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日本與台灣插畫家的本色對決,中西直子×紅林:相信直覺,追求自己想要成為的形狀,跟自己戰鬥吧!

  • 字級

 

365.天天貓和日麗

365.天天貓和日麗

曾經在2017年來台舉辦「記憶的MonPetit」原畫展的日本插畫家中西直子小姐,在311大地震後創作療癒無數人心的可愛角色「虎斑貓Bon Bon」,並因此為台灣雜貨、插畫愛好者熟知,當時她與台灣設計師何佳興合作的《記憶のMon Petit》限量畫集也令人印象深刻。

同時具有料理家身分的她,透過料理與繪畫好好的度過每一天的生活,作品發表形式多元,除了透過出版社發行的書籍、自費出版獨立刊物《動物新聞》等,也和倉敷意匠合作推出手拭巾、便當盒、紙膠帶等多樣化的商品,這次她帶著的新作品《365.天天貓和日麗》一起再次訪問台灣,OKAPI特別邀請同樣具有出版品、商品、藝術作品等多面向創作發展的台灣插畫家紅林和他一起聊聊創作與生活中的各種發想。



〔日本插畫家〕中西直子
2007年起創造了「虎斑貓Bon Bon」(TORANEKOBONBON),被譽為「一手拿繪筆、一手拿鍋鏟」的插畫家暨料理家,同時也於《動物新聞報》擔任總編輯。以「旅行餐廳」之名,在日本各地提供餐點。日本311大地震之後,在部落格「記憶的MonPetit」,每天更新一篇動物畫作,為災區居民帶來療癒。著作眾多,包括獨立出版的 《CAT》、《HORSE》、 為災區募款的圖鑑《記憶的MonPetit》、食譜書 《虎斑貓Bon Bon的幻想居酒屋》(Graphic社出版)、《旅行餐廳:虎斑貓蹦蹦的便當》(合作社出版)和最新作品《365.天天貓和日麗》等。個人網站:toranekobonbon.com

 

〔台灣插畫家〕紅林

紅林,台北人,插畫與圖像創作者,畢業於淡江大學、英國伯明翰城市大學展覽學系。2013年成立個人工作室。作品帶獨特視角和快意趣味的風格,結合文化、音樂、展覽活動發表中。2015年初以巡迴形式於日本東京、名古屋、大阪、佐賀等地首度個展,近期剛完成台中個展「yo! 」、同時參與川島小鳥「明星」台中展的合作展出中。著有口袋文庫書《椰子夢》、《是笨蛋吧》。個人網站:horibgoode.com



 

日本插畫家中西直子(右)與台灣插畫家紅林(攝影/李盈霞)

 

OKAPI:中西老師廣為人知「記憶的MonPetit」(記憶のモンプチ)創作計畫紀錄了日本311東北大地震後的每日一畫,而此次發行中文版的新作《365.天天貓和日麗》(《貓ごよみ365日》)也是以一年365天作為創作規劃,兩位能否聊聊創作路上的「持續」和「耐力」?

中西:日本311震災發生時、眾人不眠不休在援助受災地,我也想著要送什麼給受災地的朋友?結果當地友人說「大家心都在受苦、不如你每天畫一張動物畫送給 大家吧!」我雖然嚮往當畫家、卻始終不覺得自己有才華、也不太有持續做一件事的恆心,像我經營的「旅行的餐館(旅するレストラン)」也總在嘗試新菜單、找新鮮的事情做,但仔細想想這是我唯一能力可及的,也就開始了。311原爆事故再過不久就要滿十年了,或許有些人會希望311能漸漸被淡忘,但其實這種事故 是不該被遺忘的、但也不想帶著說教的感覺在提醒這件事。然而有些事不傳達也不行,總之透過這樣的畫、希望以更溫柔的心情和方式,提醒並鼓勵著看畫的人們。

 無論是廣為人知的「記憶的MonPetit」創作計畫或是甫發行中文版的新作《365.天天貓和日麗》都透過長期不間斷的持續創作而生。

 

NAYUTA 365 那由他:日日無限

NAYUTA 365 那由他:日日無限

紅林:我從周遭最出色的創作者身上觀察到:創作的「持續力」跟「耐力」往往遠比「靈感」來得重要。我曾經協助《NAYUTA 365 那由他:日日無限》這個創作計劃的中文版發行,在一次前往佐賀PERHAPS Gallery參展時,聽說當地藝術家朋友組成了名為NAYUTA的創作接龍團體,運用數字0、1、2、3、4….一天一張無限延伸的接龍作畫,覺得這真好點子,也深感自己創作規律上的不足!於是試著促成這本書的中文版發行。「記憶のモンプチ」一日一畫的系列至今仍舊持續著嗎?

