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台灣人,你知道自己是誰嗎?——許肇任X吳慷仁X巫建和談《憤怒的菩薩》

  • 字級

(左) 吳慷仁飾演陶展文 /   (中) 巫建和飾演楊輝銘 /  (右) 導演 許肇任(左) 吳慷仁飾演陶展文 / (中) 巫建和飾演楊輝銘 / (右) 導演 許肇任


我們臺灣人接受日本教育,隨着「皇民化」的口號被教育為日本人,然而,臺灣「光復」之後,我們就光明正大地變成了「中國人」。成為中國人,問題是何謂中國人?我還無法確切明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會被塑造成什麼樣的人?這真是一個難題。」──引自《憤怒的菩薩》

\\《憤怒的菩薩》劇情篇//

枯草之根

枯草之根

憤怒的菩薩(電視劇書衣+首刷限量海報)(二版)

憤怒的菩薩(電視劇書衣+首刷限量海報)(二版)

公視推出時代劇《憤怒的菩薩》,改編自直木賞作家陳舜臣同名作品。他以《枯草之根》獲得江戶川亂步賞,正式出道,後轉向歷史小說,與司馬遼太郎並列「歷史小說雙璧」。《憤怒的菩薩》背景為戰後,國民黨軍隊出面接收台灣,日本政府準備撤退,藉由從日本返台的年輕台籍夫婦之眼,切入當時台灣社會的肌理與時勢,呈現歷史洪流下人民的樣貌。公視改編的版本在巫建和飾演的主角楊輝銘外,加入原著中沒有的陶展文一角,由吳慷仁飾演。並非憑空增加角色,陶展文何人也?他是從《枯草之根》中便登場的神探角色,改編作此更動,似乎打開了陳舜臣宇宙,也許可以期待陶展文系列推理劇躍上螢幕。

對於戰後的想像到底是什麼呢?過往總是擺脫不了悲情的基調。導演許肇任在看電影的時候突然意識到,《憤怒的菩薩》其實跟《教父》是同一個年代,同屬戰後,年輕人打完仗回家,參加婚禮跳舞戀愛,於是許肇任找到一個面對「菩薩」的角度。

教父

教父

「拍的時候希望大家是快樂的,對什麼東西都充滿興趣,充滿希望,回到台灣,像回到一個新的地方,跟以前不一樣了。前進的心情跟現在是一樣的,新的東西一來,人們會很急著要去吸收新知。」許肇任說,「原著是嚴肅的書,我讀的時候覺得好笑,怎麼去哪裡都遇到命案!根本柯南!對當時的人來說,生活出現另一堆講話聽不懂的人,以前日本國旗怎麼掛都正的,現在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很容易掛反。我想用有趣的角度去拍。」

導演 許肇任                                             (左)吳慷仁飾演陶展文 /   (右)巫建和飾演楊輝銘 (左)導演許肇任(右)吳慷仁飾演陶展文 / 巫建和飾演楊輝銘


宮前町九十番地(十週年紀念版)

宮前町九十番地(十週年紀念版)

看見李火增《精裝典藏版》《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典藏版》

看見李火增《精裝典藏版》《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典藏版》

因為是有點距離的時代,巫建和用閱讀拉近與時代的距離,例如李火增的攝影集,例如陳柔縉的《宮前町九十番地》。他發現照片裡的人都是時髦的,戴墨鏡,穿著講究,女生可能把頭髮剃掉一半,當時的人其實很有世界觀,也建立起一套生活美學。他認為自己的角色是旁觀者,莫名其妙捲進案子。「我自己的設定是他想當記者,想寫報導,所以跟著吳慷仁追查真相。他從小就在神戶,心情上是日本人,回到台灣,心情是熟悉卻又不熟悉的。楊輝銘是陳舜臣自己的投射,現在會思考認不認同的問題。捲在其中的人來不及去想這些事,只覺得時代一直在變,政權一直在翻轉,一直在隨波逐流。」巫建和說。雖然喜歡閱讀,但他並不是因為接戲才閱讀,而是恰好趨近某個時代,發現很多不瞭解之處,從中產生興趣,才慢慢摸索讀書。

