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潘柏霖:我只想和你一起看電視──讀我的〈好希望你看看我那時候的樣子〉

  • 字級


這不是很可愛嗎?趁機推銷自己的作品。

徐珮芬自己的寫作是為了使人愛她,我個人是不相信這回事的,但作者說說,讀者就姑且信信,反正你可以想像寫作就是一個充滿誘惑的洞窟,作者在洞窟內裝飾許多媚惑之物,勾引你的前往,等到你走進洞窟,再張大口瞬間把你吃掉。我想寫作使人愛己,大概是這意思吧。

說這些的用意是: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請你全部不要當真。

有些問題是在脆弱的時候會不斷冒出來的,我相信菸酒藥物性愛各種迴避機制,都是因應人的脆弱而產生的。在我比較黑暗的時刻,我會不斷思考寫作是否值得,如今所受到的敵意是否是我自找的?為什麼我沒什麼朋友?為什麼大多數我喜歡的作者,我一接觸後就忽然開始不喜歡了,是因為看見他們的真面目嗎?那究竟我從前喜歡的是誰呢?為什麼想被看見的人都沒看見我?

我討厭我自己

我討厭我自己

那時候我會想起我在《我討厭我自己》中的那首〈我只想和你一起看電視〉:「我只想和你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一起吃飯/或者出門/去很遠很遠很新很新從未有人抵達/我們也還不知道在哪裡的地方/就在那裡一起迷路/也許就在那裡一起生活」,在當時的我很少寫情詩,這首對我而言也並非情詩,我只是對一起看電視這件事情非常著迷罷了,那似乎象徵著什麼平和寧靜和諧的共存狀態。

曾經我對詩的想法是這樣的,我放置於《我討厭我自己》的作者簡介中:「所有的詩,都不是寫給你的,你讀了,你以為就是寫給你的。但其實不是,沒有人在乎你。而有時候寫詩也會是這樣的:所有的詩,都是寫給你的,你讀了,你以為是寫給別人的。但其實不是,我只願意在乎你。

在我比較強壯的時候,我會相信這樣的自己,我相信我是寫給我自己和某個人的,但大多數時候都被其他人讀到了,所以造成的所有後果,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自作自受。於是那些被責難的痛苦,便與值得不值得無關了——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寫給誰看的,我知道我自己是誰。儘管我真的,沒有很喜歡那個自己。我覺得常常我們都在推廣「找自己」、「尋找自我」之類的,當然我是很相信這件事情的,只是其中有個極大危險性就是,你會真的找到了,然後你真的,恨死那個東西。

怎麼和那個東西共處來生,是一輩子的課題。

自我的課題和他人無涉,如果因為思考自我的課題過程中出現的產物,被他人喜愛,非常,非常幸運,但如果因為這過程出產的東西而被憎恨,那也就只是,副作用而已。就像所有治療的藥物都有副作用,所有愛都有副作用一樣。那是選擇,選擇就必須付出代價,重點是,你所做出的選擇,而你對那個選擇負責。

所以儘管人已經是殘破布偶,我還是希望你能看看我那時候的樣子。

而我說那時候的樣子,其實是那時候的詩。

-

〈好希望你看看我那時候的樣子〉
出自《恐懼先生》

如果你讀過我的詩
那就好了
不是現在,是那時候的
現在詩還是好的
只是人爛掉了

曾經那麼奮不顧身
只想好好待人
不在乎被不被善待
活在一個小小的房間
不徵求他人允許
只寫想寫的東西

只做想做的事情
開一間雜貨店
不在乎民主
只賣我喜歡的東西
只跟我喜歡的人說話
只開我想開的日期

不需要人群
不那麼懷疑自己的身體
成天練習消失的本領
有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的人
他是我專屬的怪物

已經不快樂很久了
不確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如果你讀過我
那時候的詩就好了
好希望能和你遇見在那個時候
好希望你能看看
我那時候的樣子


 

作者簡介

寫詩寫小說,和其他東西。
曾自費出版詩集《1993》、《1993》增訂版。
啟明出版詩集《我討厭我自己》
尖端出版小說《少年粉紅》
最新詩集為《恐懼先生》(2018年四月出版)。
主要活動於臉書專頁「潘柏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林婉瑜讀自己的情詩、騷夏讀莫文蔚的情詩、潘柏霖讀夏宇和湖南蟲的情詩、徐珮芬讀余秀華的情詩,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102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