中西:對,這個計劃本身就是希望不要太沉重、得是抱著愉快的情緒在畫的。包括後來製作印刷上千冊自主出版的《kioku no mon petit》,也是抱著樂趣在做。


紅林:
日本創作者有一點很特別,他們會不預設回饋去為受災地做創作,也許是面對災難習以為常?我發現日本的藝術家、創作者或作家跟社會的聯結是比較深的,會在災難發生時用創作做反饋、或透過創作幫助受災地。

中西:嗯,我們自己是覺得並不特別…..可能從客觀角度來看是這樣吧?加上日本社會是你有什麼大動作、連表達自己意見都很容易被人家覺得「誒!你這個人很張揚哪!你很像美國人哪!」被大家關注,但若是這樣靜靜持續地做一些事情、帶著作品巡迴來表達自己對這些事的想法、就不會顯得很突兀。

紅林:去年中西老師有帶這批作品來台北展出對嗎?

中西:對,去年在台北展出「記憶のMon Petit」時,來了很多台灣觀眾!因為展覽出版的書《kioku no mon petit》是邀台灣設計師何佳興做的,很多人慕他的名來看展,這本書也託他的福賣得非常好(展期間就賣了近400本!)。而且書的印刷真的很奢侈呀!特別色就用了4色!此書完全是在台灣印刷的,在日本這種印法真的辦不到哪!

紅林:何佳興的設計真的很美!他很擅於使用銀色、金色、螢光這些特殊色!其實我朋友有送我這本,收到後也一直捨不得拆,完全珍藏著。

2017年在台北展出的「記憶のMon Petit」之外,中西直子並和設計師何佳興合作出版了畫集《kioku no mon petit》。


OKAPI:中西老師曾發行過獨立刊物《動物新聞》,紅林也發行過《椰子夢》,想問兩位是在怎樣的考量下選擇發行獨立刊物?選擇不同發表形式的原因是什麼呢?


中西:
2007年左右,為了要替「虎斑貓Bon Bon」的活動做宣傳,想把傳單做成像報紙形式,覺得比較有意思;而我的個人興趣是跟朋友聊聊動物話題,久而久之搜集了很多動物軼聞,便把這些話題集結、畫成這個像學校發的兒童報紙的《動物新聞》,印了一千份左右到處發放!

中西直子曾自費發行九期《動物新聞》(圖上半),而紅林也自費發行了兩本文庫本《椰子夢》《是笨蛋吧》。

 

紅林:我自己目前發行的二本作品集《椰子夢》《是笨蛋吧》,都是伴隨個展所發行的展覽概念小書。內容是把生活上遇到的無聊事做記錄、任性地以自己嚮往的文庫本尺寸出版。我未來的作品集也打算繼續以這規格製作、累積變成套的「紅林文庫書系」,就太棒了。

但《動物新聞》共發行了9期?我以前在台灣的獨立書店有買過第6期!說真的很少有人會把這種無聊事做得這麼起勁、這大概也是一種持續力耶。希望之後還能看到新的一期。

中西:因為這其實有過好幾刷、累積下來也有一萬五千份了!曾遇過從第一期就是讀者的小學生、現在都變成大學生了跑來問說「請問下一期要什麼時候出啊?」「還不出嗎?」(笑)這種狀況!

紅林:真是忠實讀者耶!(笑)


OKAPI:中西老師曾說《動物新聞》的內容「很笨」「很傻」,剛好紅林今年才剛結束的個展就叫做「是笨蛋吧」,二位能否交換一下對「笨蛋」的想法?

