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一翻頁就過了一生!5張圖看繪本精心設計的「時間感」

  • 字級


翻過書的一頁,可以是一天,也可以是一年。(圖/Belonging 內頁)


一般的繪本以32頁為設定,也就是15個跨頁,為什麼是這個長度呢?似乎約定成俗的樣子,但也很好理解,這樣讀下來的時間約是10-20分鐘,既符合大人陪小孩看、講故事的力氣、也是小孩專注力的最好長度。這個頁數,也接近印刷上的最低紙張台數(每一台16頁),但若只有16頁,翻8次就沒有了,基於種種不需要專家說明的理由,似乎繪本作家、出版社、讀者都很能接受這件事就是了。曾看過一篇繪本作家及川賢治訪談,他提到,「以前聽土井章史說,『不是一冊繪本,而是15個跨頁即可時』,心情突然輕鬆多了。」

那麽,要在15次翻頁之中完成一個故事,「時間」想必非常有限──你可以把一分鐘切成15個跨頁,也可以把十年的時間縮成15個跨頁。我們不得不注意「翻頁」這個動作,它代表「切換」,或是「舞台換場」。一翻頁,有可能是過了「一個晚上」、「一個季節」、「一年」、甚至「一生」。因此,若轉換成人類時間,一本繪本的閱讀時間10分鐘,等於你濃縮了「一個晚上」、「一個季節」、「一年」、「一生」,這或許就是「故事」的本質。

那些認為繪本很簡單的人,只看到繪本的「短」,但「短」的背後卻是「精簡」──簡潔有力。像女生對短髮的要求不會只是「剪短」,還得俐落、有型等等,這個「短」的背後,精度、準度、狠度都是繪本的藝術性。

比如這本How My Parents Learned to Eat,同樣的構圖與背景,只有主角的「換裝」,最容易讓人察覺到「時間」。

How My Parents Learned to Eat, Ina R. Friedman/Allen say)

How My Parents Learned to Eat

How My Parents Learned to Eat


首頁和末頁,小女孩從「穿和服/日本餐」到「穿洋服/吃牛排」,細節明顯可比對。在一樣的構圖中,讀者察覺了時間的交錯,而「故事」(說明這轉變)就在首、尾頁之間展開。

Gorilla, Anthony Browne)

啟發精選美國凱迪克大獎繪本:大猩猩

美國凱迪克大獎繪本:大猩猩

Gorilla

Gorilla

兩張類似的構圖,左圖是現實生活中女孩和父親吃早餐時的疏離場景,作者用顏色、桌上食物,營造女孩和父親的關係,兩幅皆不必描繪女孩臉部表情,但讀者就可以充分感受;右圖是女孩在「夢境」之中,和她最喜歡的大猩猩一起用餐的情景。此二張圖分別出現於繪本的前、後部分,想像它作為首、末頁的呼應,或隔頁,翻頁即撲面的衝擊。

the velveteen rabbit, Margery Williams, 馬尼尼為)

 

The Velveteen Rabbit 絨毛兔

The Velveteen Rabbit 絨毛兔

《絨毛兔》這本故事時間軸長達一年的繪本(人類的時間是一年,兔子玩偶是一生),從兔子的出場、中場、後半場,我也採用「同樣構圖」,來對比、彰顯主角的變化。

兔子從原來粉嫩──到「有點機伶」──到「殘破不成人樣」,男孩不在意它的模樣,反而越來越愛它;但它的殘破,也為它未來的命運埋下了伏筆,因此在顏色、筆觸、肌理表現上,是越來越「重」的。

Belonging, Jeannie Baker)

家園

家園

Belonging

Belonging

有一本繪本是從頭到尾、至始至終構圖都不變的,就是Jeannie Baker以特殊、精細實物拼貼手法完成的這本《家園》Belonging)。

同樣的窗户,但窗枱內擺設、庭院、街道場景頁頁在變,這是三大視覺重點,也是前景、中景、遠景的層次感,每翻一頁就是過了兩年,從作者是小貝比到結婚生子。以此方式表現居住環境的改變、生命的改變,效果很顯著。

把時間在「翻頁」間表現得極致的,我覺得是日文的這本《眨眼》(暫譯),前面鋪陳了四種「片刻」到「片刻」的轉換,配的是日語特殊的狀聲詞,其中多頁無字,但效果出奇的好,令人感到毛骨悚然,感到「時間」在繪本表現的震撼。

(まばたき,穂村弘/酒井駒子)


漫畫原來要這樣看

漫畫原來要這樣看

まばたき《眨眼》(まばたき)

沒有文字,翻頁後你看到辮子女孩變成老婆婆,絕對會大吃一驚。

漫畫原來要這樣看的作者說:在「畫格」與「畫格」之間,我們並不需要任何感官。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感官都起了作用!

同理,「翻頁」是繪本的語頁,是讀者躍躍填補的空隙。如何在這15個跨頁的空間做出「獨特、準確、精煉而且令人難以忘懷的表達方式」〔注1〕,正是繪本作家的挑戰之處。

 /////
〔注1〕散文家的創作也如同寫詩一般:成功與否在於用字遣辭是否巧妙得體,這時常來自一個快如閃電的靈感;但通常也涉及找尋那「貼切字眼」的耐心,使句中的每一個字都不容更改,聲音與意念有效而完美地結合。我確信散文與寫詩不該有所不同,兩者都必須找到卡爾維諾在《給太平盛世的備忘錄》第二講「快」所說的:獨特、準確、精煉而且令人難以忘懷的表達方式。


作者簡介

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人。讀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台灣藝術大學美術所。著有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繪本《貓面具》與「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繪本《絨毛兔》The velveteen rabbit)插圖。最新作品為散文《沒有大路》、中馬雙語繪本《馬惹尼》《吃風集》
網站:馬尼尼為&繪本亂讀會

 延伸閱讀 
1.【專欄】被丟棄的絨毛兔、髒髒的泰迪熊……為什麼人類喜歡「破娃娃」的故事?
2.【專欄】用繪本捕捉孩子幽微的憂傷──讀繪本作家酒井駒子作品
3.【書評】被這本書開天眼之後,我就回不去了!──Mangasick讀《漫畫原來要這樣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心情不好可以逃,但媽媽這個身分怎麼逃?那些媽媽無可訴說的心事

當媽媽其實沒那麼快樂光彩,事實上有點灰頭土臉,甚至讓人窒息。全職媽媽可能被外界眼光誤解「不過是在家帶小孩,有多累?」,雙薪家庭中,母親下班回到家則要開始第二輪班(家務、照顧小孩),看五篇文章帶我們了解媽媽的苦。

43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