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專訪《羊之木》導演吉田大八:我的電影想問的是,當社會價值混亂時,你的基準點在哪裡?

  • 字級



日本導演吉田大八(攝影 / 陳佩芸)

《聽說桐島退社了》《紙之月》到新片《羊之木》,導演吉田大八說:「我常想挑戰觀眾,當價值觀混亂時,你要把觀點或基準放在哪裡?是主角視角?還是旁觀者?價值混亂造成觀影的刺激,讓觀眾有腳底發麻的感覺,這是我當導演一輩子都想追求的。」

吉田大八的電影看似平靜的河流,其實暗流不斷,「人性」像河底的大魚被捕獲了出來,那還在掙扎的人心,讓人看了刺麻又痛快。

《窩囊廢們,讓我看看悲傷的愛吧》(2007)一鳴驚人,到轟動金馬的《聽說桐島退社了》(2012),後來的《紙之月》(2014)、《美麗之星》(2017),到新片《羊之木》(2018),他都是一個勤快的人性釣手。訪談中聽他談自己電影中的那些人物設定也很有意思,他善於探索的人性如墨花散開,冷靜而細膩。

始終關注人心的恐懼與渴望的拉扯

《羊之木》改編自山上龍彥與五十嵐喜夫的漫畫作品

新片《羊之木》描述六個闖入小鎮平穩生活的「新居民」,過去全部都是殺人犯,因為鎮上舉行傳統祭典,六人意外齊聚一堂而引發一連串故事。談到這六個假釋犯的心境時,尤其市川實日子飾演的角色,會將死去的動物埋在土中、期待它生出植物新苗那段,讓許多人推敲許久,吉田大八說,「雖然電影對市川實日子的角色背景描寫不多,卻讓很多人好奇,我想是因為她的內心同時存在著放棄與堅持,像許多人受了傷,往往不敢再尋找對人生的熱情,但實際又非常渴望。」

他看人物的細節,彷彿真有生命,他講起那六位假釋犯的重生心情,「我覺得每一個人之所以會有感情與好惡,一定是心有執著,像之前的《紙之月》或《羊之木》裡的人,如果曾執著的,結果狠狠失去了,或被毀壞過一次,那失去的經驗,就會讓人深深感到恐懼,而不敢好好去生活。

關於人物的描寫,與他改編多部文本的選擇,吉田大八想捕捉的始終是人性的反覆和矛盾,「人對失去的恐懼,與想再度執著的心,這中間的拉扯,是我很有興趣的部分。


《羊之木》中兩個男人的友情,是彼此的最大歸屬

就像《羊之木》裡松田龍平飾演的宮腰是個表面溫和平靜的人,比其他人更渴望重生機會,後來卻成了最冷酷的兇手,吉田大八說,「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有歸屬,尤其宮腰來到讓他重新做人的地方,一切都從零開始,對錦戶亮飾演的市公所接待員月末的友誼更是心靈的依靠,因為他需要一個可以互相信賴、沒有利害關係的朋友,這跟異性關係不同,但對於人生是非常重要的。」


許多觀眾對片中兩個男主角幾乎超越友情的羈絆很有感,甚至覺得飄散出「腐」味,為此吉田大八說,「在創作上我也重新思考了朋友的定義,這兩人的羈絆在《羊之木》原著是沒有的,後來我隨著拍片,覺得兩人的關係愈來愈重要,你看月末這男生,雖然沒有宮腰那麼寂寞,但他在公所上班,工作上有壓抑,還要照顧身障的爸爸,也幾乎沒有同年紀的朋友,兩人都覺得這份友情讓心裡有一個歸處,所以當關係破裂時,會對他們產生相當大的震撼。

對於社會這東西,我沒有太想去融入

吉田大八的電影或穿插以幽默敘事,或以獨到的配樂提高張力,但骨子裡都是冷靜的,他常以犀利的目光觀察社會,這對他有如呼吸一樣平常,「我沒有從什麼時候突然觀察人,對我來說,就是記憶中很普通的事,從小時候到現在都沒變過,所以我父母以前看我作品時也會覺得:這是小孩子會拍的片嗎?但同時也會理解有些部分很有我的風格。」

問他,跟社會格格不入的狀態,或寧可跟主流保持點距離,似乎常是他電影中的人物心境?「有些人會聯想我的青春期是《桐島》裡神木隆之介的角色,的確有部分是,但我不能說自己是個全然的旁觀者,我高中時非常喜歡音樂,還組了樂團,可說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當時有人專心讀書,有人專心把妹,而我就像電影中的神木一直拍電影一般,我就是一直玩音樂。對於社會,我從來沒有太想融入,只想要每天24小時都做自己喜歡的事。那時的我也沒有想靠音樂賺錢,這方面我直到現在還是很忠於自己的。


