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我在沒有網路的年代,透過閱讀找到了很多,原來這世界有包容,有諒解,有和解。

    陳思宏 / 2017-01-16

    左:《喜宴》電影劇本書影;右:李安與趙文瑄、金素梅參加同志大遊行 1993年二月,李安的《喜宴》在柏林影展得了金熊獎,島嶼沸騰。我當時是彰化高中高二生,毫無身體自主權,唱空洞的軍歌,背書考試,穿很醜的制服,髮型照規定剪,三民主義老師在講台上大聲說:「愛滋病是上帝對同性戀的懲罰。」我確定自己是同志,呆板學校沒有任何性別教育,身體尷尬,胡亂暗戀,數理白痴,常有傷害自己的念頭。 窒息年代,幸好,有書,有電影。 喜宴 這年二月,李安、馮光遠合著的《喜宴》電影劇本書出版。馮光遠在這本書裡說了電影故事原型,在附...

    More
  • 假裝往往是為了被愛,為了比較輕鬆的生活,白羊中的黑羊披上白羊皮。

    葉佳怡 / 2017-01-23

    愛有多艱難?張亦絢在2011年出版了小說《愛的不久時》,主題是一名對婚姻沒興趣的女同性戀與一名異性戀男子Alex「不是愛情」的一段愛情。兩人有段對話是這樣: 愛的不久時:南特/巴黎回憶錄 「妳不喜歡結婚典禮嗎?」「那有什麼好喜歡?」「妳不覺得那很美好嗎?所有的朋友都來祝福妳,為妳慶祝。」「如果你很喜歡派對的話,舉行派對就好了,不用為舉行派對而結婚吧?」 Alex 談的「美好」當然指的是婚姻與家庭代表的意涵,只是一時狡猾地選了「典禮」這狀似歡樂的形式來說服女主角,女主角聰明機敏,當然也順水推舟地以此形式迴避...

    More
  • 走過「正常就好,何必快樂?」,珍奈.溫特森以愛與和解寫下聖誕節

    阿闊 / 2016-12-27

    珍奈.溫特森成長於英格蘭的基督教家庭,16歲確定自己是女同性戀,與母親關係緊張疏離。她離家後一邊打工一邊讀書申請大學,透過文學打開全新世界 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 正常就好,何必快樂? 英國作家珍奈.溫特森帶有強烈自傳色彩的小說《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及自傳作品《正常就好,何必快樂?》皆以細膩、詼諧的文筆,勇敢揭露自己在狂熱基督教徒家庭的成長過程,以及荊棘滿布的出櫃經歷,不僅讀來令人動容,也佩服她的生命韌性與視野。 熟悉溫特森作品的讀者都曉得,她的養母平日不苟言笑,不是常常關禁閉責罰她,就是動不...

    More
  • 「你是要一個死去的兒子,還是要一個快樂的女兒?」──番紅花和女兒從《背離親緣》談「跨性別」

    番紅花 / 2017-01-13

    去年我和孩子聊天時隨意聊起了「跨性別」,這是一個鮮少人關注的性別議題,我不認為我那每天忙著上下學的16歲孩子,關於跨性別她能懂得多少。 但顯然面對孩子的智識成長,我依舊帶有大人有意或無意的傲慢,我的孩子當下不僅與我侃侃而談何謂LGBT,她還告訴我什麼是跨性別、順性別,並以簡單俐落的語句說清楚如何定義跨性男和跨性女,且提醒我依跨性別者的性傾向,又可分為「跨性別同性戀」與「跨性別異性戀」,如知名主持人利菁,她就是跨性女的異性戀者,而一般人經常把變裝癖和跨性別者混為一談,那是錯誤的……,我們如...

    More
  • 你看一些別人的故事,從中辨識出一點自己,問問自己:是要正常,還是快樂?

    李屏瑤 / 2017-02-14

    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 西元2002年,我18歲,在椰林大道騎著新買的腳踏車。17歲的孟克柔在學校角落的牆上反覆刻寫:「我是女生,我愛男生」。也許更早一些,1999年,《心動》裡的莫文蔚終於向金城武坦誠,他們愛的是同一個女人。那年也是世界末日預言風風火火的一年,做為高中生的我想著既然都是末日了,是不是就不用準備聯考?恐怖大王終究沒有到來,另一種層面的恐怖卻降臨了。 高一的我穿上白衣黑裙,反覆聽著林曉培的〈心動〉,五月天的〈擁抱〉。別的同學高唱著〈瘋狂世界〉或者〈軋車〉,我坐在漸漸陰暗的教室裡,練習〈擁抱〉的吉...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