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安靜」的無字繪本,為什麼能給讀者強大的閱讀後勁?

  • 字級


在無字繪本裡,看似平常的畫面可能暗藏許多祕密訊息。(圖/《鱷魚的一天》內頁)

「無字繪本」,英文除了叫wordless,也有silent picture book一詞,直譯為「安靜繪本」,圖畫相對於文字,是一種「安靜」的語言。安靜能夠產生比文字更多的臆測、想像,讓作者可以製造模稜兩可、自由解讀的空間。

The Snowman

The Snowman

雪人禮物盒 (書+雪人偶)

雪人禮物盒 (書+雪人偶)

無字繪本在本質上直觸「圖畫是人類共同語言」,不論哪種語言的人都能看;再來它真正是把「說不出口的畫給你看」,像是說不出口的真相說不出口的祕密不想說出口的感覺,透過無字繪本和讀者建立異常親密的關係。「祕密」似乎就很符合無字繪本的意境,或是在腦海裡的想像,像是雪人The Snowman)裡,作者以「無字」告訴了我們一個小男孩在半夜和雪人玩樂的事。

《雪人》以無字告訴了我們小男孩在半夜和雪人玩樂的事。(圖/《雪人》內頁)


不過,「無字」對我們非常習慣「有字」的社會人是有難度的,我們習慣什麽都想用文字、語言去形容,但最終又發現,它恰恰就是那種需要逃脫文字束縛的東西,用什麽文字都不會貼切。

鱷魚的一天

鱷魚的一天

鱷魚的一天,原書名為「專業鱷魚」(Professione Coccodrillo),就有一種無字書的精神,鱷魚的「專業」是說不出口的,你可以說他不過是在動物園當動物展示,但作者可沒有要僅只玩猜謎遊戲,那麼,藏在這份「專業」背後的「祕密」是什麽呢?

這祕密可能是──鱷魚並不喜歡這份工作從第一個畫格(以及封面、扉頁)我看到鱷魚夢見他在大自然的池水裡睡覺,接著是他起床著裝,通勤到上班地點(占了巨大的篇幅),看起來他享受這座城市,沿途觀賞商店陳列、買花、買報紙、餐點、和熟人打招呼……跟一般上班族沒兩樣,接著他走進了動物園,脫下整套穿著(帽子、圍巾、大衣、襯衫、領帶)成為一隻鱷魚被觀賞。

這故事的祕密可能是──我們不知道鱷魚是什麽,他是一位被異化的人類?還是一隻被異化的動物?這世界已經錯亂了,他如果原來是一隻鱷魚,為什麼看起來習慣文明化的穿著?以及,他的工作,竟然是還原他本來的樣子(反一般對工作的認知),而這本來的樣子,其實也不完全是(還是在人造的環境)。

故事一開場(圖左),鱷魚夢見自己在大自然的池水裡睡覺。圖/《鱷魚的一天》內頁)


還有一個祕密可能是──遊客(人類)對他的眼光。在最後一頁,我們看到一位老婦一位小孩露出驚嚇的表情(看到鱷魚齜牙裂嘴),這兩位遊客曾在之前的地鐡裡和鱷魚碰過面,但那時大人是笑開了,這又是一筆諷刺吧。

在車上與鱷魚擦肩而過的微笑路人,到了動物園(見下圖)看到鱷魚露出害怕的表情。

鱷魚的工作,竟是到動物園當一隻「鱷魚」。(圖/《鱷魚的一天》內頁)


不知道你會不會覺得你就是那隻鱷魚,鱷魚,理當是說不出人話的,或是常常我們說的話也沒人聽到,這種情形,以無字繪本來表達他的心聲最有意思了;也或許,動物園裡關的不是動物,是人變成的動物。

墮落論(完整導讀版,胡晴舫導讀)

墮落論(完整導讀版,胡晴舫導讀)

在坂口安吾墮落論裡有一章「文學的精神」提到了「把人推入深淵的故事」,作者舉了三個故事為例,在此不複述,他提供了一種形容故事的方式,而這類故事的特徵我用他的字整理為:

  • 如同斷崖般的沒有結局的結局,卻又是必要的。
  • 當我們發現到它時,我們既無法後退也無法避開。
  • 令人無從解救、無從安慰。

以這三個形容來看,似乎很多令人為之一震的故事皆有此特質;我突然明白了讀後的「強度」,關鍵就在這裡,那種「無從解救、無從安慰」感,揮之不去地停留在腦海裡。

原文的書名發人深思,呼應回中文書名──對於生活不好不壞不進不退的處境,那是你的「一天」,也是你的「專業」。


作者簡介

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人。讀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台灣藝術大學美術所。
作品有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繪本《貓面具》與「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詩人旅館》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繪本《絨毛兔》The velveteen rabbit)插圖。中馬雙語繪本《馬惹尼》《吃風集》最新作品為《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
、「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2019」。
網站:馬尼尼為&繪本亂讀會


 延伸閱讀 
 更多無字繪本  
抵岸

抵岸

無字想像繪本套書(一)

無字想像繪本套書(一)

白熊

白熊

雨傘(二版)

雨傘(二版)

森林裡的小狐狸

森林裡的小狐狸

野餐(附贈-別蚊我驅蚊貼片)

野餐(附贈-別蚊我驅蚊貼片)

四季繪本+夏夜套書:安徒生大獎得主代表作

四季繪本+夏夜套書:安徒生大獎得主代表作

左右

左右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心情不好可以逃,但媽媽這個身分怎麼逃?那些媽媽無可訴說的心事

當媽媽其實沒那麼快樂光彩,事實上有點灰頭土臉,甚至讓人窒息。全職媽媽可能被外界眼光誤解「不過是在家帶小孩,有多累?」,雙薪家庭中,母親下班回到家則要開始第二輪班(家務、照顧小孩),看五篇文章帶我們了解媽媽的苦。

87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