中西:基本上抱著滿腔熱情做《動物新聞》這種事就很笨呀!一般大人是不會做這種事的對吧?我這個人對所謂流行事物並不在行,感覺時下大家都能輕易複製做出時髦、有型的事,所以我如果我不是拿本色跟世界一較高下、只是想著做出符合流行的、看起來時髦厲害的東西,絕對馬上就會露出破綻!還不如保持自己的愚鈍,有共鳴的人自然會出現吧。

紅林:嗯嗯,而且把「想裝飾的、想要被覺得很厲害」的心情拿掉,把最愚鈍的一面地表現出來,其實也很需要決心。《是笨蛋吧》這本書就是累積過去二年左右的笨人笨事、很傻的狀態、或愚鈍不像樣的自己,回頭看來也許沒什麼不好?比起善於修飾的人,笨笨遜遜的才真實。所以我英文書名取作《stupid is the new smart》。台灣的大家普遍會喜歡看起來很厲害、很完成品的東西,不過我就是想要傳遞給大家「笨一點也沒什麼不好喔」的信息。

中西:日文裡「笨」倒不完全是負面印象,例如我們會說「バカ正直(傻正直)」就是說人非常誠實、非常實在;說「新聞バカ、猫バカ(報紙笨蛋、貓笨蛋)」就是講他癡迷投入於某件事;說「バカ笑い(笨蛋笑)」是在講人家笑得很自在。這些都是有點稱讚感覺的笨蛋呢!


紅林:
把「想裝飾的、想要被覺得很厲害」的心情拿掉,
把最愚鈍的一面地表現出來,其實也很需要決心。


中西:如果我不是拿本色跟世界一較高下,
只是想著作出符合流行的、看起來時髦厲害的東西,
絕對馬上就會露出破綻!

 

 
OKAPI:身為繪畫作者,兩位的作品在轉化為商品和出版品時,是否會因呈現載體不同而產生變化?製作商品或包裝時的繪畫思考過程會有不同嗎?

中西:我基本上很難對沒熱情的事投注精神,所以商品除了自己展覽會做的東西(也都是覺得做起來有趣才做),大多數商品開發都是跟有熱情把我的畫轉化成商品的人合作。這些人通常也對自己在做的事有熱情跟想法,例如哪個圖印在哪款布上?用什麼印刷工法呈現?如何設計?要怎麼包裝行銷?等等,我幾乎從不去過問,頂多在一開始提供意見說「啊,蠻想試試看刺繡的」,之後就完全交給他們處理。而這種通常是抽成制,自己也不必負擔生產成本,相對輕鬆許多。


紅林:
我也是。展覽週邊或出版物都是自己喜歡才做,開發其實很累人也花錢,若沒有樂趣不可能做。面對使用我繪畫的商品合作,我也大多採信任模式。像今年開始跟服裝品牌y1,hsuan的合作,我畫完圖交稿後,設計師完全沒有要求修改,我也從不去問設計師的衣服款式、布料怎麼使用,看到完成品反而有驚喜。

中西:沒錯!尤其像日本大家都會用擦手布(手拭巾),本來自己還覺得「這種商品誰會買呢?」但真正看到布料時,自己都覺得意外討喜。所以像顏色測試等等我都不會參與,等到看成品時驚呼「哇~這個水彩在布上表現得真棒!」對方也總是得意地回「可是下了很多苦功呢!」(笑)


OKAPI:
那自己出版的書和商品、也都是自費印刷製作嗎?

中西:是的,所以有一種說法叫「製作窮」(笑),雖然說做書會有一個基本的回本,而且我熱愛紙製品、製作書籍一直是我想持續做下去的事,所以算是不論如何都想要繼續。

紅林:對,所以就算有商業合作的書本出版,我的個人出版都還是會繼續。

中西:另外像是這個鐵盒,是找東京的老鐵盒工廠合作。這樣的傳統工廠其實都在時代中漸漸消失,這間也是東京僅剩一間的工廠,製作的職人都是將近80歲的老爺爺,但在討論製作的時候大家都很興奮。

 

OKAPI:中西老師會在信手捻來的任何紙張上面作畫,紅林則挑戰過各種素材物件上的作畫,兩位最喜歡的創作媒材是什麼呢?

