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只是想騙小孩吃青菜,一個不小心就發展出繪本副業!──義大利藝術家Fausto Gilberti

  • 字級





藝術家們喜歡做自己的書,在裝幀、字體、紙張等等加上自己的藝術技巧表現特有風格,又不必在意是否可以量產或是以限量版取勝。以往杜象(Marcel Duchamp)沃荷(Andy Warhol)考爾德(Alexander Calder)都有自己的書,有的單一發行,有的限量,都造成洛陽紙貴的風潮。Artists' Books從手工書到類手工,讓讀者與藝術愛好者躍雀不已。許多當代藝術家也在創作之餘,思考如果將自己的作品延伸到書的話,會有什麼效果。

我在波隆那書展遇見一位義大利藝術家Fausto Gilberti,他一面做著原來的藝術,一面做書。本來做書只是為了娛樂小孩,沒想到獨具一格,竟發展成副業。出生、居住於米蘭附近城市布雷希亞(Brescia)的他,因想要鼓勵小孩吃青菜,想了個故事:他讓吃肉的小孩都成為合怪物胃口的食物,怪物特別愛吃這些吃肉的小孩;但如果怪物不小心吃了愛吃青菜的小孩,便馬上腸胃不適,甚至會死掉,所以怪物們對愛吃青菜的小孩避而遠之。他用這樣幾近恐怖的故事讓孩子覺得多吃青菜比較安全。回想我小時候一直對大人說「青菜有股怪味道」,甚至也像這個怪物只要吃到青菜類的就作噁,所以對這故事直覺有好感。

義大利藝術家Fausto Gilberti(圖片取自作者官網


The Ogre Who Ate ChildrenThe Ogre Who Ate Children

一切說來都是因書結緣,某次大女兒旅行回來,送了我這本書,她對書有特別的品味,總是能在一堆書裡嗅到獨具一格的書!家裡有我這樣的繪本控,他們知道送我書是讓我最開心的事;事實上是件苦差事,想找到我沒有的好書也不是件簡單的事。儘管我有時會收到自己已經有的繪本,但藏在裡面的愛才是最重要的禮物。就這樣,我收到這一本The Ogre Who Ate Children,由義大利經典繪本出版社Corraini Edizioni 發行。義大利繪本設計名家如Bruno MunariIela MariEnzo Mari的書,都由這家出版社出品。

我在波隆那書展找到這個出版社攤位時,不由自主買了一大袋幾乎提不動的書,但萬萬沒想到能與這位創作者相識。當時出版社工作人員正與一旁的Fausto Gilberti聊天,他坐在旁邊的板凳上簽書,地方又小又不舒服,於是好奇的我湊過去瞧個究竟,啊!當時心喜心動,我知道他的書呢!但也不知道可以說什麼,僅僅就是簽書、笑笑、說謝謝。他人如其書,藏在圓眼鏡後的大眼睛安靜地微笑,不主動和讀者聊什麼;有如那個想要吃小孩的怪物家族,正猶豫著要吃哪一個?

The circus of the dwarf and the bearded ladyThe circus of the dwarf and the bearded lady

隔了兩年再於波隆那書展見面時,他已經多了好幾本以「藝術家」為主題的繪本,還加上新書The circus of the dwarf and the bearded lady,並在波隆那的曼波(MAMbo)現代藝術美術館展出原畫。曼波館藏了從1945年以來的藝術品,其中最重要的應該是畫家喬治.莫蘭迪(Giorgio Morandi)的作品。原本位於市中心的莫蘭迪美術館(Museo Morandi)整個被搬進曼波裡自成一個展區,一生極少離開家鄉,都在波隆那畫杯盤瓶罐的莫蘭迪,是義大利20世紀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他除了以常見物件為題材畫了許多油畫,也做版畫,並在大學教學。館內另一個角落站立著英國雕塑家東尼.克雷格(Tony Cragg)以滿是瓶罐杯盤的雕塑向莫蘭迪致敬的大型作品。

\\喬治.莫蘭迪(Giorgio Morandi)的作品//


雕塑家Tony Cragg以滿是瓶罐杯盤的大型雕塑向莫蘭迪致敬。攝影 / 賴嘉綾


Fausto Gilberti是位讓繪本原畫能在曼波美術館展出的藝術家,可見其被認可的藝術地位。這次的展出主題就是這本新書,封面是位神奇大力士撐起一位體型更大的女士,進場時也營造了馬戲團的氣氛。他的畫多半以黑線條表現在白底上,只有這本以黃色為底,是個奇特想像的故事:雖然外表不美、還長著越來越長的鬍子,這位鬍子小姐從未放棄擁有幸福家庭的期待,她期待婚姻、期待有幾個孩子。有天,她在森林裡找蘆筍時遇到一位來揀柴的男子,他個子很小,根本就是個侏儒,和鬍子小姐一樣,期待愛情卻一直沒有好運到,當他們兩人彼此看對眼了,馬上結婚,幸福快樂。


