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沈眠:許多年以後,還有許多──讀林婉瑜《剛剛發生的事》十年典藏版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六年級的人不可能不知日本偶像劇風靡之作《101次求婚》(日本電視編劇天王野島伸司的神作),也必然耳熟、由 CHAGE and ASKA(恰克與飛鳥)演唱的名曲〈SAY YES〉──我正聽著日本音樂組合mihimaru GT(大和美姬丸)的精選專輯《THE BEST of mihimaru GT2》,其中某一首赫然有清脆如水晶般的前奏響起,遽地慄然了,定睛一看,歌曲名為〈SAY YES─102回目のプロポーズ-〉,自然殆無疑義是mihimaru GT取〈SAY YES〉的精華重新詮釋、擴充與演繹,所以硬是比101次多出來一回目。

鎮日狂喜於加入電子狂放曲風的〈SAY YES─102回目のプロポーズ-〉,反覆聆聽,搖晃不止。那確切是把精緻優雅深情的原曲,完整翻新了,絕不只是舊歌新唱,而是多方面的以現代的精神去扣合連接,並不遜色CHAGE and ASKA。

 

剛剛發生的事(十周年精選加新作典藏版)

剛剛發生的事(十周年精選加新作典藏版)

作為林婉瑜第一本詩集的《剛剛發生的事》,原本是2007年發行上市的詩集,數年後絕版了。我約莫是2008年開始認真讀詩,當年《剛剛發生的事》讀來是特異的,不只是不迴避直截口語的使用,而且刻意選擇、呈現必要的意象,不見堆砌式的語詞蔓生亂長(滿長的一陣子,島國詩人總熱愛於令詩中意象喧騰狂暴,簡直白噪音),在那時候林婉瑜的寫法是罕見的。

而相隔11年再現身的《剛剛發生的事》典藏版,並不走向百分百復刻,它經過刪增,實在是截然不同的全新回目。這幾年創作表現有目共睹、且重版不斷的林婉瑜,經過篩選,留下初版中的38首詩,再加入後來完成的20首全新作品,合成這部新的典藏版詩集。此刻的《剛剛發生的事》,絕不只是舊作重發,可以視為一本全新詩集。同時,這也就更符合了詩集名的旨趣,一切不都像是剛剛才發生?

另外,有意思的是,現下林婉瑜在書市流通熱銷的三部詩集,包含《那些閃電指向你》(三版,洪範書店)、《愛的24則運算》(二版,聯合文學),以及《剛剛發生的事》(典藏版,麥田),全部都由霧室設計書封,封面色彩則分別為粉紅與白、淡藍與白和鮮綠與白,不同於現在許多暗色調詩集,林婉瑜詩集封面燦透舒坦的色澤,某程度也回應了她的詩歌形態。

那些閃電指向你(三版)

那些閃電指向你(三版)

愛的24則運算

愛的24則運算



看目次編排,初版《剛剛發生的事》比較聚焦於情感狀態,私己人生的韻味濃郁,第一首詩是〈夜晚已,降至呆水位的高度〉最後一首是〈小孩〉;而典藏版《剛剛發生的事》,第一首詩是〈柔軟的時間〉最後一首是〈尋找未完成的詩〉,不難理解林婉瑜對詩歌更多探究的信念。在典藏版裡,她創造剛剛發生的自己,更為多樣性多元感的,更靈動活潑的。

典藏版《剛剛發生的事》保留的38首詩,和初版時的模樣略有不同,做了一部分的修改,包含詩名,如初版的〈間奏〉這首詩,典藏版中詩題改為〈一個私人的問題〉,〈願望的週期表〉則變成〈夢想的體重〉等等。

而林婉瑜或還想要追究到未來,時間的本質,在回溯過程裡總會累積出新的意義,典藏版從初版中選出的38首詩,有無論重讀多少次還是深邃悸動的「兩首曲子的中間/音樂停下來的時候/我想/問你一個私人的問題/你愛我嗎」(〈一個私人的問題〉)、「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城市是否和我的一樣/有四分之三的風雪/和四分之一的雨水」(〈我只是想知道〉)、「用閱讀一把短劍的方式閱讀我//擁入靈魂/於稚弱跳躍的左胸」(〈裸〉)、「長大,是兩個家之間的輾轉流浪」(〈回家四則〉)。

新加入的20首全新作品,有新奇的想像和追索,如「如果我有很多時間,我要開一間小店,販賣各式各樣不同的,柔軟如水的時間、粗糙如砂紙的時間、清澈的時間、黏膩的時間、發芽的時間、隨風搖曳的時間、灑落的時間、迸裂的時間……」(〈柔軟的時間〉),又如〈新世界〉一詩中,發明了許多不存在於真實世界的事物:「皺紋海。絲綢浪。困境島。剎那冰山。陰翳漩渦。/如果盆地。假設高原。疲憊沙漠。緩慢山。」也有因為孩子而觸發的思索如〈沉思的人〉:「這世界/有許多詩的存在/許多人無視/使它們萎頓,死亡,消散/你要寫它們嗎//先教你寫字/那些彎彎曲曲方方正正橫豎交錯或構成圍城的/沉思的字」。

相愛或是相守:諾貝爾獎得主艾莉絲.孟若短篇小說集3

相愛或是相守:諾貝爾獎得主艾莉絲.孟若短篇小說集3

艾莉絲.孟若 (Alice Munro)在〈家具〉(《相愛或是相守》,木馬文化)寫道:「……我在思考我想做的事,比較像從空氣中抓起某樣東西,而不是造出故事。迎面而來是群眾的聲音,像巨大的心跳,充滿憂傷。悅耳的頭頭是道的聲浪,夾雜著遙遠的、幾乎不像人語的同意與哀泣。/這就是我想要的。這是值得傾注一切去聽的。這是我渴望的人生的模樣。

林婉瑜從空氣中從水底從光的裡面,抓起剛剛結束的事,留在詩歌裡,以之追擊永恆。

許多年以後,還有許多:「生之嚎啕,死之陰暗/淚之滋味,撞擊之痛/悲傷之慟/回想起來/那竟像是,剛剛發生的事」(〈剛剛發生的事〉),人生不也是剛剛發生的典藏,並不真的逝遠,還會再來、還會再見的。


 延伸閱讀 
1.【專訪】林婉瑜:除了詩的形貌,更重要的是你要表達什麼
2.【書評】沈眠:抒情的數學,詩歌的測驗化──讀林婉瑜詩集《愛的24則運算》
3.【詩人╱私人.讀詩騷夏:詩的對與錯──讀林婉瑜的〈對與錯〉
4.【詩人╱私人.讀詩】湖南蟲:下雨的世界需要一點希望,一首詩送給美環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10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