中西:喜歡用老的古紙張作畫,例如舊書或舊雜誌的內頁,我是老紙張的收集者,所以近來朋友也常送我古董紙張,像這張裝地圖的包裝紙、去中國時買的筆記本封面裡、或在威尼斯跟賣筆的店要的紙盒.….。畫材的話喜歡水彩,壓克力總是很快就凝固,用起來覺得很緊張,油畫或水彩就輕鬆許多,能有時間慢慢畫。

中西直子有蒐集各種紙張的習慣,觀賞她的作品時不只看圖畫本身,連創作的紙張背景也帶著許多故事。


紅林:
我嘗試過噴漆、汽車烤漆、水彩、壓克力…...等媒材,最近開始試用日本古典畫使用的「顏彩」(動物膠成分)來畫;也覺得用卡典西德拼貼色塊效果很棒。我喜歡隨著不同的題材,或遇到想畫的內容尋找適合的媒材來作畫。


中西小姐細數創作的想法和紙張的故事。


原畫與印刷在書中的感受各有觀賞樂趣。


OKAPI:
兩位現在正在進行或下一階段想進行的計劃是什麼呢?

中西:我正在準備下一本「貓的世界旅行365天」的書!另外也打算搬回四國高知老家,好好把家鄉的好,用我的方式來傳遞給大家,希望讓更多人想來玩。

紅林:我正在進行「台北生活色彩」的採集計劃,目前開始的一系列是我搭乘台北公車所見的色彩,一系列是台北平民食物色彩…..想將這些顏色搭配記錄下來,呈現在我新的繪畫上。

OKAPI:對於有志於從事藝術創作以及自有品牌的新鮮人,你們認為最重要的心態、能力或特質是什麼呢?

中西:作為創作者、大家請各自好好追求自己想要成為的形狀,跟自己戰鬥吧。

紅林:仰賴直覺吧!直覺是最真實的聲音,沒有人能比你自己更能決定你是誰。



中西直子作品



365.天天貓和日麗

365.天天貓和日麗

旅行餐廳:虎斑貓蹦蹦的便當

旅行餐廳:虎斑貓蹦蹦的便當

虎斑貓BON BON世界美味料理製作食譜特選

虎斑貓BON BON世界美味料理製作食譜特選

虎斑貓BON BON可愛單品:3用背提袋

虎斑貓BON BON可愛單品:3用背提袋

【倉敷意匠】虎斑貓BonBon琺瑯便當盒430ml_A

【倉敷意匠】虎斑貓BonBon琺瑯便當盒430ml_A

【倉敷意匠】虎斑貓BonBon琺瑯便當盒430ml_B

【倉敷意匠】虎斑貓BonBon琺瑯便當盒430ml_B

【倉敷意匠】虎斑貓BonBon琺瑯便當盒630ml_C

【倉敷意匠】虎斑貓BonBon琺瑯便當盒630ml_C

【倉敷意匠】虎斑貓BonBon琺瑯便當盒630ml_D

【倉敷意匠】虎斑貓BonBon琺瑯便當盒630ml_D

【獨家授權˙和紙膠帶】中西直子插畫「我是貓

【獨家授權˙和紙膠帶】中西直子插畫「我是貓

【獨家授權˙和紙膠帶】中西直子插畫「我是貓

【獨家授權˙和紙膠帶】中西直子插畫「我是貓

【獨家授權˙和紙膠帶】中西直子插畫「我是貓

【獨家授權˙和紙膠帶】中西直子插畫「我是貓




 延伸閱讀   原研哉╳聶永真:緊張感與神經質,紙的無限魅力

OKAPI:兩位認為「紙」與「人的生活」有著什麼樣的關聯?

原:如果沒有紙,我們的環境與生活是完全無法成立的。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使用紙的方式、面對紙的態度,很有可能就此決定其性格。

聶:紙的存在對我來說是非常理所當然的,我無法想像沒有紙的世界是怎麼回事。與其要說紙和人的生活,不如來想像沒有紙會如何。
                                            ......繼續閱讀



 延伸閱讀  平野甲賀×葉忠宜:畫下文字的風景,字設計的魅力


您的作品以手繪為主,那麼也會因應時代潮流運用不同工具嗎?走過活字、寫植、電腦時代,您覺得各個時代有什麼不同?

平野:其實我不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有多麼了不起,但回首一看,現在好像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手繪字傳統江戶時期就有,我們還走在中間,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將來的環境也可能會改變。

不過來到台北後發現到處都是漢字,看了好開心。大家為了宣傳自己的行業、買賣,拚命用不同字體表現自我;日本在江戶末期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時代,進入電腦時代之後這些各異其趣的東西少了,大家開始使用工整的電腦字,我覺得有些乏味,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珍惜街頭這些充滿個性的字。                      ......繼續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