Gilberti在曼波的展覽視覺以新書的馬戲團氣氛為主軸。(攝影 / 賴嘉綾


鬍子小姐一家11年內有了11個小孩,剛好可以組足球隊,但他們對足球沒興趣,而是組了一個馬戲團。有長得壯壯的大姐姐、特別特別高大的哥哥、只有一隻腳卻能雜耍球技的老三、大力士、雙胞胎是喜歡自拍的兩頭怪、耳朵大到什麼都聽得見的麥羅、擅長唱歌的歐利弗、沒聲音愛看書的艾妮塔、自己飛來的維特、還有一個從來沒人看見過的龐畢歐。後來這11個孩子各自找到他們的心靈伴侶,也各有11個小孩,那麼會有多少小孩呢?11乘以11等於121。會有多精彩?就等著看馬戲團吧。

鬍子小姐一家有11個小孩,每個小孩都有些不一樣的地方,但都找到適合的另一半。
(圖/The circus of the dwarf and the bearded lady 內頁)


不得不說,Gilberti的書都有耐人尋味的幽默,簡單的出發點,不要想什麼背後的教育意義,他就是想要孩子覺得書是好看的!尤其他一系列關於藝術家的書,從聲稱把藝術家的屎裝罐頭的Piero Manzoni 開始,到目前為止已經有看起來隨意潑灑的Jackson Pollock、拿馬桶去參展的Marcel Duchamp、把畫布割開的Lucia Fontana、愛用藍色以至於得到「克萊因藍」(International Klein Blue)這個專有名稱的Yves Klein、愛畫點點的Yayoi Kusama;目前進行中的還有一生我行我素的Georgia O'keeffe。好奇關於藝術家的計畫到底策劃了多少本呢?他說這是一本又一本的嘗試,完全不是特別計劃,所以他也說不上來會有多少。出版社從來沒有限制他,甚至不知道他在做什麼,這也說明了許多創作者的計劃其實基於與出版社的信任與默契。

 Fausto Gilberti的藝術家系列繪本 

Piero Manzoni

Jackson Pollock Splashed Paint and Wasn’t Sorry

Jackson Pollock Splashed Paint and Wasn’t Sorry

Marcel Duchamp

Lucia Fontana

Yayoi Kusama

Yves Klein


最初,是有次Gilberti與孩子在米蘭看了一場藝術家Piero Manzoni(1933-1963)的展,Manzoni做了許多罐頭,他聲稱罐頭裡裝的是藝術家之屎。Manzoni出生貴族世家,一心想要成為藝術家,直到某一天,他覺得只是用筆刷和顏料實在無法滿足創作,開始做了一些看似怪異的作品:使用木頭、石頭、帆布、不同材質捲成立體的成品。其創作生涯裡,不斷用超長的紙、人體來展現藝術,並以「人站在箱子上」象徵舉起地球、在雞蛋上印上他的指紋然後邀請大家來吃蛋,無所不用其極的挑戰觀者對藝術的想像。後來有一天,他吹了很多氣球,他說在氣球裡是藝術家的呼吸;終於,他做了很多罐頭,號稱裡面裝了很多他的屎,罐子上印著「Merde d'Artiste」(藝術家之屎)字樣。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打開罐頭的記載,所以作品內容一直是謎。這似乎嘲諷了藝術作品的廣泛,也開創了藝術作品被認可的另一層面。Manzoni去世時未滿30歲,現在這些屎罐頭已經貴到和等體積的黃金差不多價值了。

Gilberti在書末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有位藏家有三個罐頭,好奇心驅使這位收藏家忍不住打開一個罐頭來看看,結果發現裡面其實什麼也沒有。我讀完書信以為真,還向他求證,這也是不懂創作幽默與藝術史的我首次嘗到讀繪本「認真就輸了」的境界。

(左)藝術家Piero Manzoni、(右)Manzoni作品「藝術家的呼吸」(圖/wiki

Piero Manzoni「Merde d'Artiste」(藝術家之屎)(圖/wiki


不過,也因此得知這本書的創作始末,促成這次訪問。無心插柳的,他開始做繪本將藝術家介紹給孩子,與原先合作的出版社開始一系列當代藝術家的繪本。Gilberti低調、謙虛、含蓄,在歐洲舉辦過上百場個展與聯展,與他合作的出版社除了義大利的Corraini Edizioni,還有英美的Phaidon與Rizzoli,都是以質感與內容取勝的著名藝術出版社。目前Jackson Pollock 已經出版英文版;Yves Klein 也有法文版。

以當代藝術家為主題的繪本,成了美術館推廣藝術教育的好幫手。這些藝術家的特徵經過Gilberti熟練的筆觸,以臉型長、寬、胖、瘦的比例與五官的位置勾勒出各自的長相;書以白色為底,黑色的線條,封底與扉頁各選單一色彩,對應每位藝術家,以其代表作品的方式詮釋,讀者一目了然。封面大膽使用白色不上光的紙張,陳列在書店時乾淨俐落。

