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人性顯相室】海市蜃樓的預言,《玉子》的玉子眼中的人性。

  • 字級



打開人性顯相室,我們可以看到似曾相識的自己,
解開只封存在記憶中的世界殘影,
讀取種種人們暗示的訊號回聲,劃下尚未結疤的傷痕,
拍打起角落裡累積的記憶塵灰,
這是我們身處的大世界,也是我們受困的小房間,
眾生內心在這裡顯相,紀錄妖魔天使齊聚一堂的人類樣貌。




這部電影拍的不只是基因改造豬與環保,而是指出人們又創造了一個新世界,這次很可能是個海市蜃樓,人類如此迷信眼目,將會讓人們逐漸忘記自己是活生生的可能。

超級豬玉子的獨白

我初識你們的時候,你們人類還是山中的一份子,三三兩兩的,我可以聞到你們工餘後的味道,每個汗涔涔的黃昏,換一瓢水的清涼,你們擦拭著自己斗大的汗珠,也順便抹抹擦擦還是小豬的我。我知道我長得跟其他豬不一樣,有些人稱我為「超級豬」,大部分的豬看我眼神很奇怪,牠們說我長得很像隻「河馬」,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別的動物都是一群群的,至於我,沒看過同類,但我聞得出我朋友美子的味道,人類美子長得跟我不一樣,但我們常滾得全身都是泥巴味。

觀察久了,知道人類非常仰賴視覺,幾乎是完全被視覺主宰著,不像其他動物會先聞這世界的各種氣味,你們如果真願意用嗅覺,會發現山林有時會生氣,混著泥流之氣載著各種植被、花草與樹木過度勃發的氣味,不安而濃烈地互相喧擾著,也會聞到樹木有它的蒼老與青春期,會有不同的觸感與氣息,更別提樹旁的菌菇,或是屋子附近的青苔與草地氣味,還有滾滾溪流呼喊著沒有人類囤積垃圾的輕快,它們幾個大翻滾的暢快墜入大河裡。

所有的味道都向你飛奔過來,這是另一種「家」的感覺,我們在裡面,無論人或豬,沒有什麼不一樣,可能會被其他生物攻擊,或是保持一定的警覺,但對大自然來說,我們是平等的。

不太像人類之間的相處,人類會擔心自己在他人心中位置的高低,一輩子都在擔心著,人類辛苦,因自己的存在像是個空中樓閣,人總搭著積木高高低低的,但地基是建在他人的言語與恭維,時間這風一吹就散了,於是你們又重新搭著,等著下一次的風來,散散落落的心思紛紛,永遠整理不完的自己。

我這一夢就夢到你們,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我是你們基因改造出來的東西,就如同你們大量基因改造的大豆與玉米,從植物後,你們開始大量改造動物,其實不是只因為糧荒吧,而是你們習慣吃很多、囤積很多。商人再也不用等著漫長的農收、土壤的恢復,你們憑空製造了滿滿的豐盛,你們想要整個世界都是你們的倉庫,我從都市回來是這樣想的,你們要這世界什麼東西都大量囤積,儘管是滿滿的一無所有也無所謂。


我跟美子成長的地方還是個年輕的山,它還沒有人類開怪手進來的記憶,我們還睡在古時的搖籃中,這裡有留著「不需要多做解釋,是會被包容的穩穩被接住吧!」是這樣大自然痛快的安心感,我們睡著,有大地的呼吸,很安穩,你們睡在水泥蓋的地方,一格一格的,也好安心嗎?

回想我之前去的城市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從一個貨車到另一個貨櫃,密密麻麻的大樓窗口,夜晚比白天更亮,我被送去宰殺場時,滿滿都是我們基因變種豬,我對我的命運雖驚慌但不意外,只是你們真需要這麼多食物?或是你們需要有「食物」的假象?那一條條彩色包裝的肉乾分送著,浪費或許才讓人類安心。

但你們不知道基因改造中,也提高了我們的感受力,讓我們感受到自己的不平,無論是人類安排的強行交配,還是那滿滿都是豬的屠宰場,都是你們習慣的事吧?對食物生產過程如此漫不經心的人類,又是如何看待自己呢?

