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孤獨、憂傷且戰鬥的世界系少年──盛浩偉《名為我之物》

    翟翱 / 2017-06-19

    我是一個他者;我,不過是交流電現象的一抹藍色燈光;我,幾乎是我自己。 這是盛浩偉在散文《名為我之物》中引用的文字。光看這些,讀者便能體會這位作者的多勞與多心──被迫與一個時時懷疑的人共存,而那個人就是「自己」。 名為我之物 「我」是什麼?「我」何以變成這樣?盛浩偉在第一本書裡,丟出了可能是人類最大的疑惑,不可謂不大膽。也如作家陳芳明所說,盛浩偉是一個不怕「我」的作家。許多作家寫「我」,其實一如幻術,又如頭足類,張牙舞爪,不過是丟出一團更醒目的墨。 猶記得初見盛浩偉,是在2009年的一場學術研討會。...

    More
  • 專精嗅聞痛苦的葛奴乙──廖梅璇《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諶淑婷 / 2017-05-08

    《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作者廖梅璇 參加伴侶親友的追思禮拜並不是件大事,除非你像廖梅璇一樣,她和女友都是女的。 儘管交往11年,廖梅璇早已熟識女友家多名親友,但受限於南部仕紳家庭的倫理與世俗的親屬網絡,她一直被女友拒絕於家庭聚會場合,直到這場阿公的追思禮拜。 很難想像,看來拘謹、沉默又背離人群的廖梅璇,會主動提出要參加這樣的場合。「我和女友在一起的時候,正好是憂鬱症發作時期,我有點被當成病人一樣保護照顧,不太有對外社交的機會。但阿公不同,我去安養院探望阿公的次數比其他親戚更多,理當有追悼的權...

    More
  •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Zzifan_z獨家驚爆:「我們之間的第三者就是那位國際知名插畫家!」

    博客來OKAPI編輯室 / 2017-04-11

    子凡+Zoey=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 宛若80年代少女漫畫洗鍊大氣的筆觸畫風,配上清新粉嫩螢光配色,乍看以為是哪位日本女漫畫家推出的新作品,其實是在黑白線條為主流的社群漫畫廝殺中,開創出一條新路數的插畫組合Zzifan_z的新作品《我們的戀愛小宇宙》。 摩登又時髦的表現畫面表現,繪製著跨越各世代年齡都關切的主題——愛情。而Zzifan_z這個雙人創作組,非常切題地正是由一對宛若從漫畫裡走出來的情侶組成。現在就和OKAPI一起走進Zzifan_z的創作日常裡一探究竟吧! OKAPI:《我們的戀愛小宇宙》這本書籌備了...

    More
  • 如何在中國做到「眼不見、心不煩」?──獨立作家周成林:當一個精神移民

    阿潑 / 2017-06-21

    獨立作家、譯者、旅行者周成林 生於1966年初夏的周成林可說是與文化大革命一起落地,卻說十年文革對他影響不大,「那時很小,對這件事沒有意識,物質生活則深有體會,我們總是在窮困、無法吃飽的狀態,還被洗腦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兒童之一。」當時頻繁的集會批鬥、死刑犯遊街,對他不成恐懼,「因為生活就是這樣的。」 然而,幾乎糾纏半生的貧困生活及受政治影響的家庭背景,仍是他渴望訴說的故事,於是到了不惑之齡編織出散文集《考工記》,這書在2013年與梁鴻、李娟、野夫等人一起入圍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周成林也受到些許矚目。約莫也...

    More
  • 「好走」的關鍵是讓人「活到死」,而非「死著活」──陳曉蕾《香港好走》

    陳琡分 / 2017-05-03

    〈我有權〉 我有權,被當作一個活生生的人,直至死亡。 我有權,保持希望,雖然有機會改變。 我有權,接受帶來希望的照顧,雖然有機會改變。 我有權,用我自己的方法,表達我面對死亡的感受和情緒。 我有權,參與決定我的護理計劃。 我有權,期望得到持續的醫療及護理照顧,雖然治療目標已經由治癒變為紓緩。 我有權,不孤獨地死亡。 我有權,免於痛楚。 我有權,發問而得到真誠的回應。 我有權,維持我的個人意願,不會被其他不同看法的人論斷。 我有權,接受人們關懷、敏感、有知識的照顧,這些人知道我的需要,亦會透過幫助我能面...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