──黑長直、金髮雙馬尾、腹黑學生會長、無口──輕易勾勒形象,這些人物樣貌來自共通的ACGN文化。落落長的書名,也往往在書名即大綱同時,提供或熟悉、或新奇的元素,方便檢索套路公式,保障認知想像。書本封面也是歸類的一環,就好比新井陽次郎為此書繪製的淡雅留白插畫,一看就能清楚辨認出感傷虐心的風格,建立初步的文風印象。

然而,這不表示小說是自相矛盾的,毋寧說這樣的內部衝突是必要的,《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談論的是一個既似是,又而非的處境。即使是會把三次元真人的男性配對,亢奮到亂沒節操的腐女三浦紗枝,也不過是名會對同齡異性動心、不知如何是好的可愛少女;即使是談著不倫戀、喜歡年長男性的同性戀安藤純,也只是位貌似淡薄處世、內心糾結煩惱的高中男孩。分明被顯而易見的標籤,踢出「一般人」的範疇之外,可細細探究其掙扎心境,亦不過是尋常的芸芸眾生,小說繞了一大圈,要表達的,終究也不過是──他們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這個簡單到讓人啞然失笑的結論。

/////
註1:安藤純對BL的奇幻故事評價,在川原泉的〈正經之人必有不為人知之處〉吐槽得更簡潔有力──「是啊!用機率、統計學正確計算的話……想不到!出現了90%以上的男性登場人物都是同性戀的驚人數字與結果。」不過即使意識到BL是另一個行星的奇幻異世界,腐女們的原則還是:看得開心就好。

註2:是說安藤純的戀人「誠先生」,甫出場就叫人警鈴響起,明明已為人父,兒子跟純還年紀相仿,卻要純在交歡時喊他「爸爸」,光這樣就已經夠糟糕了。最後還坦承,自己之所以徵求在床上以父子相稱的性伴侶,是為了解決對親生兒子湧上的情慾。小說誠實地寫出他害怕自己成為無藥可救的變態,所採取的因應對策,大膽到讓人佩服的地步。



作者簡介

雜食閱讀者,喜歡奇幻、推理,出社會以來閱讀越發輕量化,耐性越來越薄,迷戀車上補眠與熬夜,很怕對世界失去興趣。經營部落格「剝洋蔥」。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好姐妹嗎?看看有時暖心、有時讓你起殺心的姊妹情誼作品

有好姊妹當然就有壞姊妹,文學作品中的姊妹情誼有時讓人感動糾心,有時讓人心一驚。

74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