高級浪子 沒事街頭閒逛吳慷仁演出的陶展文一角,與楊輝銘聯手破解人心。吳慷仁戲稱此角色是「高等遊民」。


少年H(上/下)

妹尾河童自傳小說《少年H(上/下)》

「我再努力要去理解角色在想什麼,但做任何事都絕對是不夠的。我有點強迫症,會一直挖,但那不是努力,是自然的,所以我會看很多書去拼湊。之前我看妹尾河童的書,他也是戰爭時在神戶長大的,家裡是做西裝的名店。報紙報導勝利,但他們家的鐵都被徵收了,他就想,報紙寫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家最後什麼都沒了。我覺得這是最難做的功課,那種不確定感,當時的人的心態或是想法,該怎麼去抓。」巫建和說,「那個時代沒有好人跟壞人,大家只是想過日子。

前庄長之子林景維回家_有創傷症後群 母親焦慮兒子(林景維)去哪裡了(左)有創傷症後群前庄長之子林景維回家 (右) 母親焦慮兒子林景維 去哪裡了


戰爭像是將時代重新洗牌,每個人的立足點瞬間風雲變色。日本政府要跟國民黨政府交接,接受皇民化教育的家庭被打成漢奸,主客易位,本來以為拿的是王牌,突然變成鬼牌,反之亦然,所有人都被時代推著往前走,還來不及重新整理,新的一波浪潮又拍打過來。

日本戰敗 緒方大佐準備離開台灣 國民政府 軍、警三人拜會菩薩庄 庄長(左)日本戰敗,緒方大佐準備離開台灣(右)國民政府 軍、警三人拜會菩薩庄 庄長


「這個角色沒事做,就是來玩的,高等遊民。」吳慷仁說,「殺青之後才比較了解陶展文的心情。我一開始沒想到,直到拍完才發現我存在的目的。這是跟許肇任工作有趣的地方,我一直覺得導演站的角度比演員前面太多了,不是馬上可以理解的。拍完再去想每個角色的處境,短短四集塑造當時人們的面貌,我覺得都很清楚。我覺得大家看《憤怒的菩薩》會笑,看一看會生氣,又會帶著笑容生氣,搞不清楚自己在生氣還在笑。」

菩薩庄發生第一椿命案 兩人攜手找破案線索(左)菩薩庄發生第一椿命案(右)兩人攜手找破案線索


雖以推理小說為本,許肇任在拍攝時,重視的是如何讓角色完整,而不只是揪出犯人。最後的重頭戲非常複雜,在小說裡就花去不少篇幅,影像化更是大挑戰。回想起來許肇任說就像夢一樣,拍攝前一直夢見該怎麼拍,實際上場,拍著拍著就拍完了,感覺真有菩薩的保佑。甚至到後製時期他仍在做夢。「夢到他們走在街上,人亮亮的,光亮亮的,覺得應該要是這種顏色,就調了。想像中那個時代是陰天,在一個過渡,過一陣子會好天氣。」許肇任說。

談起來像是一場自助旅行,他們搭上航向台灣的船班,該打的仗都打完了,塵埃落定,背景是磅礴的進行曲。他們下船旅行,尋找目標,尋找真相,或者尋找自己,無論現世如何動盪,未來都將是美好的。

\\《憤怒的菩薩》導演許肇任 訪問篇//


 更多陳舜臣作品 

大時代下的陳舜臣三部曲:青雲之軸、憤怒的菩薩、半路上

大時代下的陳舜臣三部曲:青雲之軸、憤怒的菩薩、半路上

憤怒的菩薩

憤怒的菩薩

青雲之軸

青雲之軸

半路上

半路上

美味方丈記

美味方丈記

小說十八史略(全套五冊)

小說十八史略(全套五冊)

成吉思汗一族(全四冊)

成吉思汗一族(全四冊)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情的機器人與無情的人類,誰才是真正的人?

我們創造人工智慧,讓他們與人類有著相似的外貌與學習的能力,但又怕他們太聰明、太像人類。當人類與人工智慧的共同生活的那一天到來,你會感到安心或害怕?

58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