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Leopard《獵豹》(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雪人(奈斯博作品集4)
雪人(奈斯博作品集4)
今年國際書展挪威作家尤‧奈斯博(Jo Nesbø)有到台灣和讀者見面,相信大家對他已經不陌生,我從國外的新聞也看到,資深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將執導奈斯博的《雪人》這部作品,不難想像尤‧奈斯博已經成功地一步步將哈利推上國際舞台了!

然而,哈利人卻在香港墮落!在雪人這個案件之後他再次被生命中重要的女人離棄──蘿凱帶著兒子遠赴他鄉,而哈利自己也辭去警職來到遙遠的香港流浪,他本來就是個酒鬼,來到香港後更慘,賭毒都沾了,還欠了一屁股債被香港黑社會追緝。

The Leopard
The Leopard
在他的祖國挪威的罪犯們可沒閒著,已經連續發生兩起兇殺案,據犯案手法來看,兇手應該是同一個人,也就是,這又是個連續殺人犯。可是這也是警方目前唯一知道的線索!他們別說是鎖定兇嫌了,他們慘到連兇手使用的兇器都無法判辨!雖然因為警方極力防洩所以尚未引起社會輿論的關注,但對於毫無進展的案情和線索,警方可以說是剉勒等,他們知道兇手還會再殺,他們知道他們得趕快把哈利找回來,當然,他們也知道哈利在香港絕對不會當個好孩子,所以也準備了一筆可觀的「贖人金」,有種不論花多少代價也要把哈利架回來的斷腕決心。

Kaja是這次被指派來港帶回哈利的女警,而且是個才貌兼具的女警,她的時間不多,很快找到哈利,可是哈利當然沒中美人計,Kaja只好祭出王牌:哈利父親病危,隨時可能會走。這是真的,雖然Kaja也不想那麼小人和無情地用此計帶回哈利,可是這可是哈利在世上唯二的親人之一,他當然立刻答應讓Kaja幫他付款贖身,迅速趕回挪威。

奇怪的是,打從他抵達挪威國門那一刻,哈利就覺得自己被人跟蹤,一開始他還以為是香港黑幫殺到挪威來找他討江湖道義,可是很快地,他在醫院(探視父親)就逮到這名跟蹤者,原來事情沒那麼簡單,奧斯陸正充滿著內憂外患,在外,連續殺人犯繼續作案,在內,警界也正面臨著編制重組的命運:有個叫做kripos(國家刑事調查機構)正在爭取全國重案的主要偵察權,他們也急著要破案立功,向司法行政部證明他們有資格接收挪威的重大刑案,頭頭Mikael Bellman打從哈利回到挪威的那一刻就派人一路盯著,他們也知道哈利是個難纏的對手,kripos是否能成為打擊犯罪的領頭羊,全靠這一仗是否能一舉立功,哈利自然是他們最擔心的變數。

哈利的老闆Hagen當然不希望就這麼拱手把調查權交出去,可是他也不敢明著挑釁kripos,所以他派Kaja找回哈利,緊接著成立秘密調查小組──要瞞著Mikael Bellman的耳目,所以這小組竟要到監獄成立辦公室!組員有哈利、Kaja、Bjørn,還有一位秘密中的秘密助手:遠在卑爾根因雪人案而住院的女同事。

The Leopard
The Leopard
哈利果然不是省油的燈,打從他開始接手調查這連續兇殺案以來,他很快查到這幾個死者的共通處:他們都曾經在某個特定的日期去到某個滑雪山區小屋,而且同住一間,儘管他們並不見得認識彼此。而且他也很快找出兇手犯案的神秘工具,一種叫做Leopold's apple的東西──它是一個金屬球,可以塞到被害人口中,然而若啟動一個彈簧裝置,這個球將會飆出二十四根針釘,從被害人的口腔四處爆出,被害人往往會死於被自己的血液「淹死」,實是一種殘忍的虐刑。

哈利固然發現kripos沒再繼續跟蹤自己,然而他也發現,kripos總是立刻掌握了他的查案進度,有時甚至早他一步抵達相關者的所在,所以他懷疑這秘密小組中有內賊!同時,他的老闆Hagen也不斷被施壓,秘密小組自然是被Mikael Bellman發現了,Hagen被迫解散秘密小組,哈利也一度要再次去流浪,然而正在此時,案情有了重大突破,哈利發現了在那個特定的日子,同在那個山中滑雪小屋內還有個活口Tony,這個Tony不但曾和其中一個死者在當晚有交流,還曾在另一個死者被殺之前打過電話給他,甚至Tony的某段背景還和凶器Leopold's apple的來源地非洲有關!

哈利由於是私下繼續秘密辦案,申請逮捕令花了他好一陣功夫,等他率隊抵達Tony的家要逮捕Tony時,卻發現人已經早一步被Mikael Bellman逮走了,而Bjørn早在現場,他氣憤地上前揍了Bjørn,當晚看著Mikael Bellman宣布逮到兇嫌,kripos大開慶功宴……

以上這些劇情才是書的一半而已(很且是非常草率的大綱),因為只是書的一半,我自然要懷疑兇手其實不是Tony,這是有經驗的讀者自然會猜到的事(不然下半本要怎麼拖?這本書可是有七百多頁之厚啊),不只如此,上半本還有個大爆點:Bjørn並不是內賊。而且我們似乎可以預計,表面上很衰被夥伴背叛了的哈利,其實卻讓kripos幫他背了誤判的大過失。

〔下期待續〕

Anyone who hasn't spoken their mother tongue for a while gets chatty when they meet a compatriot.
任何好一陣子沒說母語的人總是會變得多話,每當他們遇到同胞

"Sometimes I'm a bit slow on the uptake."
「有時後我理解力慢半拍。」

Because he hadn't returned out of love. He had returned out of shame.
他不是因為(由於)愛而回來,他是因為羞愧而回來。

I'm a bit out of pocket right now.

我現在有點窮(沒錢)

perhaps it wasn't a dilemma.
或許它也不是個多兩難的事。

Harry had explained to Iska Peller with some care, but without beating around the bush.
哈利小心地向Iska Peller解釋,但也並不拐彎抹角。(這句可不是打草驚蛇喔)

I was given a number, tried it and was bounced around between offices like a pinball.
我被給了一個號碼,試著撥,但卻在辦公室之間像顆彈珠一樣被彈來彈去。(像我們的中文「互踢皮球」。)
妙65
(圖/張妙如)

交換日記14
交換日記14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6《交換日記14》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悶到慌?!想出門?一起來做沙發上的旅行家!!

疫情期間非常時期,不像承平時期能夠隨心所欲,但少來了,我們平常難道有那麼愛上山下海追趕跑跳碰嗎?並沒有嘛(攤手),一支手機、一張沙發、躺著可以做到的旅行,永遠是最好的旅行(?!)。居家生活沒梗了?不如跟著個人意見一起,來場不受時空限制的沙發衝浪吧!!

67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