大堆頭的設定,是為了展現個體的獨立性

忠於自己、獨立思考的特點,也展現在他的每部電影裡,吉田大八說自己不怕拍角色眾多的電影,因為他想拍出每個人在社會中的獨特性,「每一個角色必須都有他存在的意義,即使配角也是他自己人生的主角,不是襯托主角的功能而已,這是我的出發點。我在編劇時,會特別注意每個角色的獨立性。

樂於優游在自己的世界,並為了目標積極努力著。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畢業後,他進入廣告界當導演,十多年下來獲得許多廣告獎項,44歲時他毫不猶豫地走出舒適圈,回到初衷去拍電影。那麼,沒有失敗的焦慮嗎?「沒有,其實要當電影導演前,我完全沒有擔心過,我這對於不懂的事反而很想挑戰當然,做了以後才知道,電影語言跟廣告完全不同,那時才覺得壓力很大,怎麼我會跳進這個火坑啊?但我現在又決定從零開始,最近開始挑戰執導舞台劇,也碰到了跟拍電影完全不一樣的狀況,必須重新摸索。」或許因為從來沒有想跟社會看齊,吉田大八過得相對自由。

一定要給自己壓力,推著我繼續前進

問吉田大八,接連幾部電影獲得好評與成功票房,有被名氣困住嗎?「當然名氣讓我有機會做新的東西,但我並不會想要保住名氣,畢竟就算你繼續保持名氣,也不保證這輩子都可以吃這行飯。加上我生性比較懶惰一點,我一定持續給自己一些壓力,有壓力才會推著我前進。至於原本建立起的東西,對我不是這麼重要,我反而覺得繼續前進,才是不退回到原點的動力。

他電影中的老年人不太一樣,比如《羊之木》裡月末的父親,和《美麗之星》裡看似脫序的Lily Franky,似乎年長之後更回到男孩的狀態?「認為長者就變智者的既定印象,我年輕時也這樣想過,結果等我自己變成50幾歲時,發現自己一點都沒變!不知道的事情還是不知道啊,以前會做的瘋狂事,我現在還是會去做。《美麗之星》那個覺得自己是外星人的主播,跟我是同年的,我只是把自己有興趣的事情都設定在他身上。正因為長大了還是不知道,才會去想,拍電影也是我回答社會問題的過程。


尋找問題,並思考答案,善惡對吉田大八來說是相對的,他認為價值觀因人而異,沒有絕對,因此他總享受著那種以為猜到劇情、卻被劇情給背叛的感覺,他這次也把這本事發揮在《羊之木》裡,如他前幾部作品,他讓人性的複雜面立體了,如魔術方塊的切面。他這樣形容電影中月末私心的背叛,「月末那樣做並不意外,沒有人會是無條件的善人。

到底是主角瘋了?還是這社會瘋了?

計程車司機 (藍光BD)(Taxi Driver)

馬丁·史柯西斯1976年的電影《計程車司機》,由勞勃狄尼洛和茱蒂福斯特主演

吉田大八如X光掃視人性的本能,也來自於他是個資深影迷,「我真正體會到被劇情背叛的樂趣,是電影《計程車司機》啟發我的。一開始大家都覺得男主角是瘋子,但某件事情發生後,人們就一改風向,讚譽他是英雄,可是那主角從頭到尾做的事都是沒有變的,那時我就想,到底是他瘋了?還是這社會瘋了呢?之前是惡人後來變成善人這觀點的轉移,在我看來非常有趣。因此在我自己的作品常想問觀眾是:你要把觀點或基準放在哪裡?是主角視角?還是旁觀者那裡?價值觀混亂產生觀影的刺激,進而讓觀眾有腳底發麻的感覺,這是我當導演一直想追求的,我要讓觀眾思考問題,而不是提供一個正確答案。

\\《羊之木》4/27(五)上映 //


 延伸閱讀 
1.【影評】你要的是出名還是成功?《聽說桐島退社了》桐島同學呢?
2.【影評】只要幸福就好了嗎?《紙之月》的梅澤梨花

聽說桐島退社了 雙碟版 DVD

《聽說桐島退社了》改編自朝井遼小說

紙之月 DVD(Pale Moon)

《紙之月》改編自角田光代同名小說

美麗之星 DVD(A Beautiful Star)

《美麗之星》 改編三島由紀夫的科幻小說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願牠們都有一個家,讓我們陪牠終老

與動物建立互相信賴的關係何其美妙,無論是家裡的寵物或是浪浪,都有一群人付出無盡的愛心與耐心,打造過著「有對方真好」的生活。

73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