一定有一處荒蕪了吧?在這大城市裡,好多鬼,慾望是鬼,饞著一顆心,人們追逐著那慾望的光點,如鬼一般的,這裡是如此繁華的荒蕪著,人類真的好奇怪,他們將生命像團舊衣揉著,又順手掛著,很隨便又厭倦似的堆積了很多回憶,連回憶都這麼速成,一口飽嗝訴說一切餘味。

這城市像隨時會被厭棄似的濃妝著,不堪承載任何一日的歷史。

美子是我對這陌生世界能辨識的線索,只要她出現,我大概就知道我這隻為了「食物」為目而出生的生物,不只是「食物」而已,因為有人勾起過我的感情、有人的回憶裡有我,只要她捉住了我,那一刻就有了意義。

她最後用一個買「食物」的方式買回了我,她知道這裡是不可能溝通「我不只是個食物」的,有些事情,你可以去抗爭、去爭取,但那必須是跟眾人利益有關,才可能有成功的機率,人不會為了「純粹的美好」而去改變什麼的,尤其當一個城市的興盛是大把種在人心的荒蕪時。

美子把我接回山上時,我偷偷告訴她:「我愛她」,身為家人的她不意外,我跟這家人從來不需要任何蛛絲馬跡來驗證彼此的關係,因為我們有聚在一起的日落、有一起滾的青草與溪流。我們沒有太多想要的,有的是一起體會這些純粹世界的家人,有山林的保護,我們沒有太多執著與殘念。

而人類現在用科技另外製造了一個世界,既在這世界,也不在這世界,那裏有好多米蘭多那樣的企業,除了彼此的慾望外,沒有別的可以識別自己的東西,那麼富裕之地,除了感到更匱乏外也無暇他顧。

被宣傳為要命的好吃的「超級豬」只剩下我跟一隻小豬,其他都在快速被送往超市與加工業,我跟美子像最後的兩個見證者,見證那裏的即將失去所有珍貴的富裕。

玉子居住的山林對人的訴說
人們好像覺得山會永遠都在似的,但在這裡待了幾萬年的我們知道有一天怪手就要開進來了,其他山林陸續有這樣的耳語,山下的樹都被砍得差不多,溪流也被汙染,其實我不知道你們為何需要這麼多東西。從沒有經過這麼富裕時代的人類似乎有窮不起的恐慌、全球化競爭下刻意大量傾銷與壓低成本,山林是你們下一個開發的目標,你們所見的人事物都要跟經濟數字有關,到時你們應該是很孤單的物種吧。

在你們的觀念裡,有名字的才不應該被殺,但如果也沒有其他物種能包容你們,你們自己封神在這世間,崇拜著3D中的山林,崇拜著另一個更目不暇給的美麗新世界,你們的眼睛的貪食,會讓你們多盲目?多麼需要去相信更虛假的東西?離開了無法掌控的一切,迎向能隨手掌控的新烏托邦,讓空虛回到了本身須再空虛的填滿。

我曾跟玉子、美子一起做過一場好夢,回到好久以前的記憶,人類沒有被科技關起來的時候,醒來以後一切都還有可能的時代。

我想這部電影其實不只是拍出基因改造豬與環保,而是你們又創造了一個世界,只是這次很可能是個海市蜃樓,而你們的眼目迷信,將讓你們忘記自己是活生生的可能。


《玉子》

《玉子》(Okja)為2017年韓國和美國合拍電影,由奉俊昊執導並和強.朗森共同編劇。電影由韓國童星安瑞賢、蒂妲絲雲頓、保羅迪諾和傑克葛倫霍主演。故事敘述小女孩美子冒險帶走一隻名為「玉子」的大型動物,以防止一個勢力廣闊的跨國公司綁架她最好的朋友。本片在爛番茄上獲得84%的新鮮度,在Metacritic上則獲得了77分(滿分100),在第70屆坎城影展上首映後獲得了觀眾四分鐘的起立鼓掌。

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與《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