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 殺人的動機,可以如此單純。

    《人性的證明》裡,總共死了三個人。死了誰,我最好不要清楚地交待。第一個死了的人,只是想要找分離多年的母親;第二位死了的人,是一個富家子弟為了表現叛逆,被誤殺了;第三位的死亡,則...

  • 從慾望出發,真能到達「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生活」的終點?

    我原來是個沒法子在一個地方久待的人。我的生活方式,一向是放任自己的腳帶我前進,在一個地方稍做停留打打零工後,攢點兒旅費往下個城鎮走;但,當這家小餐館的老闆開口要我留下來替他工作...

  • 曾想過在四十歲那一年結束生命,到時候,我會如何看待青春?

    曾想過在四十歲那一年結束生命。也從不覺得這是個悲觀的願望,只想在一切都老化前,至少將新鮮的色彩留著,而不是苟延殘喘地求助於他人。但四十年,我是不是能每天都精彩?色彩是否鮮艷到可...

  • 聽一具屍體對你說故事,在夏夜花火的炫爛裡。

    常常聽到什麼不世出的年輕寫手啦、早慧的少年小說家啦,達利常常覺得莫名其妙;而且,如果事先知道作者的年紀,然後讀的時候說不定就可能就會產生:「哦,這裡的設定不怎麼樣嘛;不過他/她...

  • 終於,他確定這是原畫作,卻有另一幅真跡,在世界另一端出現!

    對於藝術家的聲名,莫非定律有解:「作家或藝術家要成名的先決條件是,他得死。」但對於卡拉瓦喬而言,情況卻不只是這樣。1592年,年僅21歲的卡拉瓦喬從米蘭到羅馬。和其他初到羅馬的藝術家...

  • 寫在這筆記裡的名字,沒有一個是清白的。

    曾經有這麼一個女孩。她的姿色很平庸,並不突出,天天坐在銀行櫃檯後頭處理存放款業務,在日本那種男尊女卑得很明顯的社會裡頭,她沒有升職加薪的機會,也沒有結婚離職的打算。工作了十多年...

  • 還好《砂之器》的故事,沒有掉進CSI: Miami裡的赫瑞修手裡。

    熬這麼一夜,終於把厚厚的一本《砂之器》看完了。在看這個故事的過程中,腦裡總是閃著一些念頭:如果,《砂之器》的故事,發生在21世紀的Las Vagas,主要調查人員是葛瑞森,或是CSI: NY裡的M...

  • 用虛假的海團團圍繞,將我的憂傷,隔離成遺世孤島。

    如果你和達利一樣,因為電影《神祕河流》而認識原著小說作者丹尼斯‧勒翰,那麼當你看到他最新中譯書《隔離島》的簡介時,或許也同達利一樣,充滿疑惑。《神祕河流》的電影獲得不少獎項,叫好...

  • 原本以為只是串場的,哪裡知道會變成主角。

    我對推理小說不熟,但卻很喜歡宮部美幸的《寂寞獵人》。以前看推理小說,總覺得故事枝節牽扯太多,對於像我這種容易分心、邏輯能力又不太強的讀者而言,在閱讀的過程會產生過多的雜音,故事...

  • 在謀殺的程式中,愛,才是最難解的未知。

    看到這本叫《嫌疑犯 X 的獻身》的書,任誰都會下意識地認為:這是本古典推理作品。 仔細想想,不難發現:古典推理小說就像方程式,案件的結果是等式右邊的已知答案,犯罪過程及證據是左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