美國畫家波拉克(Jackson Pollock,1912-1956)以獨特的「滴畫」聞名,是抽象表現主義運動的主要力量。(圖 / wiki)波拉克(Jackson Pollock,1912-1956)以獨特的「滴畫」聞名,是抽象表現主義運動的主要力量。(圖 / wiki

Jackson Pollock Splashed Paint and Wasn’t Sorry

Jackson Pollock Splashed Paint and Wasn’t Sorry

此系列的第二本是Jackson Pollock,Gilberti決定不提Pollock的私生活,也不提他某些著名的畫,直接將重點放在他具動感的繪畫方式。看到Pollock的畫,你會想像他是如何進行創作的嗎?是騎腳踏車?還是翻跟斗?是游泳還是跑步?這樣書的屬性活潑有趣,馬上獨具風格。他不要將答案給讀者,他用了旁敲側擊的方式,引導讀者進行各種猜測,因為Pollock的畫風在當時非常異類,揮灑顏料的結果並不是簡單的平面,堆疊的顏料造成質感與觸感的紋理,呼應我們所處的複雜世界。

Gilberti將重點放在Pollock的圖畫動感是怎麼來的,是邊跳傘邊畫?邊騎車邊畫?還是邊攀岩邊畫?(圖/Jackson Pollock內頁)

 

杜象美籍法裔畫家、雕塑家、西洋棋玩家與作家,20世紀實驗藝術的先驅。(圖 / wiki)杜象(Marcel Duchamp, 1887-1968),畫家、雕塑家、西洋棋玩家與作家,20世紀實驗藝術的先驅。(圖 / wiki

關於當代藝術家這一系列,我特別喜歡Marcel Duchamp,2018年底我在東京巧遇杜象的展覽,看到傳聞中的《泉》《刺蝟》《下樓梯的裸女》、他的手製書等相當完整的重要作品與資料。進一步在藝術史課程中瞭解:他將藝術推到超乎原來的定義,並使用「現成物」如便斗、瓶架,加以命名成為藝術品,影響後世觀看藝術的方式,從此許多藝術家追隨其概念發展出當代藝術的多樣性,讓藝術不再侷限於繪畫、雕塑。

Gilberti這本Marcel Duchamp 將扉頁做成黑白格子,伏筆很大,因為後來的杜象成為代表法國參加世界西洋棋大賽的選手。這扉頁象徵著棋盤,也象徵杜象在藝術上終結了舊世、布下了新局。

Gilberti筆下的杜象(還讓他用馬桶下棋)。(圖/Marcel Duchamp內頁)


回到我關於32頁的問題,他說只有Piero Manzoni使用32頁,後來的書以40頁為基準。Gilberti做書也是從簡單的故事規劃,先用一些以簽字筆隨手畫下的題材想故事,邊做邊修,增減故事內容,再將每一頁畫面完整詮釋;原版書是義大利文/英文雙語出版。從Jackson Pollock 這本書的手稿可以發現,那並不是書頁上的畫面,他將手稿在電腦後製,因此有左右翻轉、改變尺寸、拼貼、調整角度的過程。

草稿繪本Jackson Pollock 草稿。(攝影 / 賴嘉綾)


他一直以黑白兩色創作,所以他讓工作室極其精簡,細節都在人物造型的表情中。至於為什麼都是黑白呢?他認為在有限的條件下,製造極致所發揮的效果,比使用彩色畫面更難,這也可以說是他創作的理念;尤其像Pollock的創作,黑白比彩色更有說服力道,讓讀者集中精神觀看作畫的揮灑。


Gilberti的工作室整齊精簡。(攝影 / 賴嘉綾)

 

Gilberti在每一本書裡都向不同的人致意,不論是對孩子、家人、出版社的夥伴,甚至已過世的藝術家,在在顯示他對人事物的體貼與念舊,也看到一如杜象的布局,在藝術家的身分背後,踏足繪本的新象。感覺不久的將來,各個美術館都將陳列著他的書。



作者簡介

在地合作社The PlayGrounD」工作室負責人。畢業於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州州立大學環境工程與科學碩士。專職作母親多年。長期致力推廣圖畫書閱讀,成立兒童閱讀團體、帶領成人圖畫書讀書會、撰寫書評與部落格、翻譯圖畫書,並經常協助書店與出版社選書。著有《與圖畫書創作者有約》《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童書遊歷:跨越時間與國界的繪本行旅》《是真的嗎?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2》《什麼這麼好笑?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3》,參與大人也喜歡的繪本企劃,並編輯策展11位台灣繪本創作者「停 聽 看 他們做繪本」展覽。最新作品為《賴嘉綾的繪本報一報》
部落格:Too Many PictureBooks
工作室:在地合作社The PlayGrounD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29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